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冷后热的百万检测

旨在找出社区隐性新冠肺炎患者的普及社区检测计划,目前超过100万名市民参与,政府亦因应预约人次而延长计划4天。可是,相对于北京为超过7成人口进行检测,或是政府当初订下500万名市民参与检测的目标相距甚远。


不过,有趣的是,预约登记检测的人数一直呈上升的趋势。8月29日至30日,即政府开放市民网上登记的首天及次天,全港的登记人数只有40多万。一星期后,登记人数已经突破100万,换言之,往后5天的登记人数比首两天的人数更多!


当然,可能有人会认为这种现象不足为奇,因为比较点是两天和五天,后者时间较长,自然可以得出较高的参与人数。可是,一个受欢迎的计划,市民肯定急不及待参与,例如俗称“派$10000”的现金发放计划,首两天的网上登记人数便占了全港合资格申请人数的5成。因此,假如市民的行为习惯是“先热后冷”,又如何解释普及社区检测计划的“先冷后热”呢?


那么,一切应该从不参加的人说起。对于是次检测计划,不参加的市民大约可以分成四类。一,是“政党洗脑类”,即偏听偏信反对派对计划的失实攻击,如担心采样会“被送中”、计划无助抗疫等等,令不少缺乏批判思考能力和对政府习以为常抱持负面看法的市民信以为真。


第二类,就是“怕麻烦类”。这群人未必打从心底类否定检测的效用,不过内心“讳疾忌医”的心态非常强烈,担心万一检测结果呈阳性,除了个人自由受到限制,还会连累家人、邻舍、同事等等。与其赌一场,倒不如不冒风险,宁愿不知阳性、阴性。


第三类,是“负面感觉类”。由于采样方法是“鼻腔及咽喉拭子”,即从鼻和喉各采样一次,从旁观者的角度不可不谓有点痛苦,对于害怕被人触及鼻、喉的市民而言的确是有点难以接受。


第四类,是“资讯匮乏类”。部分市民,尤其是教育程度偏低的独居长者可能较少从电视、报章等渠道接收资讯,以致即使他们有意参与计划也无从得知相关资讯。此外,由于计划只是提供网上预约登记方法,对于其他协助预约的方法宣传亦不足够,对于不愔使用网络的市民而言不太方便,影响参与意欲。


明显地,自8月29日首日登记后,媒体集中火力报导计划相关内容,令社会繁点放在计划的运作和成效之上。在耳口相传下,即使资讯接收不足的市民也能了解计划的存在并寻求方法参与,令参与人数有所上升。此外,自9月1日起市民陆续根据预约时间和场地进行检测,普遍对于检测方法、轮候时间、服务质素等等看法正面。这些“用家感受”经过不同渠道向外输出,令人了解检测不如想像中可怕或是不如某些别有用心人士描述得如此负面,于是鼓起勇气一同参与。


因此,在计划推出首两天后登记预约的市民,很有可能就是上述之第三及第四类人士。笔者认为,他们能够摒弃原先的想法、愿意参与检测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他们本身不是反对检测或是质疑检测效果的人;二,他们参与是因为非政府推动的因素,如传媒的报导、参与者的感受分享、他人协助网上登记等等。


即是说,能够充分吸收和理解普及检测的用意和作用,并义无反顾参与其中的人,全香港只是得40多万人,占全港约5%;而经过其他因素后,改变最初的想法,踊跃参加的目前约60万,预计也不过8-90万,也只是全港人口的12-3%左右。


一个社会只有20%左右的持份者属于理性理智、以广大社会利益为先,反而绝大多数都误信谗言,不加思索,对于政府的有为举动只会怀疑和抗拒,无怪乎香港至今仍然是中国境内极少数疫情仍然未受控制的地方。


可笑的是,这些偏听偏信人士质疑普及检测的理由,是缺乏禁足令的配合,故认为成效不大。然而,连小小简单检测都将之视为政治角力,火力全开尽情妖魔化,试问如有真有强制检测加上禁足令,还不是给予反对派兴风作浪的弹簧吗?


科学家爱因斯坦讲过,“只有两样东西是无限,一是宇宙,二是人类的愚蠢”,香港回归以来跌跌撞撞,非政府之无为或不能,而是理性之人太少。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