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车捷豹攞去原厂维修 整完又整再整要俾10万 不如在西环推落海啦!

刚刚进入初夏,早上5点钟左右,晨曦初现,阳光和煦,天亦好光猛。我揸住我的大猫捷豹,沿着窝打老道,朝西九龙方向,开得好爽。

开到刚见到消防局,停在红绿灯前,到绿灯亮起,大猫就好似,食错食物咁不断抽筋,引擎不断抽搐。即时将大猫车,慢慢停喺消防局,后面路边,唔敢再打扰这只,突发急病的大猫车呀,不敢再用只大猫喇。开车门,call拖车先生,叮嘱拖车师傅,小心帮我拖去,葵涌国瑞路的英之杰属下,捷豹大猫,维修专门店。

早上巡查完,送报纸工作。放工做运动,回家冲洗,叫女儿阿真妈妈,帮忙送我,返到公司。入到办公大厅,问靓女同事: “我只大猫,生什么病呀?”靓女答谓: “唔知㖞,捷豹陈姓,服务员话,明日先知㖞 。”翌日, 我回到公司,第一时间,好紧张问,我个靓女同事,“点呀,宜家只大猫情况?”靓女说,“陈服务员话,个引擎唔知边度,边忽烧咗㖞。整就要三万几,再等三个礼拜,飞机运零件,再加埋换,啱啱一个月。三万零蚊啦 ,就搞掂啦。”

我回忆,我修理,自己私家车,好似从来没有,用咁多钱呀。以前买过,两架捷豹房车,价钱都是三、五、七万,从没有超过,十万㖞呀。但是自从,揸住这架黑大猫,近两年,越开越开心啊。死死气,等一个月。我咁爱它,都要修复它,都要俾钱哪。整好它,付款喇。

一日复一日,每天大大个太阳,盛暑的天气,瘟疫的日子。坐了一个月小巴,带住口罩,上下车,消毒液抹手,差不多,要清洁埋安全带及坐位啊。我这种用开私家车的人,无车就辛苦哪。忍受了,痛苦一个月,我就问,我的靓女同事,“我只大猫点呀,出院未呀。帮忙打去问下,做完手术未呀,修复好未呀,出得院未呀。”转头靓女同事,入我房,面色好惨情咁话: “老板,陈服务员话你只大猫 ,大偈打开心脏副偈,谂住换零件,但系发现,又有个零件爆咗㖞 。如果要再整,要畀多,两万几银,又要等多一个月㖞。”

听完靓女说,我的脑袋,即时爆炸,当时真是,分分钟中风。咁都得,佢哋系独家代理㖞,大猫维修厂,系名牌㖞 。英国捷豹,给她们代理,一定信她们服务,超好,才信任,英之杰喇。我好不开心说,“可不可以,同捷豹讲,我不修理喇,给回之前,我俾的维修费我,我不整,攞去西环海边,推落海就算,见不到,大猫情人,心死了。”靓女打完电话,就跟我说,“不能退款呀。”

他们是代理,是名牌维修厂。他们电脑一接,什么毛病,都了如指掌 ,他们今天,可以不知毛病,接住一个月,又话又有,什么毛病。可以整多久,可以整我几多银呀? 整到何时何日,整到地老天荒,贵过我买车的银,都有可能㖞。他们英之杰,汽车集团,跟街上山寨车房,有什么分别啊?你急病,救伤车,送咗妳入医院,唔系帮你检查好,你有什么病,怎样医呀,收几多钱。现在他们,收咗我治疗费,都未出院,就话做做手术,打开个心脏,弄开个偈。就话个心,有第二个问题。我点样再信,这间代理捷豹,英之杰汽车集团呀。

没多久,夹在修理厂与我中间,被我逼疯,的靓女同事。苦瓜干脸孔,向我说,“他们不愿意,给回钱我们。只是重复说,要维修,就要俾多二万多,等多一个月呀。”

钱,应该俾,我一定俾。但是现在是,他们㓥开,大猫个内脏,搜搜吓,又话个度有事,又话几多银,又话等多久。我都没得计算,我架大猫,买了廿万。今天要维修,加埋六万。但是他们,敢不敢话,整埋今次,就健康出院? 分分钟,打开个肚,心脏没弄好,就话个脑有事。可能贵过架,新大猫。之前洗湿个头,三万多。现在又话,打开个心脏,又要二万多元。好似一刀一刀,慢慢割我,辛苦揾来的卖肉血汗钱啊。

等我再想想,搏不搏多次。想了两天,俾了三万多,整都未整。又话要,俾多二万多。不维修,又话要充公三万多元已付的钱。我的爱车,大猫瞓在手术床。他们可以,趁你病,同你讲数。英之杰大集团,可以咁样做生意?无论人与死物,曾经服务过我,就算一对袜,穿着得久,穿得舒服,用到破烂,再穿不下,我的心默默多谢它,承载我的脚多年,我会记挂它、我会多谢它。我的大猫,没病没罢工,接载我,风雨近两年。我爱大猫,心意决定,修复好它啦。

从廿岁仔,有驾驶执照。开始揸货湾,揾食出入。这两个多月,无车出入,这个大暑天气,瘟疫时间。又要戴上口罩,坐公共大小巴士,真是几十年加埋,都冇坐得咁多,公共大小巴,搭车的日子啊。当我适应了,上落公巴,坐地铁,要吃苦瓜,饮凉茶廿四味,解除又湿又热,的苦日子,又到接近两个月喇,开始每天吹催,靓女姐姐,“有冇打电话,问候我的,大猫猫情况,有冇好转,零件到未呀,几时取车呀?”

差不多两个月,终于宣布,大猫可以出院。但是接大猫出厂,要预早一天通知,因为大猫,不是在捷豹葵涌厂修理。我想,早前有传闻,话有代理公司,为了节省成本,外判车辆,给外间山寨,汽车厂维修㖞。心内有点疑惑,忐忑的心,把迎接大猫喜事冲走。今天仍然,未有释疑。当我收到通知,翌日下午,放工取车。一夜好睡,兴奋早晨,穿上红色恤衫,喜事开心,好似接,新娘过门,回家一样。从我和宜合道公司,一步一兴奋,越行越快。好快,我就全身都是汗,红色恤衫亦湿透, 突出我的,老人肥腩身材。行到捷豹维修部,高叫我从未见过的,陈性服务员: “我来取我心爱,的大猫车啊。”陈服务员话: “我通知同事,开过来。”当维修部员工,徐徐慢慢,揸到我旁边。 我开心到,好似见到,濶别很久,远洋归来,的爱人一样。即时擒上,我的大猫爱车。

我用塑胶箱,盛载冷气水呀。

我用塑胶箱,盛载冷气水呀。

阔别两个多月,我的猫,依然这么敏捷,高速冲上,高速公路。向何文田,方向奔跑。当我转落窝打老道, 点解左边,乘客位,地下湿嘅。有水一滴一滴,好似我的心血,滴下地毡。在乘客位前面,风口下面,好似死亡之钟,滴答滴答声,催促到我心脏,跟水滴的声音,越跳越快。回到我家,停车场。我摸摸,乘客位地毡,好似我在,太阳底下,走了十五分钟,我的红恤衫,湿透那样。我匆忙,打返去,大猫维修厂: “喂,陈先生,架大猫车漏水㖞 ,给你们搞到,失禁濑尿呀。”陈服务员说,“你即刻揸返嚟,俾我哋再搞搞,我哋再检查 。”我话: “大佬我返到屋企啦,而家都五点几喇,你都要收工,我揸返嚟,再返屋企。我唔使同我,老婆仔女食饭咩。明早我揸返嚟啦,才慢慢谈喇。”

翌日早上,冷气都唔敢开,揸到底裤都湿晒,去到捷豹维修厂 陈姓服务员,上车看完,好羞愧讲: “我哋又系,离谱啲呀。”我话“唔喺离谱呀 ,你哋喺,完全无检查清楚,就俾架车我。个个车主,俾你们整车 。你们系,顶级维修厂㖞,正厂正货吗 。你们不是,山头街边,山寨厂呀。你要检查清楚,才叫我取车呀。更要话清楚我知。我架大猫车,究竟全车,有什么病,维修几多银。整定唔整。整几多钱,我才决定。打开副偈,又话加钱。取车未回到家,又出事。整完一样,又一样。而家又一样。我点搞呀。我不如拎去,西环海边,推咗落海?无眼屎干净盲,唔使给你们,玩咗两个月,都未玩完,咁痛苦呀。”

不够三日,佢又报价,俾我个靓女同事。又要四万几,话个冷气喉穿咗,如果要换呢,分分钟,𠮶个冷气泵,都要换埋 。我想咗好耐,我给捷豹维修厂,整到怕。我都系唔俾们修理,但是到今天, 问我D,整开货湾,修车厂。个个车房,都拧晒头,奔驰、大众、宝马,日本、韩国车,什么都识修理,独是捷豹不识整。这种车,坊间叫雪条车,单是维修,就充满是理由。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