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15岁爱犬家中安详离逝  郑秀文安仔发长文伤痛告别

R.I.P

许志安与郑秀文(Sammi)的15岁爱犬“Lucky”,因为高龄关系身体机能逐渐衰退,今年6月开始情况转差,失禁兼脚软,其间Sammi和安仔悉心照顾,安排减痛物理治疗,甚至陪牠瞓客厅地下等,伴着牠走埋余生,做足好主人本份。日前“Lucky”喺并发症下,安详咁喺许家离世,两公婆喊完后,伤感地尾随宠物善终车,默默无言送“Lucky”最后一程。今晚Sammi跟罕有出post的安仔,不约而同喺社交网发文公布爱犬离逝消息,Sammi更发长文抒发心情,一字一泪,感慨“生有时,死有时,欢笑有时,哭泣有时!”至于安仔虽然只短短留下:“我爱你,多谢你”六个字,但字里行间都感受到他的痛!

Sammi好锡Lucky,仲抽更多时间陪伴着牠渡过余生。

安仔对住Lucky眼神,尽在不言中。

Sammi留言说:“Lucky火化了。Lucky早前在家中安详去世。牠有一颗善解人意的心,仿佛要让我完成九月份手上工作,才正式告别我们。抱歉并没有马上跟大家说,需要一点空间去适应失去Lucky的事实,并静静地完成火化。感激你们(网民、Fans、朋友)曾经给我们很多鼓励,而且曾为Lucky大大力加油!

Sammi同安仔(不在图内)喺Lucky晚期,不停奔走为牠安排最好治疗,系个好主人。

屋企冇咗Lucky令Sammi相当失落。

我脑海偶会出现牠呼出最后一口气的景象,死亡如此的直接,可幸死亡却又来得如此的安详。Lucky在牠感觉最有安全感的家中安详离去,牠死后,我们一直跟牠说话,抚摸牠,抱着牠,感受牠身体的最后余温。非常感激跑马地兽医doctor Hilary和姑娘们对Lucky多年照顾和医治。

Lucky已安详地去咗彩虹桥玩乐。

 Lucky的死亡令我联想到人生,我个性从不悲观,但感触偶尔𩙪升。Lucky走后,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刚发生后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失落,有心理准备牠会有离去的一天,并不意味可减少永别的痛。从难受到接受,现在,我会乐观地想‘牠已经不再被病痛折磨’从笼牢解脱,我甚为牠的解脱和幸福的十五年而高兴安慰。默默回想Lucky的一点一滴,牠已经不在家,牠的精神灵魂却存留家中每个空间。回想牠六月开始,身体一步步走下坡,但牠一双眼睛却依然满载生命力,逐渐瘫痪并不能阻止牠对家中所有事情的永远好奇和跟进。不过因着疫情,我们能用上百份百时间在家陪伴和照顾牠,这一刻回望,彼此也无憾。人的能力再大,也主宰不了生死。生有时,死有时,欢笑有时,哭泣有时。圣经说:万物有时。我深信,人间一切,万物有时。Lucky现在已经不再有病痛折磨。

Lucky去世当晚,我们也安排了宠物殓葬公司接走Lucky,当安仔把Lucky搬进一个殓葬公司提供的箱子,那一刻,我们和工人姐姐都忍不住哭。看着Lucky被搬进有冷冻设备的车尾箱,然后被毛巾全身覆蓋一刻,内心激动难受,感受到诀别的痛苦意义。我们开着车一路跟着Lucky的冰柜车,沿路上陪伴着Lucky。这一程车也是牠跟我们人生最后一段路,这一程车沉重而不舍,空气也像死了......抵达殓葬公司时已经是凌晨一时多,Lucky在一个箱子里侧躺着,骤眼看来像熟睡了的孩子,我有那么一刻在想:‘如果牠只是在熟睡,那多好,如果生命可以重来,那多好!’但生命;终究只有一次。天父已经给予了我们和Lucky最美好的十五个年头。

想到两年前我们曾经在这殓葬公司火化了屋苑里的一只年老猫咪Coco,Coco跟Lucky是彼此认识的朋友,这一刻,Coco大概已经站在彩虹桥边,迎接Lucky。

而进行火化那天,火化前我们可以在一房中跟牠共处三十分钟,Lucky躺在小木床上,前肢被悉心摆放成自由奔驰的姿态,(我相信Lucky会喜欢这个pose,德国牧羊向来热爱奔驰)牠全身的毛也被梳理得特别柔顺,双眼微合,表情非常自然,像没有发出呼吸声的熟睡,身体被淸理得有股幽香,关节的伤口也被专业地清理盖掩,我们轻抚著牠,身体是冰冻的,但不特别僵硬,我看着一动不动的牠,多么渴望牠的眼珠会再次晃动,鼻孔再能呼气,哪怕就只有一吓......我甚至忽然闪过一个画面,有一天我也会如此躺着, 安静地接收活人的眼涙和伤悲。死亡是人生的必然,我从不忌讳,迟或早而已。

生有时,死有时,万物有时,大抵连按下火化掣的时间,天父都精准计算了。在火化室里按下火炉掣的一刻,除了哭,就寄望Lucky在天国开开心心。纵使哭,但我不忘记,牠喜欢家人快乐,你我也知道,狗的情感是那么的细腻敏感和善解人意,我们快乐,牠们就会快乐哦!

 

郑秀文上载爱犬相,发千字文抒发失去爱犬的伤痛。而许志安短短留下:“我爱你,多谢你”六个字,也感受到他的不舍。

虽然这阵子我自己也有一点点沮丧心累。但我答应Lucky,会快快恢愎,向前行。牠曾经带给我们这个家的爱,足以承载我们往后的日子,在牠被火化成最后一道灰烬时,这份爱将会升华并烙在心𥚃,永垂不灭。火化完,我们小心翼翼把牠的骨灰带回家中。牠会安息在家里。骨灰瓶里,不仅仅是一堆骨灰———而是Lucky一份永远被封存保留的爱。

#谢谢你们容许我以长长的文字纪念Lu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