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评会》温凡:【香港应向深圳学习什么?】

从一个GDP将将2亿的小渔村,到今日GDP接近3万亿的中国创新之都,深圳特区四十年来的发展故事,无疑是中国梦的最佳注脚。

曾几何时,与深圳一河之隔,一衣带水的香港,也是风云际会的世界性大都会。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香港也就一直为深圳的发展提供大量的资金、人才以及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然而沧海桑田,近年来香港却饱受政治风波的困扰,整个社会缺乏共识,大有深陷泥淖之感。深圳也于2018年在GDP上超越了香港。

笔者认为,香港至少有几下几点可以从深圳四十年发展经验中学习。

首当其冲的便是“不争论”的精神。遥想当年,姓资姓社的争论也曾经困扰过深圳的发展。作为中国最早成立的经济特区,当时的中国刚刚从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挂帅中走出来,极左思潮在社会上仍有很强的影响力,对于资本主义仍是避之不及。1992年,邓小平以88岁高龄“南巡”发表视察南方谈话,坚决回击了对深圳改革的质疑,彻底终结了一系列的政治争论,使得深圳重新回到快速发展的轨道上来。毕竟“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反观近几年的香港,却有一种令人恍如隔世之感,曾经最自由最有活力的国际都市,却深陷身份政治的泥潭之中挣札。各路逢中必反的政治势力操弄著社会舆论,使得真正可以惠民的经济政策也难有发挥的空间。政府的政策,轻则横挑鼻子竖挑眼,重则煽动黑暴上街破坏。更有甚者,成立了所谓的揽炒势力,不仅不求发展,甚者想要让全体香港市民同归于尽,共坠深渊。今时今日的香港,不要说“不争论”了,简直就是“必争论”,如此社会气氛下,社会又怎能平稳前行、发展?

其次是对创新的强调与追求。无论是制度上的创新,还是科技上的创新,深圳都实践了“敢为天下先”的特区精神。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深圳已经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科创中心。腾讯、华为、中兴等大型科技企业的成功,正是最好证明。同时在制度上深圳也不断突破创新,不论是90年代的国企改革,还是最新前海自贸区的改革试点,深圳都在不断突破中寻找新的成长点。

香港则产业发展过于单一。自从八十年代,香港成功转型发展金融服务业开始,本港就形成了严重的路径依赖。国际金融中心的成功使得香港屡次错过发展科技业的时机,科技园同数码港转型为大型地产项目就是最好的例子。本身具有多所世界领先大学的香港,却在科研创新企业上乏善可陈。二十几年过去,香港还沈浸在国际金融中心的旧梦之中。

第三点是开放的心态。“来了就是深圳人”这句响亮的城市口号,深入人心,给人以周公吐哺天下归心之感。实际上自从八十年代开始,深圳就开始吸引全国各地人才流入。时至今日,深圳已经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移民城市,每年均有30-50万新增人口流入。对于人才的重视以及优厚的待遇,全国人才济济 “孔雀东南飞”,也就不足为奇了。流入的人才也为深圳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反观香港,保护主义盛行,面对外来的人才竞争,非但没有想过如何引入,反而一味想着如何保护本地,对外来者极尽打压排挤之能事。揽炒派甚至提出了“光复香港”的口号,希望将所有的内地人才驱离。殊不知这种以身份政治作为幌子的狭隘思想与行为,到头来只会拖累香港的长期发展。香港的上一次腾飞离不开上世纪中叶开始输入的“南来”人才,本世纪香港若想再出发,也同样需要打开心胸,广迎天下英雄。

韩愈《师说》有云,圣人无常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香港曾经是深圳快速发展的模板与学习的对象,40年过去时过境迁,香港是时候以深圳为师,重新再出发,共同建设大湾区的美好明天。

《青评会》成员 – 温凡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