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贺锦丽是好拍档吗?

矢志成为史上年纪最大的美国总统,兼为民主党重夺失落四年总统宝座的拜登正式与副手贺锦丽通过党内提名,将于11月硬撼现任总统特朗普。

 

一般相信,拜登选择贺锦丽的原因有二,一是贺锦丽有着亚裔及非裔血统,有助吸纳少数民族的选票。事实上,去届总统大选部分黑人选票由过往投给由奥巴马领导的民主党,改为投给特朗普,成为希拉莉落败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吸纳黑人票源无疑有助拜登的选情。

 

第二,拜登的白人、精英、老人形象深入民心,虽然这是传统精英社会非常乐见的领导形象,但是对于普罗大众,尤其今天重视两性平等及反建制的社会而言,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因此,对自身弱点清楚不过的拜登,早早已经表明必定选择女性才会副手,冀能平衡形象及开拓女性票源。

 

从以上两点可以看出,总统候选人的副手选择,很多时是考虑这位政坛拍档是否能够弥补自己的弱点。最理想的状况,就是除了做到互相照应,也可以清晰分工,在各自擅长的政策范畴大放异采。

 

回想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当时代表民主党出选的就是奥巴马。虽然奥巴马在党内初选表现突出,选情势如破竹,但是毫无疑问,黑人出身加上从政经验尚浅是其最大的致命伤。因此,奥巴马考虑副手人选时,便是需要一个经验老到,声望甚高的白人,而此人正是在民主党打滚超过30年,且在党内桩脚根基颇稳的拜登也。被视为民主党内中间温和派的拜登,也可以中和强调改变、变革、立场较接近左翼的奥巴马,避免对手借词攻击民主党过于激进。

 

然而,“奥拜配”最难能可贵的地方,是成功做到政策分工。基层出身、担任人权律师的奥巴马最擅长的是与基层福利有关的工作,因此甫上任后便推动医疗改革,让贫穷的美国人也能负担医疗开支。可是,由于他从政经验较少、人脉不广,在外交问题上可谓一无是处。因此,对于国防、外交的领域,与多国政要颇有交情的拜登能够发挥重大作用,给予很多宝贵意见。在奥巴马执政8年的时间里,至少外交上建树极大,包括恢复美国古巴正常交往、与伊朗达成无核协议及处决拉登等等。

 

与奥巴马竞争的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由于知道前者与拜登组成名单,于是找来是任阿拉斯加女州长佩林迎战,希望借佩林女性的身分吸纳女性选民支持。结果,这位州长在竞选过程中错漏百出,贻笑大方,如声称在阿拉斯加能够看到俄罗斯、非洲是一个国家等等。虽然一男一女的配搭可以互补不足,然而没有分工甚至缺乏政治智慧那就只不过是一场政治笑话。

 

笔者不清楚贺锦丽会否步佩林后尘,但是只曾担任参议员的她是否能够与拜登分工合作却是一大疑问。这种只看表面,而不顾本质的政治搭档,也连是一种成功的噱头,却未必如愿发挥选票甚至执政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多个民调反映拜登缺乏吸纳年轻选民支持的能力。一来拜登年事已高、魅力不及当打之龄;二来拜登在党内初选与桑德斯竞争激烈,而后者的改革主张成功吸纳大量年轻群众支持。在桑德斯落败后,这班群众大多对拜登兴致缺缺。现时,在18-45岁的年龄层中,拜登的支持度甚至不如希拉莉。换言之,拜登的最佳选择,应该是支持渐进改革且年纪较轻的政治人物,而非盲目追求女性代表,更何况是年纪已达55岁的贺锦丽。

 

无疑,与特朗普相比,拜登仍然拥有不少优势。在宣布贺锦丽出任竞选拍档后,拜登与特朗普的支持差距更加提升一个百分点。但是,谁知道如果副手另有其人,优势会否更加明显呢?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