*

upload_article_image

“八佰”数字冰冷 四行孤军英勇振奋人心

永远缅怀誓死保卫国家的抗日英烈。

内地最新战争题材电影《八佰》定于8月21日上映,并于早一星期做了试映场。内容讲的是中国抗战时期,1937年淞沪会战其中一役,“八百壮士”奉命坚守上海四行仓库,以少敌多顽强抵抗了四天四夜。电影获得甚高的关注,还有一些于预告片中也出现过的镜头,有些史诗式的画面,也引起不少历史受好者议论。

于中国的抗日战争史上,前后爆发过两次淞沪会战—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以及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也叫作“第二次淞沪抗战”,第二次的淞沪会战,规模及惨烈程度,都比1932年的那次大得多。

电影预告截图

1932年淞沪抗战,日军伤亡约3200人,其中阵亡800人左右。而1937年的淞沪会战,仅10月一月内,日军陆军阵亡人数就达10821人。整个会战,日军参战步兵联队伤亡总数甚至超过编制人数。

电影预告截图

至于当时有德国军事顾问支援的中国国民革命军(德国、日本及意大利到1940年9月才成立轴心军事联盟),伤亡更为惨重,人数超过编制也非常普遍。据史料文献记载,以《八佰》主角谢晋元“八百壮士”所属的第88师为例,是最早投入淞沪战场的部队,从8月13日到11月13日打足全场。期间先后补充兵员六次,总数达5200余人,补充部队有时甚至整个营直接补入,当时 524团1营,就是以湖北保安第5团1营补充。

炮火下的四行仓库,旁边的苏州河就是最后的撤退路线 (网上图片)

可见,1937年淞沪会战有如血肉磨坊,中日双方不断消耗对方军源。当时,日本拥有完备国家补给体制,也有强大军事工业,让他们一直保持动力。至于中国国力羸弱,淞沪会战的惨烈,军力亦几乎消耗殆尽。当时,刚刚训练好的国军“德械师”,也因为基层军官和老兵损失殆尽,战力全无,最终导致首都南京无力固守。

《八佰》电影中“八佰壮士”所坚守的四行仓库,并非当时淞沪主战场,也并非淞沪会战撤退前最后的据点,这场的战事意义在于,他们抵住日军多番进攻下,掩护国军第88师等向西撤退。

谢晋元 (网上图片)

为了大部分国军撤退,一个营坚守四行仓库。由最高指挥官谢晋元的“殊死报国,誓于四行仓库共存亡”的誓言,到杨瑞符明知有可能与他的部下全部牺牲,却说:“大敌当前,男儿自应以死报国”,还有杨惠敏所送至四行仓库的中华民国国旗在屋顶升起等等事例。这场保卫战,最终振奋了因为淞沪会战令一度受挫的中国军民士气。过程中的种种,也成为国军宣传的素材。

对于当时国军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来说,由于四行仓库与上海公共租界只相隔一条苏州河,四行仓库战事的意义在于,希望剧烈的会战展现西方世界面前,进一步吸引国际社会注意,为中国抗战带来实质的国际支援,却事与愿违。

10月29日,四行仓库顶楼升了中华民国国旗,外国记者从上海公共租界拍摄 (网上图片)

国军当时宣称的“八佰壮士”,其实只是一个加强营,不是团,以为迷惑日军。实际上,他们仅是88师262旅524团第一营。第一营最初有接近八百人,但经淞沪会战的消耗,参与坚守四行仓库的官兵只有四百余人。中国女童子军杨惠敏从四行仓库带回的人员名单有八百个人名,因此被称为“八百壮士”,但名单数量其实是为了吓阻日军而伪造的。

日军海军陆战队向敌阵扫射 (网上图片)

再根据各种战史资料分析,向四行仓库进攻的日军并非日军陆军某个师团,而是海军下辖的海军陆战队。据日军海军陆战队的档案《闸北进撃戦》记录,只提到27日凌晨4点30分开始向闸北进攻,先后占领铁路管理局和中央造币厂,至27夜间日军将仓库周边建筑全部占领,仓库彻底成为孤岛。

28-31日间,日军并无攻击记录,只提到曾向最后驻守仓库的国军发出劝降通告,未被理睬。直到31日凌晨0点(因时差问题,日方记录时间为1点),日军砲击仓库,凌晨2点再向仓库攻击,十分钟后,日军完全占领仓库。

日本方面拍摄的四行仓库 (网上图片)

对照中方亲历者记录,如四行仓库第1营营长杨瑞符日记,过程基本是吻合的。据杨的日记记载,27日是两军交战最激烈,包括尹排长率士兵十余人,从楼顶向墙根处的日军投下迫击砲弹2枚及手榴弹数枚。

四行仓库今貌,这面西墙是保卫战中战斗最激烈、受损最严重的部位。经修缮复原当时砲弹洞口遗迹 (网上图片)

到31日凌晨0时,四行仓库守军收到向公共租界撤退的命令,途中杨营长被日军机枪击中左腿重伤,送院治疗。这也充分说明租界不希望受战事影响,请求或施压要求国军撤退。当时,租界方面答应谢晋元率部可经租界撤至沪西与主力会合,但没想到他们不但将八百壮士缴械,还一直后被软禁在租界(租界方面要这样做,是因为日军威胁,如果让他们离开就会入侵租界)。直到1941年12月珍珠港事变爆发,日军进入租界,他们就此成为日军战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