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羽球猛将遇逆境变身美甲师 学习温柔为玉手添色彩

美甲师傅最初只敢找男性朋友做‘白老鼠’。

“这款是感温变色指甲油,随着温度不同变换颜色,水果色则是夏日热门之选……”尖沙嘴金马伦道一定家楼上美甲店,竟有一名身材壮硕的男子,手持过百款手指甲颜色板,如数家珍介绍当中特色,专业程度让女顾客惊讶不已。这位全港罕见的男性美甲师傅,原来昔日是羽毛球健将兼教练,近年因收入不稳定,毅然放下身段,向妻子学习美甲后入行:“为女士扮靓,既有成功感,亦与有荣焉!”

陈玮珩求学阶段是羽毛球健将,曾在多个比赛夺得佳绩。

修指甲、去死皮、抛光……为女士指尖“扮靓”并非易事,至少花费一小时,男美甲师陈玮珩从容不逼服务女宾客,可见技艺相当熟练,细心程度不亚于女性同业,过程中更谈笑风生,又教导记者保养指甲“小贴士”。难以想像的是,他以往是驰骋羽毛球坛的出色球员和教练。

现年41岁的陈玮珩笑说,儿时居住黄大仙屋邨,经常在寓所附近打羽毛球消遣,小学四年级加入学校羽毛球队,未几球技突飞猛进,六年级代表学校参赛取得佳绩,因而获得名校拔萃男书院取录,就读中学期间更两度勇夺学界羽毛球精英赛男子单打亚军,惟因学业成绩欠佳曾经留级,中五会考仅考获两分,全来自体育科,其他科目“捧蛋”。

自觉不是读书材料的玮珩,97年中学毕业后,曾获邀前往香港体育学院参与训练,或有机会成为香港羽毛球代表队成员,但他基于当时香港体育圈子并不蓬勃,“青年军教练正职保险经纪,有时会穿西装教球”,加上无信心成为顶尖运动员,因而拒绝加入,继而投身职场,一直任职酒店房务员,及至05年从亲戚口中得知,拥有多名外籍教练的香港板球总会,希望培训本地教练,藉以推广板球运动,于是放胆一试,苦学板球后考获国际二级教练执照,其间基于再次参与运动,重燃对羽毛球的热情,加上当时市民运动风气渐盛,不久决定考取教练执照,及至13年如愿以偿,成为全职教练。

陈玮珩在妻子经营的美甲店担任美甲师。

以兴趣作为事业,无疑是人生乐事,但利用电脑程式大量预订康文署辖下羽毛球场的“炒场党”,5年前开始肆虐全港各区,直接打击教练生计。玮珩透露,当时七成的私人课堂因未能预订场地而取消,一度被逼以高价向“炒场党”租用场地,但扣除有关开支后,每小时教授学员收入仅余100多元,难以负担生活所需,令他萌生退意,犹幸获得伴侣安慰和鼓励,及至17年爱女出生,家庭经济压力更大,于是转往地盘出任俗称“科文”(Foreman)的管工,但因缺乏专业知识甚感吃力,8个月后无奈辞工,随后抱着尝试心态,向经营美甲店、曾在亚洲美甲比赛夺冠的妻子学艺。

陈玮珩在妻子经营的美甲店担任美甲师。

拜妻为师的玮珩,学艺不久产生浓厚兴趣,决意成为出色的美甲师,惟过程中遭遇无数困难。他举例,修甲第一步要使用电动指甲钻,若用力过猛随时发生“血案”,故此要放松“麒麟臂”,学习女性温柔一面:“最初只敢找男性朋友做‘白老鼠’,慢慢才掌握‘阴力’!”

男性另一普遍弱点,玮珩说是分辨颜色,“以往认为蓝色只分深蓝和浅蓝,哪有这么多颜色?”他笑说,起初无法区分同一色系内多种颜色,经常向其他师傅“求救”,后来日夜拿着色板细看才能区分:“美甲看似简单,原来牵涉很多学问。”

陈玮珩手持过百款手指甲颜色板,如数家珍介绍当中特色,专业程度让女顾客惊讶不已。

历经逾一年锻炼,玮珩已成功掌握基本技巧,近月开始独自服务顾客,不少女客人对这位壮男美甲师啧啧称奇。他坦言,全港男性同业不足十人,犹幸大部分客人愿意接受其服务,目前已有7位“回头客”,当中包括其母亲,成绩尚算不俗,只有个别客人嫌弃,要求更换女师傅:“相信不想与异性有肌肤之亲!”

美丽的定义,往往取决于潮流,玮珩为求与时并进,经常了解各国美甲流行资讯,并利用闲暇学习绘画指甲,同时借用女同事双手尝试新颖款式,“上星期为她塑造古典风格的立体玫瑰造型,凸显了女人味,长、尖、圆的指甲亦令手指显得修长,可说得意之作!”他期望,将来可成为全港首屈一指的男性美甲师,让女士玉手更添美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