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评会》温凡:【正视问题才能解决问题】

近日,社会大众关于香港司法机构的争议不断出现,甚至连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都亲自下场,发表长达13页的声明。近年来社会风波不断,普罗大众对于社会分歧议题已经司空见惯。但不分立场地对于香港一直引以为傲的司法系统的批评,却是鲜有先例。此情此景,不由得让人问一句,香港到底怎么了?

其实问题的症结,马道立首席法官在声明之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司法机构绝不应该政治化。”但需要注意的是,司法系统也是由人组成的。而只要是人,就不可避免地受到各种倾向的影响。我们诚然都相信香港的司法系统是由全球顶尖的专业人才组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全部是生活在真空中的“机器人”,没有一点思想或者政治倾向。这种人性中天然的倾向就需要制度来指引及监督。

事实上,现有制度中也的确有关于倾向性的指引:正如《法官行为指引》中关于“大公无私”的条文所述:“法庭要秉行公义,而且必须是有目共睹的。法官除了需要事实上做到不偏不倚之外,还要让外界相信 法官是不偏不倚的。如果有理由令人觉得法官存有偏私,这样很可能使人感到不公平和受屈,更会令外界对司法判决失去信心”。令人遗憾的是,抛开在过往案例中,法官是否在事实上做到不偏不倚这一判断不谈,在外界是否“相信”法官不偏不倚这一问题上,其答案在今日的香港是要打上一个问号的。 不信试看“高尚情操”或者“优秀细路”,不论从判决结果还是判词来看,其带来的社会观感是两者均具有一定的倾向性。

与此同时,近日社会较大争议且遭遇大量投诉的判例事件,其处理也显然缺乏透明度。“高尚情操”也好,“社会栋梁”也罢,这些社会争议事件的处理结果都只是让当事法官暂不参与类似背景案件或者直接调离其他岗位了事。以一般社会大众的视角来看,这一处理无论从过程的透明度还是结果的公信力,都难以完全令人信服。

然而,面对社会的质疑,司法届人士还是以“司法独立”为挡箭牌,强调“绝对”的独立以及“绝对”地不受外界干扰。正正如马官声明中所称:“司法机构强调,量刑是一项司法职能,由法院独立行使,亦是法院专有的职能。”

在这一系列的“绝对”以及“专有”的决绝回答面前,一切改革的空间似乎都被直接否定。甚至连英美国家都已经成形、并且运作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量刑委员会,在香港的专业人士面前,亦连讨论的空间都没有。如此说来,司法系统岂不是成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如若任何对于该体系的质疑都只能循此体系内部的流程进行,那麽修补社会公信力又从何谈起?殊不知如果现行机制运行良好,所有问题均可得到妥善解决,则社会争议又从何而来?更何况量刑委员会可以跟现行上诉机制并行不悖,其在成员选择上亦可以向社会大众广开大门,此举正可提升司法机关的透明度,挽回市民对法庭的信心。

毋庸置疑,一地的司法制度之所以对当地社会产生深远影响,除制订的具体法规以及背后的思想和信念模式之外,还涵盖整个司法架构,处理新问题所应用的法律风格和程序,与法制有关人员的任职、培养和训练制度(普通法地区的司法部门更独立于行政机构,法官任职期更长,对解雇的限制更多等)。普通法与大陆法移植至世界各地之后,这一切大多被后世承袭,变动缓慢。但这绝不意味着司法制度可以固步自封,拒绝一切变化。社会对于司法制度的某些部分存在一定的质疑或者提出建议,也不应一味拒绝,更不应被理解为动摇司法独立基础。

古语有云,公道自在人心。当社会关于司法系统的疑问已经是客观事实之时,因循守旧不会解决问题,正视问题才能解决问题。面对巨变时代,社会整体其实都要思考,我们需要一个怎样的香港?新的香港需要怎样的司法体制?

《青评会》成员 – 温凡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