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客与政治家

从政的人多如繁星,但政治家却寥寥可数。尤其是民主社会,出于选票压力,从政者在个别重大议题上总是随风摆柳,毫无节气,美国总统特朗普正是一例。

 

 

两星期前,美国再次爆发严重的校园枪击案,一间位于佛罗里达州的中学多达17人成为枪下亡魂。由于相同惨剧再三发生,再次引起公众讨论枪械管制的必要。

 

 

美国总统特朗普作为共和党人,自然是大力反对。事实上,在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曾经收受美国步枪协会3000万美元的捐款,又在公开场合表达欢迎美国人民拥有配枪权利的法律,无意修改宪法。即使爆发一连串的枪击命案后,特朗普依然寸步不让,表示无意管制枪械,甚至提出与其要求枪管,不如容许合资格的老师带枪回校,保护学童。

 

 

这一番的言论,以及冷漠不仁的态度,惹来社会极大争议。因此,嗅到风向的特朗普施展“华丽转身”,突然在美国时间星期三的一场电视直播的两党议员会议中,表达支持加强购买枪械人士的背景审查和愿意推出措施避免患有心理疾病的人士持有武器。

 

 

特朗普在枪管议题“转死性”,当然不是因为他突然良心发现。说穿了,也只是一场政治计算。在全国广播的两党会议上发表这个震撼的消息,还是为了自身利益着想。

 

 

2018年对于特朗普而言是关键的一年,因为到了年尾,美国将会进行中期选举,改选部分参议院的议席。参议院是立法机关的重要部分,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总统需要通过法案或是改善民望,参议院的控制权是必不可少。然而,特朗普长期低迷的民望,打击部分共和党参选人的选情。根据现阶段的民调显示,最少有三个由共和党持有议席的州分面临威胁。假如今年改选的共和党议席中,有两个个落入民主党手上,特朗普便会失去参议院的多数优势,成为“跛脚鸭”政府,对其施政造成极大考验,甚至影响2020年的连任部署。

 

 

因此,与其盲目支持美国步枪协会,不如扮成仁君,表达对枪击案死伤者的同情,继而在口头上支持枪管。反正,2013年奥巴马政府也曾希望推动枪管法案,最终也因为国会拉布而搁置。特朗普明知枪管法案不可能通过,即使口头上支持枪管,也不会影响与金主的关系。而他和其他共和党人,则会因为站在民意的一方而提升民望,避免在中期选举中落败。

 

 

在西方民主社会,立场摇摆的政客随处可见。相反,部分港人经常批评香港不够民主,但正因官员不易受到民粹左右,故权力不易落入政客手中。

 

 

最新一份财政预算案,因为估计盈余丰厚,加上公布之前不少政党呼吁派钱,令派钱成为部分市民的期望。最终事与愿违,令这份财政预算案的评分创下近年新低。

 

 

其实,相信陈茂波早就料到他的预算案不会大受好评。毕竟,对于一般市民,看重的即时效应,较关心分享到多少派糖好处。而作为一名财政司司长,就需要具备远见,为社会长远和整体利益着想,作出合理的资源分配。

 

 

如果陈茂波是特朗普之流的政客,或是承受选举压力,或是极有野心,为了更大权位而博取一时掌声,陈茂波大可顺从民意,全民派钱,皆大欢喜,届时批评预算案和司长的声音定必大大减少。

 

 

陈茂波选择的,是将较多的资源用于投资未来和改善公共服务。由于这些不是立竿见影的好处,需要一定时间才有成果,公众不太领情实属正常。然而,从方向和职责而言,这种安排至少不是错误。例如政府投资500亿推动科技产业发展,正是应对近年邻近地区如深圳在相关产业的急速发展,新加坡、韩国、台湾等地正迎头赶上的趋势。如果政府不懂把握时机,扶植科研人才和行业,香港就会失去建立另一核心产业的机会,等同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宣告落败。

 

 

笔者不敢判断陈茂波的财政策略是否正确,但是可以肯定他并未屈服于民粹之下。明知不受普遍认同也要坚守原则,是勇于承担的表现;不为一时的利益,追求长期的好处,亦足证其远见。而勇于承担和具有远见,正是一个政治家必备的质素。

 

 

老实说,笔者对于没有派钱略感失望。但是,在这个纷乱不堪的世界,与其多一个特朗普,不如多一个陈茂波。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