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评会》许嘉乐:【司法改革刻不容缓】

法治是香港成功的基石,长久以来香港市民对法律有着绝对的信任,法官形象公正不阿,法庭更是揭露真相,伸张正义的地方。无论多棘手的案件,背景多雄厚的犯人,法庭均有公平、公正的裁决,还受害人一个公道。反修例运动持续至今已一年有多,香港变得满目疮痍,有店铺被多次破坏,有市民被打伤、烧伤,甚至被被砖头砸死;维持治安的警察也多次遭受性命之危,有被咬断手指,有被淋上腐蚀性液体,更有被用刀插颈,生死只差一线。截至9月份已有过万人被捕,公众本应一直期待法庭会有公正的裁决,还社会大众一个迟来的正义。可惜,数月来虽然有不少相关案件开始审理,但判决的结果却令人哗然。

将军澳连侬墙斩人案被告主动自首认罪,愿意接受法律制裁,并关心受害人伤势,法官称赞该等行为是“情操高尚”,但同时亦依例判处监禁,可是该法官却随即被上司重罚,不能再审理同类型案件;15岁少年保释候审期间投掷汽油弹,法官赞许他为“优秀的细路”,少年不但只判感化,该法官亦不用接受任何惩罚,可如常审案;内地汉涂鸦美国领事馆被判即时监禁,但大专生于纪律部队宿舍外投掷杂物却只罚款200元,比随地乱抛垃圾罚款1500元还要轻;甚至有法官摇身一变成为辩方律师,一口咬定身为証人的警员不诚实,更斥责警员“大话冚大话”,然而法官不去盘问被告,反而严审証人,究竟谁是原告,谁是被告,真是扑朔迷离。商人黎智英恐吓东方日报记者一案更为特别,法官上一堂宣告案件表面证供成立,下一堂却又突然宣告証人不可信,继而判黎智英无罪释放,真的是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究竟法官是基于什么准则来判案?是法律、証据、感觉、还是个人政治立场?而上述案件只是冰山一角,笔者开始怀疑究竟香港是奉行法治,还是人治,法庭是否一个独立王国,有罪无罪是否法官一个人说了算?

面对近期铺天盖地的批评声音,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罕见地发表一份长达13页的声明,起初笔者还天真地以为马法官会悬崖勒马,于余下任期拨乱反正,还公众一个公正无私的法庭。可惜,笔者错了,声明当中马法官仍一意孤行,傲慢地表示“在不熟知情况及欠缺适当基础和理由的情况下,对法官及法院作出批评,又或单凭纯粹声称或断章取义之事就批评法官及法院,均是错误的,也损害了公众对司法的信心”及“司法机构及其职能绝不应被政治化”。坦白说,笔者对此声明极度失望,特首、立法会议员、区议员等尚且需接受市民大众的批评,为何法官及法庭则有“免死金牌”呢? 马法官又有何理据证明市民大众所有的批评是“不熟知情况及欠缺适当基础和理由”及“单凭纯粹声称或断章取义之事”? 况且,“优秀的细路”一案中,上诉法庭已改判被告入劳教中心,并质疑被告是否如此“优秀”,难道这不是正好証明了原审法官确实错判吗? 既然有错,市民批评合情合理,反之禁止市民评论者实属居心叵测。

再者,令司法机构政治化的不是他人,而正正是那班政见先行,法理置后的法官。于9月初曾有匿名信指摘有资深法官于7月3日召开特别会议,马法官亦有列席,会内要求就近期审判的反修例运动案件,除非有十分稳妥的证据来定罪,否则可用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将其脱罪,并警告在场政治立场不同的法官说话要小心,又表示被起底是否自作自受等。虽然此信真假未知,但马法官于此时发出如斯的声明岂不是无私显见私?

曾几何时完善的司法制度是香港成功的基石,但今时今日法官的偏颇及法庭不合理的判决绝对是香港回复和平稳定的绊脚石。为寻回香港遗失的法理公义,挽回大众对司法制度的信心,改革刻不容缓。

《青评会》成员 – 许嘉乐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