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西域楼兰古国富神秘色彩 历代为何长时间讨伐敌视?

就连唐朝时期,楼兰已灭亡,唐人都要“讨伐”它......

楼兰,是一处给人带来美妙遐想和强烈震撼的神秘文明,因为它在西汉太史公司马迁的笔下偶然现身后,再也不见了它的踪影。在现代人眼中,还有另一深刻印象是楼兰美女。而在古人眼中,楼兰并非美好神往,反而是讨伐对象。

1900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罗布泊西部发现楼兰古城遗址 (网上图片)

我们看看唐代边塞诗,如王昌龄《从军行七首·其四》:“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李白《塞下曲六首·其一》:“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等等。楼兰国究竟做了什么事,直教唐人把楼兰视作平定西域、建立军功的代名词?需知道,楼兰国于公元前176年建国,公元630年灭亡,唐朝时楼兰国已经不存在,唐人为何还要“讨伐”?这也正是因为楼兰的历史,成为后来历代“假想敌”的关键。

楼兰最早发现是在汉朝,从张骞通西域开始。楼兰国在西域是较大规模的国家,据《汉书·西域传》载:“鄯善国,本名楼兰,王治扦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户千五百七十,口一万四千一百。”比起当时西域众多几千人的“国”,楼兰相对就是大。

唐代军队壁画 (网上图片)

但这个西域“大国”对汉朝并不友好,汉朝使者常常经过大沙漠在楼兰城下过路,往往带着大量的丝绸、茶叶等,十分富裕,引起楼兰觊觎。加上有匈奴人多番“挑拨”,楼兰多次“攻劫汉使王恢等,又数为匈奴耳目,令其兵遮汉使。”

当时,西汉距离西域很远,交通不发达,跨大漠自然辛苦,遭到楼兰不断骚扰的西汉使者也十分头痛,汉武帝也愤怒,于是任命那个几次被楼兰打劫的汉朝使者王恢,带赵破奴攻打楼兰。

楼兰国虽然“其国多城池”,但在汉军面前,楼兰根本就没还击之力。赵破奴带数万大军前去西域,大军未到齐,他就与王恢带着700人直扑楼兰城,活捉楼兰王,顺带打破楼兰的邻居姑师,把楼兰王吓得赶紧送质子到长安。汉武帝饶恕楼兰王,只冀他能令西域和平稳定。

1900年,楼兰古城挖掘 (网上图片)

不过,汉朝并不知情的是,楼兰王同时又向匈奴称臣,也遣送了质子。楼兰王还想与匈奴人里应外合,攻击当时将军李广利率领赴匈奴的汉朝军队。消息被玉门关守将正任文得知,告知上级,捉了楼兰王。汉朝派使者谴责,楼兰王坦言:“小国在大国间,不两属无以自安。愿徙国入居汉地。”汉武帝认为楼兰王有道理,虽没有答应他们“徙国入居汉地”,但没有责罚他,希望他以后能够遵守信义。

楼兰人摇摆不定,其后又追随匈奴,并袭击汉朝使者和商人,激怒一名汉朝军官傅子介。据《汉书·西域传》记载,傅子介带几个人到楼兰城,诱惑楼兰王说要赏赐他,楼兰王大喜,带着几个人和他商议。酒席间,傅子介直接杀死楼兰王,其他楼兰人吓得四散而逃,有的人还调来了楼兰军队,傅子介说:“王负汉罪,天子遣我诛王,当更立王弟尉屠耆在汉者。汉兵方至,毋敢动,自令灭国矣!”楼兰举国上下不敢动弹,然后听傅子介,任命了一名亲汉朝的楼兰王。

《史记·大宛列传》的楼兰记载 (网上图片)

从历史上可见,楼兰在匈奴与汉朝之间反复不定,它位置扼丝绸之路的要冲,令中原又爱又恨。傅子介几人就平定楼兰的故事,还被后世传唱,所以去到唐朝边塞诗,诗人也把“楼兰”当做假想敌,借之来表达对汉朝盛世的推崇,以及诗人对于立功边塞、报国建业,功成名就和封侯受赏的渴望。

楼兰这样“可厌”并非无原因,从地理位置上看,楼兰处在一个“四战之地”,东边有强大汉朝,东北边的匈奴也强大,南边也有与楼兰差不多强大的羌,西边则是更为广阔的中亚。作为一个相对的小国,夹在中间,必然被各方势力打击。同时它还处于通商交通要道,也是匈奴、羌族通商必经之地,大国只要掌握了它,就可控制亚洲战略形势,楼兰为求生存,就不得不“左摇右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