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首撤施觉民终院法官职位 施官波兰难民出身 公义斗士曾经参政

特首林郑月娥今日刊宪,根据《香港终审法院条例》第 9(2) 条,撤销施觉民法官的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委任,由 2020 年 9 月 2 日起生效。

施觉民法官去年才获特首延任3年,暂时未知特首如今撤销施官任命的原因。

根据司法机构资料显示,终审法院现有4名本地非常任法官,包括包致金、陈兆恺、邓国祯及司徒敬,以及14 名海外非常任法官,当中包括施觉民法官。

施觉民法官1946年生于波兰索斯诺维茨(Sosnowiec)一个犹太家庭,父母是大屠杀的幸存者。3岁时,他以难民身份举家移民澳洲。

在事业生涯早期,施觉民法官活跃于政治。1972年至1976年,他担任澳洲总理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的高级顾问兼首席私人秘书,其后又出任传媒局局长。

施觉民法官后来投身法律界,他于1980年起以大律师身分执业,于1986年获委任为御用大律师。

1998年5月,施觉民法官直接获委任为新南威尔士最高法院首席法官。

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施觉民早前发表演说,题为“Justice ‘Seen to be Done’ or ‘Seem to be Done’”(公义“彰显人前”还是“似乎彰显”),强调司法公开原则在体制中担当关键作用。Hong Kong Lawyer 图片

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施觉民早前发表演说,题为“Justice ‘Seen to be Done’ or ‘Seem to be Done’”(公义“彰显人前”还是“似乎彰显”),强调司法公开原则在体制中担当关键作用。Hong Kong Lawyer 图片

2011年5月退任新南威尔士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后,他获委任为澳洲广播公司主席。2013年,他成为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

有人认为施觉民法官对社会公义的关注,掩盖了他在新南威尔士担任首席法官作为变革推动者的功绩。施觉民法官 在2012年接受《Company Director》杂志访问时,被问及他对社会公义的关注从何而来,他说可能在年轻时代已经形成。他说:“童年时,社会包容是很重要的议题,成为我的价值观的重要部份。成长过程中,我听说父母和兄长的幸存经历,那时他们就住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附近。我一直明白社会包容对社会的重要性。”

《悉尼先驱晨报》专栏作家Geesche Jacobsen曾访问施觉民法官的兄长Mark,讲述一家如何扮成德国人,将Mark装扮成小女孩,才得以幸免于难。Jacobsen写道:“当时一个德国军官觉得Mark长得像自己的女儿,一家人才不致于被送往奥斯威辛集中营。后来,Mark被偷偷送入贫民区,那里禁止儿童进入。然后,他们又与一个波兰家庭一起躲在垃圾场。”

施家的家乡在纳粹占领前有6万犹太人口。只有3个孩子幸存,施觉民的兄长是其中之一。施家72个亲属中,只有15人幸存,他的父亲Miloch是其中一之。

被问及他的背景如何影响个人及专业生涯,他说,这令他“对饱受歧视或压逼的群体特别同情”。

Ariel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