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级半慎入。一个爱狗爱到无人信的故事 洛威拿狗公真系好难搞

上期讲了咁多,人类与毛孩子,恩恩怨怨。狗狗继续牵引我,令我想起我自己及老友,与狗毛孩的故事。

撇开毛孩,不开心故事。讲返一个,爱毛孩,爱到人人不信,但是绝对,是事实,的小小故事。我有个,六十年老友,系早前好多期前,曾经出现过。佢叫九哥,从小住在,唐楼天台屋,与唐狗狗长大。所以他的乳名,就叫狗仔。九哥哥,爱狗狗,就一定是必然呀,更是自小,给狗狗,陪育出来呀。

九妈妈讲,“我生了九仔,当年要吃饭,他一出世,我就要落床,揾条孭带,揹住他,去街市卖菜。落到菜档,就随手把九仔放落地下。流浪狗狗,就跑来,与我刚刚,出生的九仔玩喇。可能有D狗妈妈,又有奶头奶水,九仔有冇啜到狗奶奶,我卖菜卖到,都睇不到呀。我俩公婆,叫佢做阿九,都近六十多年哪。”

年青时的九哥。

年青时的九哥。

我小强识咗九哥,亦近六十年,今天应该改口,叫他狗伯伯喇。可能狗伯伯,与流浪狗长大。所以从小到大,九哥哥,就好似狗狗一样,好有义气,又好烂玩。他的义举,实在太多。今天,只举一件。我们廿岁,刚出头。竟然有个兄弟,说他亲哥哥,被白粉毒害,妻子跑掉。兄弟的亲哥哥,带住5岁不够亲生儿子,睡在庙街,麻雀馆门前的街头。瞓在街上,睡纸皮,盖纸皮,食他人舖头的冷饭骨头。那个兄弟自己行古惑,不方便照顾。竟然走来,叫九哥哥,帮忙带大他姪儿。

九哥哥,廿岁刚出头,二话不说,只讲一句义气话: “好,我带他。”英文字母可能都数不齐,不懂英文的,狗哥哥,不只带大,白粉毒人的流浪孤儿,更帮孤儿,改了个英文名,叫做simon仔。这还不只,没有多少年,孤儿爸爸在监牢里死掉,警察叔叔,拍九哥哥大门,找 Simon 仔,请西门孤儿,去赤柱监狱,接返爸爸遗体。如无人接,就抛弃沙岭,无主坟场,作永世孤魂哪。孤儿Simon大声,对住差人讲: “佢都无养过我一天,佢唔系我老豆,我唔会接他。”九哥哥苦劝simon仔: “这个人始终都是你老豆,他生前无养过你,但系好歹都是,你亲生父亲,他好过你老母,把你遗弃在街头。他只是被毒品祸害,上咗毒瘾,没能力养你。怎样都好,我揾兄弟筹款,夹个棺材套餐。你出面认领遗体,出力上山,我们兄弟,一力承担,你老豆后事。”

就这样,我们一班人,走埋一齐,每人出几元至百元,夹了差不多,近一千大元。在红磡公众殓房门口,抬了西门父亲的棺材上车,十条义士左右,浩浩荡荡,上到和合石,简单不堪,草草埋了,白粉毒人叔叔。当年当时,看到隔邻右左,其他出殡行列和我们相比,我们十足十,拍摄紧电影,无奈是儿童乐园,荒谬的话剧。

养洛威拿狗公真系好难搞。

养洛威拿狗公真系好难搞。

讲完九哥哥的义举,他与我们,一起生活大半生的悲喜生活,真是罄竹难书哪。都是讲番,狗毛孩故事,否则就越扯越远喇,结束不到呀。话说九哥哥 ,由小童跟妈妈卖菜,到少年时,帮发行商,送报纸。到自己,建立沙田区,送报纸系统。生活开始,好起来。买咗窝打老道山,万基洋厦,一家安居。不知是否,住到洋楼思洋狗。或是自己生得,不够高大威猛。就买咗一生人,最喜欢的番狗,洛威拿,大大只的凶猛恶狗。洛威拿仔从小小狗仔,越养越大件,那只洛仔企高好高大,狗儿重量,都是九哥哥,一至二倍。洛仔到咗,狗青年的时候,就是年青力壮,的青春期,梗系食饱饭,没事做,就想搞嘢啦。洛仔的生殖器,连睡觉时,都常常都挺到,直一直。见到枱又擒,见到櫈仔又擒擒。见到九哥仔仔女女,老婆,都又磨又擒。出到街,闻到血腥味,就好似狗淫魔一样,全个窝山狗狗,都怕咗牠。搞到九哥哥,非常好尴尬,怎样解释,儿女知,都没有用。

九哥左想右想,终于想到好方法。有一天, 趁全家没有人。九哥把心决定,用自己只右手,五只手指,加上凡士林润滑液。帮自己,心爱的洛威拿毛孩子,解决青春期的性欲问题。九哥五指山,不断帮洛仔,上下摇晃,搅了不到五分钟,洛仔生殖器,就好似澳洲火山,不断喷出,熔岩的液体,又稠又黏。牠竟然,喷了二十分钟。真是泻满大厅。洛仔事后,四只手脚,紧紧捉住,九哥哥,超逾一个钟,不愿放开。当九哥哥,将帮洛仔,解决生理问题,说给我知。他的面容,流露出,慈爱父亲的开心。

爱狗爱到他个田地,我真是无话可说了。怕讲出来,都无人信。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