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街市推行电子支付 商贩阻力大或难产

张建宗曾指,政府打算推广在食环署辖下街市摊档使用非接触式付款。

为减低传染病风险,港府早前建议资助食环街市使用电子支付。然而,早在两三年前,多家支付平台来港抢滩时,亦曾与街市营办商合作,推动电子支付。该营办商坦言,电子支付要在街市普及,最大阻力在于商贩,即使他聘请专人跟进电子支付的使用情况,并加强向商贩推广电子支付的优惠,亦只能将使用率增至三成左右。亦有曾建立“无现金超市”的营办商,早前也因应区内居民强烈反弹,重设现金交易服务。业界直言,如政府仅为商贩安装支付系统却忽视支援,计画定必惨败收场。

一直标榜全电子支付的本湾水产,近月开始接受现金付款。 受访者提供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日前提到,政府打算提供一笔过资助,推广在食环署辖下街市摊档使用非接触式付款,以取代现金交易,作为新常态下保障公众健康的防疫抗疫措施。不过,早在17年,支付宝、微信支付、八达通等电子支付平台均有跟本港街市合作,仿效内地的“无现金街市”,惟过程未如想像般顺利。

全港首家“无现金超市”,去年9月正式落户慈云山中心,原有街市翻新后重开并改名为“本湾水产”,另一位于马鞍山耀安商场的街市今年初经翻新后,成为该品牌第二家分店,同样标榜“全电子支付、无现金交易”、“流动式付款、光速购物”等超市营运模式,惟引起区内居民强烈反弹。

全港首家“无现金超市”,去年9月正式落户慈云山中心。资料图片

沙田区议员冼卓岚直言,年轻街坊纵然习惯使用八达通支付膳食及便利店购物等,但一直未有用于街市买𩠌,新街市的无现金支付方式,对年长居民来说更难适应。黄大仙区议员张茂清认同,无现金超市于慈云山启用后,区内居民亦反映买𩠌要用电子支付很不方便,“尤其要额外为八达通增值,街坊认为很麻烦。”

一直标榜“全电子支付”的新街市,近月开始接受现金付款。冼卓岚指,约两个月前区内始现本湾水产的宣传海报,写明可接受现金,店内多个当眼处亦贴上多张“接受现金”的告示,“估计是全电子支付行不通,所以商家只好让步,增加现金付款。”

就此,营运“本湾水产”的玛雷行政总裁李轩宇表示,今年5月因应区内居民意见,重新加入现金支付服务,惟目前现金支付比例只占总交易金额不多于三成,“电子支付是大势所趋,就算是长者也愿意用八达通交易,但需要过渡期,我们见到香港仍有约三成顾客坚持现金交易。”

有业界将街市改作超市后,成功将电子支付交易比例大增,至于维持街市模式的营运商,要令商贩采用电子支付,面对的难题更多。建华集团行政总裁凌伟业表示,其公司自六年前开始为街市引入电子支付,并提供同时兼容多个支付系统的读卡机,方便商贩使用。他甚至设立电子支付部门,如发现部分商贩使用率过低,将派员了解个中问题,并定时与支付平台合作,向商贩宣传使用平台的优惠,吸引对方使用,惟电子支付比例目前只占总交易金额两三成左右,“即使只有两三成,但我够胆说,这个比例已经是全行最高。”

凌伟业认为,在街市推动电子支付,最大阻力在于商贩,“我们已经每天教育及鼓励商户使用,但他们习惯现金交易,要改变习惯并不容易,最近疫情算是多了一点帮助,但要做到超市七八成电子支付,估计需要很多年时间。”

港府早前计画资助食环街市使用电子支付,作为防疫抗疫措施。

对于港府有意在食环街市推动电子支付,凌伟业坦言,即使政府免费为档贩提供电子支付系统,如无专人跟进使用情况,预计使用率将会极低。李轩宇亦指出,转用电子支付的初期,需要很多的宣传及跟进,“老人家不是不懂用八达通,是怕扣多了钱,如果一开始没有好好跟进这些问题,大家就不愿意使用电子支付。”

监察公营街市发展联盟发言人梁佩珊认同,新政策的“难产”机会很大,由于公营街市摊档档主普遍年纪大,在街市摆档大多只为“过日辰”而非赚钱,以往连安装八达通付款机亦感却步,“八达通已是较易适应的非现金支付方式,但因为要被‘抽佣’,所以档主们都不想用。如果用八达通都这么难适应,更遑论是其他非接触式支付工具呢?”

根据八达通公司资料,现时42个街市超过2000个摊档可使用八达通付款,相关街市摊档数目按年录得双位数字的增长。该公司亦表示与食环署合作,于湾仔、观塘等八个地区为街市档贩举办简介会,部分售卖生果、冻肉及干货的摊档亦已登记使用刚推出的“八达通流动收款机”。支付宝香港则表示,目前有超过一百个街市可使用AlipayHK付款。

从卫生角度而言,梁佩珊称,减少街市档主及顾客接触现金是好事,但若要取代现金交易,需视乎政府推行力度,“如果政府只是资金资助,但欠缺行政上支援及教育辅助,要年老档主自行处理,几乎没什么可能。”

全港公共街市贩商大联盟主席黄齐伟则认为,如政府要避免街市播疫,应优先改善街市通风及环境卫生,“除非街市做到百分百零现金,最后一半电子支付,一半现金交易,也是有接触传播风险。”就资助计画的推展详情,食环署发言人回复指,政府将会在九月二十五日向立法会财委会申请拨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