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苏洵《六国论》借古知今 吁北宋别妥协久安

苏洵:苟且偷安,只是慢性毒药。

《六国论》选自《嘉佑集》卷三。这是苏洵所写的《权书》中的一篇,《权书》共10篇,都是史论的性质。当中《六国论》作为苏洵政论文代表作品,提出并论证六国灭亡“弊在赂秦”的精辟论点,以“借古讽今”来抨击当时宋王朝对辽和西夏的“屈辱”政策,告诫北宋统治者要汲取六国灭亡教训,以免重蹈覆辙。

《六国论》中的“六国”,是指战国时期七雄中除秦国以外的齐、楚、燕、韩、赵、魏。秦国本来弱小落后,经过秦孝公时期实行商鞅变法彻底改革后,经济和军事实力都强大起来。而原本强盛的六国,却因宗法势力强大,因循守旧,经济和军事实力日益衰落。强秦崛起,积极向东发展,夺取六国土地。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虽尊周天子为天下共主,但也拥军政大权,基本上各自为政 (网上图片)

事实上,六国也曾联合抗秦,就是所谓“合纵”。但他们又各有自己盘算,所以并不巩固。秦国采取“远交近攻”军事战略,韩、魏、楚三国都紧靠秦国,因此直接受秦国威胁和侵略,在秦国强大的军事和外交攻势下,他们纷纷割地求和,之后慢慢被消灭,最终齐、燕、赵三国随之相继灭亡。《六国论》开首开宗明义:“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事实上,六国破灭之原因有多方面,绝对不是单单因为割地“赂秦”。但是,苏洵不从其他方面去论证,而捉住六国破灭“弊在赂秦”这单一点来论证,是因为苏洵结合了他身处的北宋大环境的事实,而去针砭北宋时期之现实。

网上图片

北宋建国后,考虑唐末藩藩镇割据,五代军人乱政,由此实行中央集权制度,解除节度使权力,派遣文臣做地方官,派官员到地方管理财政,由皇帝直接控制禁军,将地方的政权、财权、军权全收归中央。为了防范武将军权过重,严令将帅不得专兵,甚至外出作战,也必须按皇帝提交的阵图行事。将官经常轮换,兵不识将,将不识兵,致使军队没战斗力。这样虽然杜绝军阀拥兵自重,但是军事上也明显的衰颓。

另一方面,中原北方塞外的契丹迭剌部,早于唐末时期崛起,首领耶律阿保机统一了岭北草原,建立契丹,随后南侵汉地。至于中原西北方又有由党项族建立的西夏。加上燕云十六州这个中原视之为“屏障”的地方,早已在契丹之手,非中原政权掌握。

辽国画中的契丹人 (网上图片)

北宋建国后,想收复燕云十六州也好,又要面对西夏的敌视。要说北宋军队羸弱也不完全是的,面对的却是两个成熟的政权。北宋首一百年间,与契丹、西夏军队大小六十余战,败多胜少。到北宋中期,官俸和军费支出浩大,政府财政构成严重压力。北宋政府内部也因实行不限制兼并政策,土地集中现象严重,社会矛盾尖锐。政治上也专制腐败,军事上又骄躁无能。于外交上的对策,某程度上也反映出,以岁币等来换取和平,也是一个“经济”的做法。

萧照《中兴瑞应图》中的宋代军队 (网上图片)

 

但当时有些北宋国民就不是这样看法。苏洵他生处的年代,北宋除了每年要向契丹纳银二十万两、绢三十万匹;又要向西夏纳这样贿赂。结果助长了契丹、西夏的气焰,人民负担越来越重。国力慢慢被削弱,带来无穷祸患。当时的北宋周边环伺,政策上求和,积贫积弱,而苏洵正是针对这样的现实,提出《六国论》。

苏洵写这篇文章并非单纯地评论古代的历史事件,甚至借古讽今,警告北宋统治者不要采取妥协协安的外交政策。苟且偷安,只是慢性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