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师, 你是在故意令学生变成小丑吗?

 

近日有一位老师因在教学上宣扬港独而被取消教师资格,此事却被反对派人士抹黑成白色恐怖。

笔者身为香港学生,觉得这位教师不适合继续当教师,并非单单是因为其“播独”的行为。该名教师的教育方式根本就是香港学生成长过程中的毒药.

首先,该名教师向学生灌输言论自由的定义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随心所言和表达诉求,更说言论自由的作用是使社会变得进步。该名教师很明显是在误导学生,务求令学生变成不识大体、不懂人情世故、没有大局观的井底蛙。

笔者回忆起几年前的某场丧礼上的一件“小事”,当时有一位出席者在丧礼上举黄雨伞,更大喊“我要真普选”的口号,使死者家属非常不满。令笔者大开眼界的是,该名举黄雨伞人士谴责死者家属打压他表达诉求的自由,又说在丧礼上举黄雨伞是为香港好,觉得死者家属不允许自己表达政治诉求是打压言论自由。

很多人觉得该名出席者实在太不尊重场合,更不尊重死者及其家属,大家从此都不愿意再与他有任何来往。这名出席者一定是跟着老师的言论自由定义,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随心所言和表达诉求,所以才会在别人的丧礼上表达政治诉求。
虽然他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这样做是捍卫言论自由,但很多人都在背后耻笑他当天的所作所为,笔者觉得他当天的事蹟为绝对会“流芳百世”。
究竟他在别人丧礼上举黄雨伞能使香港社会的哪方面得到进步呢?

此外,有不少老师觉得国歌法是恶法,认为香港人有不尊重国歌的自由,能够在公众场合嘘国歌才符合言论自由。笔者认为这种思维害死了香港学生,使香港学生成为国际舞台上的跳梁小丑。

或许大家会觉得笔者说得太夸张,但大家先听听以下的比喻吧!假设有一位小孩在公众场合用不堪入耳的粗口辱骂自己的父母,大家会觉得这位小孩是社会的进步典范并希望自己的小孩向他学习,还是会觉得这位小孩很没教养呢?

香港教师居然希望把学生教育成这种难登大雅之堂的跳梁小丑,这究竟是什么居心呢?更可怕的是香港教师教出的学生不是一般的跳梁小丑。

香港教师常常说自己会训练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但在很多议题上对持相反意见的学生进行道德绑架及批评。笔者记得中学时的某位老师说某姓刘的罪犯是推行民主中国的人权斗士,要求大家一定要把这位刘先生当成伟人般看待。笔者当时质疑这位刘先生希望中国分裂成12个国家的动机,却被老师责备,说不支持刘先生的人都是没人性。

香港教师训练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就是不让学生有独立思考能力,一定要学生完全跟随自己的思维模式,不允许学生去质疑自己。

香港教师把学生教成一群不懂思考的跳梁小丑,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跳梁小丑。试问一群不懂思考的跳梁小丑真的能成为香港未来的社会栋梁吗?“豆腐渣”栋梁也是栋梁。

老师,你是故意令我变成跳梁小丑的吗?


李柔然 香港大学学生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青年部理事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