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港政棍罗冠聪 流亡英国续反中

L
 
弃子生活的开始
 
罗冠聪叛逃海外后在其社交媒体发文称,对于被通缉的现状感到失望、无奈和恐惧,并表示自己在离港的一刹那已准备流亡海外,离港后已没有再联络亲人,在此也正式与他们断绝关系,不再往来。
 
对于罗冠聪的言论,有网友讽刺称,“真是做汉奸做到六亲不认。”有网友表示,“还是认贼作父比较适合。”还有网友直斥,“这就是做汉奸的下场。”港区国安法生效前,不少乱港分子纷纷抛弃他们所谓的“手足”,潜逃海外继续“播独”。身在英国伦敦的罗冠聪,更是“独”性不改,接连与多名外国政客见面,不断唱衰香港。与不断插手香港事务的“末代港督”彭定康见面“拍马屁”后,罗冠聪又与到访英国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单独会面,继续向美国摇尾乞怜求制裁。
 
罗冠聪到达伦敦,意味着一枚遗弃的棋子。到英国没了平台,没了听众,也就没了利用价值,悲情地叫几声后便需要面对生存的严峻现实。正如他已经感受到将面临的是“未知的未来”。他可能向香港眺望,但他知道再也回不到东方之珠了,港区国安法牢牢守护着繁荣与稳定之门,在异国他乡,艰难行走在流亡的漫漫长路上。
 
成绩不够? “搞事来凑”
 
罗冠聪中学时代的成绩很不如意,未能直接升读学士学位。只能选读了岭南大学社区学院副学士课程,从那之后,他加入学联,将自己的精力逐渐投入到“搞事”中去: 2014年6月,焚烧《一国两制白皮书》;7月,在遮打花园进行“占中预演”; 9月,到中大百万大道及添马公园主持学界大罢课;发起所谓“重夺”政府总部东翼前地广场行动,非法冲击警察防线,导致大规模骚乱事件。 2015年,当选香港“学联”秘书长;2016年,创立“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同年,他在香港立法会选举中当选,以23岁之龄成为香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后因其在就职时私自篡改宣誓词,趁机提出支持香港“独立”的主张,被取消议员资格。接着又因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被抓。罗冠聪这几年搞的几件大事,也让他“一举成名”,还受到不少美国政府官员接见。
 
假“废青”,真“假西”
 
罗冠聪却自称“废青”。顾名思义,“废青”即“废掉的青年”。在香港社会专指那些18岁就开始申请公屋,吃父母吃政府,盲目归咎社会责任,报复社会的青年人。
 
香港八零后网络插画家LLH曾作《废青床上图》,归纳出“废青”的十大特质,包括“穷”“只想去旅行”“想起第二日要返工返学就想死”“手机不离手,whatsApp秒回”……罗冠聪也成长在“废青”文化之中。他自曝生于基层家庭,从小在公屋长大,“幼儿园就已经开始打红白机、Gameboy,如果不是因为搞学运,我可能已经投身电子竞技”。
 
如果细心留意罗冠聪的行踪与动态,不难发现他把最多的心机和时间都投资在游戏与交际。而长年为自己服务的政治团队,在他眼中亦只是“契弟”。从这些行为中不难发现罗的满满心机。
 
花心上瘾,性侵作孽
 
在政治圈子内,罗冠聪极度混乱的男女关系众人都有耳闻。 “短命政客”的称呼也与此相关,罗冠聪的政治生涯只有五年。虽然罗冠聪表面演出了为港人做事的姿态,但是私下的私生活荒诞至极,成为玩弄女性的风流坯子。包括前“众志”党内的年轻女孩尹欣怡,以及本土派“头领”黄台仰的女友Sharon Li。而得知这一切的女友袁嘉蔚,亦只能够默默承受,然而这些甘心献身的女生还是不能够满足,罗冠聪经常藉酒劲向不同的女生毛手毛脚,最令人咋舌和愤怒的还是他侵犯自己的议员助理汤可盈。汤可盈精通几国语言,在罗冠聪担任立法会议员时期她也出力帮忙,教育背景优秀的她在一瞬间就成为“国际路线”的重要人物,本来前程大好的她却遇到了罗冠聪。
 
汤小姐初次参与“众志”的外访活动,是2017年11月在西班牙举行的国际资讯科技论坛。行程的其中一晚,吴天赋借醉对汤小姐进行性侵,根据香港女性权益团体的调查,吴天赋的行为已涉强奸。得知事件后的黄之锋对罗冠聪大为愤怒,后来,没想到罗冠聪不但没有体恤汤小姐的痛苦,却也对汤小姐行凶。 2018年上半年一次赴比利时的外访中,罗冠聪同样在喝醉酒的情况下对汤小姐进行了侵犯,之后同样要求保密。
 
汤小姐回港后向亲密朋友吐露这段惨痛经历,却被罗冠聪在公开指责为“想出名”、“博上位”,把她设闲置散,拒绝再让汤参与任何政党内的工作。后来汤小姐揭露,原来黄之锋也曾在国际外访期间对其有过侵犯的情况。而事实上,汤小姐从头到尾都不过是在没有任何薪水的情况下为“众志”默默奉献付出的其中一份子,却有超过全职工作的工作量。即便遭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仍然只能够默默承受他人的人格谋杀。
 
罗冠聪这个在镜头前和讲台上言辞激昂、侃侃而谈、道貌岸然的年轻领袖,不过是一个热衷于附势上流人士、败絮其中的花花公子。 “民主理想”、“香港前途”早已成为他享用财色的幌子和跻身上流社会垫脚石,在海外的流亡路上是美梦OR噩梦,等著看结果。

港人观点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