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放宽晚市堂食夭折 拆解死因的2种理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持续,今早(8月17日)传出政府考虑微调有关食肆禁堂食的要求,最快本周三准许餐厅经营晚市堂食,结束堂食时间由傍晚6时延至晚上9时。不过最后这个建议胎死腹中,政府黄昏宣布,维持晚市食肆禁堂食一星期。

事后各界追查放宽堂食政策死因,传出两个版本:

版本1. 遇到反对唯有变卦。

这个版本是政府原本考虑饮食业的惨况,的确想放宽堂食,想在明天咨询一下意见,后天开始实施。怎料消息提早曝光,卫生专家群起反对,认为疫情尚未稳定,如今放宽食肆晚市堂食,会令疫情扩散。由于反对声音太强,政府唯有暂时放弃。

事实上政府专家顾问团成员、港大医学院院长梁卓伟今日分析数据,指第二波疫情时,病毒的即时繁殖率由1跌至约0.6,用了约4日,但今次第三轮疫情用了14日。他担心之后更可能回升,若即时传播率超过1,确诊数字就会反升,强调现在不是放宽防疫措施的时机。

港大医学院院长梁卓伟。

港大医学院院长梁卓伟。

版本2. 自导自演自制夭折。

这个版本复杂少少,事缘抗疫旷日持久,商界金属疲劳,饮食界叫苦连天,连番向政府施压,要尽快放宽限聚措施。

政府顶不住压力,就使出一招自导自演的夭折惨剧。首先漏料出街,说要放宽食肆晚市营业时间。其实消息曝光后专家学者群起反对,已是意料中事。政府大条道理,在反对声中从善如流,马上变卦。饮食界说自己“快饿死”,政府就话“我做咗事,找咗单了!”

政治事件,往往充满着罗生门的故事。

Ariel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抗疫札记

  上次孔老二兄说到 "礼" ,但我仍不甚明白,祇得厚着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