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政法委书记披露!黑老大多次当选人大代表“漂白”身份

9月28日,全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第5次发布挂牌督办的已办结重大案件。会上通报了天津颜锦案、黑龙江于文波案、贵州杨进生案和新疆祝秀春案的具体情况。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在通报中,有多位“黑老大”都违规谋取政治身份以“漂白”自己。


盘踞呼兰16年的“于区长”

于文波是哈尔滨市呼兰区涉黑涉恶“四大家族”主犯之一,在当地横行了16年。今年8月,于文波获刑25年。9月28日全国扫黑办的这次发布会,首次对于文波案进行了详细披露。

首先是于文波多次违规获得政治身份。

黑龙江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张安顺通报,2004年以来,于文波隐瞒其曾被刑事处罚情况,“漂白”身份,违规多次当选呼兰区、哈尔滨市人大代表。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曾刊文称,于文波在当地被称“于区长”,当地可能有人不知道在任区委书记、区长姓啥名谁,但是没有人不知道“于区长”大名。

其次,于文波还以民生要挟当地政府。

2008年10月,哈尔滨最低气温已到零下,本已集中供暖,但于文波为了让旗下的热力公司获取政府补贴供暖费差价,指使公司员工以锅炉故障为由对附近3个小区停暖,导致群众3次封堵呼兰河大桥请愿。

“以民生要挟政府,在冬季强行中断供热,引发群体性上访,社会影响极坏,群众深恶痛绝。”张安顺通报。

此外,于文波还先后开办了12家企业,采取暴力胁迫、威逼利诱、贿赂公职人员等手段,非法垄断呼兰区供热、保洁、清冰雪等市政项目,违规获取财政补贴和16个建设项目,不按规定缴纳土地出让金,虚开增值税发票、拖欠税款,造成国家税费大量流失。


△于文波名下企业

第三,于文波的“保护伞”涉及包括区委、区政府在内的20余个部门。

张安顺指出,于文波利用非法所得给犯罪组织成员发工资、奖金、补助,甚至贿赂政法干警“平事”,使犯罪组织坐大成势。

为寻求非法保护,他还大肆拉拢腐蚀公职人员,其“关系网”和“保护伞”涉及呼兰区委、区政府,以及区公安、国土、税务、住建等20余个部门,严重污染当地政治生态。

发布会透露,于文波案共查处涉黑腐败和“保护伞”191人,其中厅局级3人、县处级78人。

有“政治身份”的遵义“杨疙瘩”

遵义杨进生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的情况也是首次披露。

杨进生小名杨四,绰号杨疙瘩、老母猪。他堪称遵义商界“名人”,先后组建了遵义恒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遵义恒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多个子公司,其公司开发的位于汇川区人民路与沈阳北路交会处的恒通御苑楼盘,曾是当时遵义最贵的楼盘,几年前的房价就已突破万元大关。

贵州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时光辉在发布会上介绍,以杨进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盘踞遵义中心城区,以组织影响力为依托,谋取政治地位“漂白”身份。

杨进生本人先后当选区、市、省三级人大代表,区政协常委,区、市工商联副主席,还操作其子当选区人大代表、组织骨干成员当选区政协委员。

该组织以亲属关系为纽带,依托“漂白”的身份,通过送钱送物等各种方式,拉拢腐蚀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充当“保护伞”,并在房地产、非法放贷等领域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


时光辉介绍,该案调取查询冻结杨进生等人在北京、上海等地股票账户100余个、房产5000余套、银行股权4家、银行账户2048个,共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资产60亿余元。

今年5月15日,遵义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杨进生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6月30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还有48名“保护伞”“黑后台”立案调查,42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13人被移送司法机关。

穿长袖遮纹身的天津“四哥”

与上述两位谋求政治身份的黑老大不同,天津黑老大颜锦是用社会身份来“洗白”自己。

颜锦现年48岁,绰号“四哥”,15岁就因打架被少管,曾是上世纪80年代天津有名的流氓恶势力“河西六少”张德友的得力手下。后张德友等五人均被判处死刑,颜锦被判处无期徒刑。

多“进宫”的传奇“江湖”经历和20多年的监狱生活,使颜锦逐渐成为“圈子”中的“老大”。

但作为黑老大,颜锦一直是以成功商人的形象示人。

据颜锦身边人讲,他曾向多所学校资助助学金,还在中西部省份设立爱心小学,甚至被一所高校授予过“教育贡献奖”。为了不让自己胳膊上的纹身显露出来,他在酷暑天气中也要穿长袖衬衣。甚至案件公开后,颜锦居住的小区物业、邻居都不知道自己身边住着一位“黑老大”。

天津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赵飞在发布会上透露,为刻意规避容易滋生黑恶的一般行业领域,颜锦还专门成立了一家体育公司藉以掩饰自己的“黑老大”身份。


颜锦犯罪团伙成员多为刑满释放人员,其中7人曾被判10年以上或无期徒刑的重刑,他们往往不需要采取硬暴力手段,依靠多次被处理的恶名就能对受害人产生巨大影响。

与此同时,颜锦团伙还通过多年经营建立利益网络,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赵飞通报,该案共立案审查调查了14名“保护伞”,其中厅局级1人、处级7人,北辰区委原常委、公安分局原局长刘子让就是其中之一。

天津市纪委监委曾通报,刘子让接受颜锦请托,收钱抹案,并指使办案民警帮助颜锦及其成员逃避刑事追究。

今年7月31日,颜锦被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5年。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