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石狮门神镇宅用 中国不产狮子它从何来?

汉人的文化一早已有狮子身影至今未衰。

在大部分传统建筑门前,无论王府、衙署、宅第及陵墓等,都能见到一对石狮子,伫立门的两边,左雄右雌,侧首蹲坐,是为中国传统的守门神。这反映古人自古喜爱崇拜狮子,然而,中国本土并没有狮子,狮子从何而来?

北京大学门外的石狮子 (网上图片)

狮子普遍广泛分布于非洲、欧洲东南部、南亚及西亚,东亚不产狮子。据晋·郭璞注《穆天子传》所载,周穆王驾八骏巡游西域,提到:“狡貌野马走五百里”。郭璞注:“狻猊,师子(狮子)”。可推断早在3000年之前,便有“狮子”记载,称为“狻猊”。

汉代初年《尔雅·释兽》中有:“狻鹿(猊),如猫,食虎豹”,更明确说明当时有一异兽名之为“狮”。公元前138年,汉武帝派张骞通西域,“殊方异物”狮子才被中国人所认识。

两汉时期,狮子以“进贡”的方式传入中国。史载安息国及大月氏都有遣使献狮子。到了唐代这个丝路的黄金时代,西域狮子更多入贡中国。

西藏古格王朝红殿壁画中的“舞狮”场景 (网上图片)

根据《旧唐书·西戎传》,中亚康国于“贞观九年,又遣使贡狮子,太宗嘉其远至,命秘书监虞世南为之赋”。赋中有说:“践藉则林麓摧残,哮吼则江河振荡。”可看出唐人被狮子的威猛震撼了心灵。

据李肇《唐国史补》记载:“开元末,西国献狮子……俄顷风雷大至,果有龙出井而去。”这带有浓厚神话色彩的内容,传入的佛教更将真正使狮子的形像神化,成为一种有法力的瑞兽。

于佛典中有关狮子的说法俯拾皆是。狮子在佛教文化中地位非常高,常用来比喻最有威望的人,譬如《大智度论》曰:“佛为人中狮子,佛所坐处若床若地, 皆名狮子座。”另外,狮子还是文殊菩萨的坐骑,有护法者形象,威震八方,因此后来狮子逐渐被用来作为护卫者和辟邪物。
其实早在汉代到魏晋南北朝时期,狮子便被赋予“辟邪”功能。到了唐代,狮子被作为镇墓兽以镇煞妖邪怪佞,唐代墓葬中出土大量狮形镇墓兽。

敦煌第159窟西壁北侧《文殊菩萨图》壁画,文殊菩萨坐于狮子背上的宝座 (网上图片)

狮子慢慢在大众生活中出现,并逐渐慢慢促成“崇狮”的习俗,其中一项重要传统活动—舞狮,历久至今未衰。据《旧唐书·音乐志》载:“太平乐,后周武帝时造,亦曰五方狮子舞,缀毛为狮,人居其中,像其俯仰驯押之容……”被视为“狮子舞”起源较为明确的史料。

到了北魏杨衒之在《洛阳伽蓝记》中记述民间“行像”举行期间舞狮表演的壮观场面:“辟邪狮子导引其前,吞刀吐火、腾骧一面缘幢上索,诡谲不常。奇伎异服,冠于都市……”。“行像”作为佛教活动,佛诞当天民众以宝车载着佛像在城市街道巡行,常伴随如舞狮的丰富乐舞活动。到了唐代,舞狮活动益加盛行,无论在宫廷、军营还是在民间,舞狮均为人们喜闻乐见的活动。

醇亲王南府正门的石狮子 (网上图片)

狮子的形象在中国历史文化传统深入民心,我们在金庸小说中了解到的“狮吼功”,指为“少林七十二绝技”,其实也见于典藉,据刘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之《过去现在因果经》,说释迦牟尼佛初诞生时:“太子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作狮子吼,云:‘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还有宋代苏轼的朋友陈慥的妻子相当悍恶,苏轼曾赋诗戏云:“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可见“狮子”如何成为中国人的文化及生活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