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龚如心往住所探望陈振聪妻子 形容她“好COOL”

龚如心想与陈妻相处一下。

陈振聪在“聪心说”回忆录中透露,龚如心一直很想去探望陈妻谭妙清,就在沙田巡视地盘后,龚如心即兴要去他所住的沙田滨景花园探访,但当在屋苑平台遇见妙清时,龚如心形容妙清“好Cool,很冰冷啊,我都没见过有人对我那么Cool的”,陈振聪安慰如心不要放在心里,如心回应指,“不是放在心里,我是说真的要找个机会,想和她相处一下”。

龚如心(左)、陈振聪(右)。资料图片

事前当他俩到达住宅大堂时,保安员发呆定眼看着龚如心,保安员走近说“龚老板,真是你啊,我以为认错人,你老人家怎会来这里的,等我Call中心派多几个人来保护你,龚如心有点慌地说“不用不用,多谢了,你贵姓,怎么称呼你呀,你认识我吗”,保安员回应,“我在你公司做了很多年,前一阵进过医院,后来才转到这里做”。

龚如心压低声,故作神秘的样子对该保安员说“不要说我来了这里,我是想静静的看看新地的云石,商业间谍嘛”,保安员认真地答,“知道了,我守住这里,不会走开,有事就找我吧”。陈振聪认为龚如心这样说不太好,龚如心指“谁叫他叫我老人家,龚小姐都不叫一声,他就老”。

当两人抵达屋苑平台时,龚如心表示既然来到,顺便看看,听说这里的二手挺好卖,二手楼代表了发展商受欢迎的程度,我想不想是一回事,受不受男人欢迎就另一回事,做修女也想有男人站在教堂门口送花给她”。陈振聪拖着如心的手坐在石基上,好让如心周围观看。

谭妙清(左)、陈振聪(右)。资料图片

此时龚如心忆起王德辉说,“真是没什么厉害的人,以前他在这里,什么都是他说的,他不听别人意见的,我都是依照他这样去做,先顶着啦,我都学到他八九成的”,不过他情绪方面就脾气很大,试过很多次,一言不合心意,打架都会的,试过追打人家的鼻子流血,还好人家没有报警,“学我那就好,穿条短裙,一班老板,全部男人,怎么都会让我,争起来肯定不会吃亏。”

如心说“拳头难打笑人脸,真打假打,之前都要笑,永远都要谦虚,真厉害、假厉害都要谦虚,因为逞强或多或少都会露出底牌,谦虚你就对了,杀敌于瞬间,所以谦虚就是最厉害的武器。“你永远要记住,你老是太相信人,这个是你致命缺点”。

陈振聪一时哑口无言,正在这个时候,他看见妙清正在走来,“阿清,你出去吗”,妙清答“去买东西,想去新城市广场,你在这里为何不回家”,陈振聪准备介绍龚如心时,如心就走前到妙清面前,笑着说“我是华懋的 Nina,你出街呀,我和阿聪想上去探你们。”妙清未及反应,陈振聪便问家里有没有人,外母在家吗,妙清表示在家。陈振聪接着说“我和王太太上去家里坐一会,外母大人在家就好”,但妙清没好气地说,“你没有锁匙吗?我阿妈在不在家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找她”。

如心本意是想借探访向妙清澄清她与振聪的暧昧行为关系,振聪每晚夜半归家,难免令人生疑,也难免让妙清生怨。妙清跟龚如心说“王太太,你和阿聪上去慢慢坐,我去买东西”,然后很快走向平台电梯口离去。如心指“看她很怕应酬,要找一个特别场合,和她相处一下,如果开始搞到关系不好,以后更难相处。”

陈振聪与妙清于89年初认识,陈参加旅行团到内地,妙清是这个团的导游,她原本只是旅行社文员,导游只是临时兼职,回港后两人联系愈来愈密切,最终走在一起。如果说振聪,如心性情相投,两人同样的开朗、乐观、外向,不拘小节,那么振聪与妙清则是性格互补,妙清处事沉稳,冷静,实事求是 ,她爱丈夫更爱自己的家,为全大局,她宁愿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