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单亲妈妈愁困疫厦 偕两女搬到㓥房

单亲妈只愿爱女健康成长。

“一度想过自杀跟随亡夫,但想到还有两名女儿,不忍心抛弃她们……”昔日一名广东“打工妹”,与香港厂商相恋成婚,育有两名可爱女儿,让人欣羡不已,岂料霉运骤然而至,丈夫生意失败后证实罹患肝癌,短短两个月猝然辞世,为了照顾女儿来港定居,栖身狭小㓥房省吃俭用,近期更因5名邻居确诊新冠肺炎,终日活在惶恐当中,“但愿爱女健康成长,别无所求!”

单亲妈妈黄晓兰为长女整理衣裳,尽显母爱。

独力照顾13岁长女和5岁幼女的35岁单亲妈妈黄晓兰,日前在深水埗福华街135号“疫厦”㓥房内,翻看亡夫生前拍摄的照片,不时笑逐颜开:“老公以前很肥,后来染病变瘦”,长女闻言立即反驳:“不要乱说,爸爸最靓仔!”晓兰连忙点头称是。

搁下相簿,喝口热茶,晓兰让两名女儿挤于床上玩耍,细述往日欢乐和当下痛苦。她透露,自幼在广东湛江贫困家庭成长,因父母重男轻女,小学毕业后被逼辍学,当上童工供养胞弟读书,“15岁前往工厂上班,出发前很害怕,不断哭泣”,随后克服恐惧努力工作,及至05年在东莞认识一名在当地开设工厂的港商,其后在内地结婚,先后诞下两名女儿,生活惬意,其后丈夫生意失败,债务沉重,无奈转职中港司机,但无阻夫妇恩爱,“丈夫知道我喜欢蓝色玫瑰,经常送赠给我惊喜!”

单亲妈妈黄晓兰为长女整理衣裳,尽显母爱。

纵使家道中落,一家四口仍然愉快,但晓兰说好景不常,丈夫16年11月开始出现病痛,内地医生判断为胆囊炎,惟药石罔效,翌年3月返港求医,证实罹患末期肝癌,她随即来港照顾丈夫,没料两个月后身亡,家翁亦于同年12月病逝,其居住的公屋单位被房屋署收回。

饱受丧夫打击的晓兰,当刻有意寻死,与亡夫在阴间相会,但想到两名年幼女儿孤苦无依,决定振作起来,打算一家长居内地,未几发现在港出生的女儿,在内地上学须支付高昂学费,于是申请移居本港,其间安排女儿申请综援和入学,并暂住香港友人家中,约3年前获发单程证后,随即租住深水埗北河街一个㓥房单位,居住约一年后因鼠患严重,于是搬往现时居住的㓥房。

由于女儿尚未成年,晓兰没法外出工作,一家三口唯有依靠约12000元的综援过活,扣除每月4900元的房租后所剩无几,幸有朋友相赠旧傢俬及电器,平日为了节省开支,炎夏也不敢开启房东提供的冷气机,“只开风扇,每月电费也要600元,负担不起!”生活困苦,加上对亡夫的思念,晓兰内心郁结导致长期失眠,除了要服用中药调理,偶尔会饮用朋友相赠的红酒才能入睡。

日子难过,但总要过,晓兰说庆幸就读小学六年级的长女十分孝顺,不时协助洗米煮饭,尚未明白父亲已经病逝的幼女亦很乖巧,让她感到安慰。墙壁上多张家庭合照,以及三母女农历新年期间以开心果壳制作的装饰品,显见母慈女孝,此刻晓兰特意介绍身旁一盆长女赠送给她、作为生日礼物的塑胶兰花,又盛赞对方冰雪聪明:“她知道爸爸喜欢送花,所以跟随;选择塑胶花,是方便保存;挑选兰花,是因为我的姓名有‘兰’!”

女儿健康成长,早日获批“上楼”入住公屋,外出工作自食其力,是晓兰的下半生目标,但近期居住的唐楼接连有5名邻居确诊新冠肺炎,当中包括7岁小孩,让她终日忧心女儿染疫,失眠情况又再加剧,唯有借酒浇愁,夜深半醉之时祈盼女儿安康,已不敢再有其他奢望。晓兰的内心焦虑,或许只是基层单亲妈妈困苦处境的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