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八佰》后传 谢晋元罹害 部分成战俘沦为南洋苦工

生者得到荣耀,逝者更不应该被忘却。

内地电影《八佰》讲述1937年抗战初期的淞沪会战中的四行仓库保卫战。10月26日至11月1日,四百多名国军死守四行仓库四个昼夜,结果掩护主力部队西撤,也因为仓库的位置,与苏州河南岸的英美租界仅有一河之隔,战事事蹟引起国际媒体关注,成为了淞沪会战重要见证地。

当年的四行仓库 (网上图片)

事件中有不少文献遗留,还有很多当年上海租界记者拍摄的影像资料,部分也于电影呈现出来。电影除了有一些流传下来的史诗式内容,“八百壮士”的后传,也有流传下来。究竟死守后的壮士生还者,结果如何?

强攻四行仓库的日军 (网上图片)

谢晋元 (网上图片)

留守四行仓库的军团指挥官谢晋元,一直希望战斗至最后一人。而国军总领袖蒋中正,认为掩护主力及引起西方世界注意的目的已经达到,下令撤离。最终谢晋元带领376人分小队,在英军的掩护下,分批撤入公共租界。因为英军收到日方威胁,说如果让这批孤军离开,就会入侵租界,所以这批在租界内的国军部队进入租界前就遭到缴械,再被软禁于营区中近4年,上海市民称其为“孤军营”,一时成为上海沦陷区的抗日精神象征。

美国摄影师Hyland Lyon跟随“八百壮士”撤离时拍下的照片,据了解,当时Lyon允许拍摄并承诺不会发布 (网上图片)

谢晋元部队撤离四行仓库的时候,524团营长杨瑞符等数人中弹身亡。至于主角谢晋元,则在“孤军营”中被杀。事发于1941年4月24日清晨,谢晋元如常指挥孤军官兵早操,一个人站在操场门口检查数名迟到士兵,郝鼎诚、张文清、尤耀亮及张国顺4人,行至谢晋元近前解释为何迟到时,郝鼎诚突然拿出匕首刺向谢晋元面门,再于头胸等部位猛戳,其余3人一拥而上,谢晋元当场倒地。据指4名士兵疑被汪精卫政权或日军收买;据《国史馆档案》指,郝鼎诚于剿共时已向红军投诚。四人最终被官兵制伏,交给万国商团的士兵,经审理被判处死。

“孤军营”中的情况 (网上图片)

还有一位“副团长”上官志标,于谢晋元遇刺时亦遭到袭击,之后被推举继任“团长”。到了同年12月7日起爆发了太平洋战争后,日军占领上海公共租界。上官志标连同一批当年坚守四行仓库的官兵被日军俘获,强迫他们为日军做苦工。后来又分批押解到杭州、南京等地的战俘营。上官志标于转移至南京时脱逃,并组织抗日支队与日军展开游击战。直到解放前夕,上官志标被88师的参谋长张柏亭电召至台湾,前往台南县出任政府军事科长。1967年9月27日,上官志标逝世,享年55岁。

“八百壮士”成员,中坐者为谢晋元,右起一为上官志标 (网上图片)

至于在中国大陆最后一位离世的“八佰壮士”,为当时任88师第524团的少尉排长杨养正,他一只眼睛执行掩护撤退任务时被炸弹弹片所伤。其后先后被日军关押在宝山营房、南京老虎桥第一模范监狱、安徽芜湖对岸裕溪口,最绯成功逃出。据报道,他在2005年,以91岁的高龄首次重返四行仓库旧址时泣不成声。当年留守仓库的上官志标的儿子、编撰《八百壮士与谢晋元日记》的上官百成,更专程到上海与杨养正见面。杨养正于2010年12月16日离世。

晚年的杨养正 (网上图片)

91岁的杨养正由重庆回到上海四行仓库,并抚摸谢晋元铜像。内地传媒指,他参观的两小时间,数次动情落泪甚至泣不成声 (网上图片)

拉布尔战俘营营地 (网上图片)

当年“八佰壮士”,还有部分被证实辗转到了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拉布尔日军劳工营做苦工,为日本海军陆战队兴建海空基地。数十年后,有华人在拉布尔附近偏僻山坡上,发现一处日军劳工营墓地。经证实有14人为当年“八百壮士”,客死异乡的他们,没有墓碑尸骨难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