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河:争辩公务员宪制责任全无意义 以为不用效忠只是“美丽的误会”

公务员事务局敲定公务员宣誓效忠的具体安排,对此反对派例必反对。前华员会会长黄河撰文详述公务员的宪制责任,认为很多争拗既脱离政治现实,更有悖于政治伦理、政治逻辑。

前华员会会长黄河。

前华员会会长黄河。

黄河文章全文如下:

《争辩公务员宪制责任全无意义》

公务员宣誓安排事宜终于有了新进展。据当局透露,有关安排将于10月中推出,新入职公务员若不愿申明拥护基本法、效忠特区、尽忠职守及向特区政府负责,将不获聘用。对此,有公务员团体认为是“愿者上钓”,并无异议;但对新安排实施于现职公务员,则政府似在“单方面破坏佣雇合约”。

坦率而言,上述说法既脱离政治现实,更有悖于政治伦理、政治逻辑。须知基本法第99条早已规定:“公务人员必须尽忠职守,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负责”;第104条更明确指定3类公务人员:特区主要官员、法官、司法人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过往,中央没有要求其他公务人员也须宣誓就
职,估计是对香港公务员队伍的信任。但若因此解读为“一国两制”下,香港的公务人员拥有无边界的“人权”、“自由”,毋须拥护基本法、效忠特别行政区,则显然是“美丽的误会”。

当然,若有人固执己见,我行我素,则除非管理层不作为,否则“被离职”应是唯一合理结果。事实上,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政府会容忍它的公务员不必拥护宪法、毋须效忠国家。香港可以例外吗?

本来,拥护基本法及香港特区、须尽忠职守及向特区政府负责,自回归之日起就已成为全体公务员,不论职级高低或职务性质、新人或旧人的的基本宪制责任。即使他们从未被要求宣誓或签署文件予以确认,不等于基本法、公务员守则等相关规定不具法律约束力。只因当局从未严肃对待,一直欠缺认真的教育,致纲纪废弛而已。

遗憾的是,近年竟真的有不少公务员在被人误导下,罔顾了香港的现实,曲解了公务员政治中立的基本原则,混淆了公职及普通打工仔身分,更甚至卷入了损害香港前途、危及国家安全的漩涡,以至招来了一向处处迁就香港的中央政府,要推出基本法第104条的“2.0 加强版”--港区国安法第六条,作出额外提醒:“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在……就任公职时应当依法签署文件确认或者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因而,拿受公务员雇佣合约约束的服务条件的更新或因环境变迁需取消公务员职位而遣散的例子,与要求公务员承担宪制责任相提并论,“讨价还价”,已完全不切实际;再来争辩同不同意现职公务员宣誓或签署声明,更完全没有意义。须知港区国安法第6条已成为终审法院也无权干预的法律。

不过,公务员队伍中出现这些争议也有好处,可提醒政府:落实时,勿一味“大石压死蟹”,应以理服人。我7月时建议过政府应明确订定处理总方针:“惩教结合,惩为辅,教为主;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对公务员队伍中存在的偏见成见谬误,应划清底线、澄清误会、及时纠偏、正本清源,使全体公务员以及公务员工会团体的言行举止知所适从、各级管理人员知所遵循、社会各界知所辨识。

较有重要意义的是,为充分彰显行动的效力,政府应打铁趁热,在今年内为全体公务员完成首轮确认。为此,在具体安排方面,宜尽量减省各部门的行政工作,可简从简,避免问题复杂化、费时失事。由于港区国安法第6条容许“签署文件确认或者宣誓”二者可择其一,除部分职责、工作场所较敏感、特殊,例如香港国家安全委员会、警务处国家安全处、律政司、行政长官办公室等公务员,不论首长级或非首长级、高或低级、纪律部队或文职均须宣誓外,其余一律只安排签署声明文件并存盘即可。

当局为此应订定一恒常制度,规定全体公务员必须在一年一度撰写考绩报告之时或在署任、晋升、调职、转职前进行例行确认。声明或誓言内容可基本统一,除非确有特殊需要,才作适当调整。政府并须声明,任何一个确认形式,其法律效果均等同。此外,因多个部门有不少非公务员合约雇员,执行的多是与公务员相同的职责,广义上同属公务人员,当局在作有关安排时,不应勿略他们。期望特区政府藉这次适度的处理,得以逐步建立一支有向心力,对社会有归属感和承担、有国家观念及国际视野,能助力香港走出困境、再出发的公务员队伍!

Sebastian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