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被巨大舆论困扰曾有寻死念头 张继聪:更坚强嘅人都好难受

阿聪最后想明白,不能放弃自己生命,而是要放弃自己的执著。

张继聪接受港台节目《音乐说》访问,详谈个人成长与经历。阿聪由5岁起参演剧集,童星出身使他自小就懂得分离戏剧与现实。直至中五毕业,他选择以戏剧作人生规划,报考香港演艺学院。年少的阿聪将心神全都放在戏剧课堂上,“上歌唱堂,我同黄华丰老师互相放弃对方,头两年我唔钟意唱歌,直情可以话系敷衍同冇廉耻。”

张继聪接受香港电台第二台音乐节目《音乐说》主持王耀祖访问。

直至一次失恋,阿聪才与音乐结缘,自始爱不释手,“对后生嘅我嚟讲,经历失恋系好(大)冲击。我同白只真系好兄弟,因为佢都一齐失恋,我哋两个组咗个‘治疗小组’,一齐拎住结他喺后楼梯又弹又唱,好快我就开始写自己嘅歌,后来仲会去酒吧表演。”他拣选了杜德伟的《无心伤害》来回顾这段音乐启蒙时期,他指当时深受台湾音乐影响,特别是此曲开拓了他对R&B音乐的认识。

歌手身份入行的阿聪,年少时其实只爱演戏不爱唱歌。

自此,阿聪在歌唱堂的态度180度转变,连老师都认同他别具潜质。阿聪的出道可谓相对顺利,在学时期的创作已获唱片公司及歌手垂青,当中有郑秀文的《Try Again》及陈奕迅的《防不胜防》,成为入行契机。即使中途目标转战唱作歌手,阿聪则从未想过会当上流行歌手,“我觉得独立歌手好型,当时我都系谂住出到一百张唱片,信和有得卖已经好劲。”

阿聪被巨大舆论压力困扰多年,曾经萌生寻死念头。

回想最初结婚,阿聪直认是其人生低潮期,“当时系一个困境,同时面对好多压力。一个廿几岁男仔结婚,有小朋友,本身都够大镬,仲要日日被人指指点点,更坚强嘅人都好难受。”当时经常被传媒追访,被巨大的舆论压力困扰多年,令他萌生寻死的念头,“我有谂过死,𠮶时(被)迫到一个位,我一系死,一系改变自己谂法。最后谂明白,可以唔系放弃自己生命,而系放弃(介意)人哋对你嘅睇法,放弃自己嘅执著。我由26岁开始面对,去到30岁先释怀。”

阿聪同老婆仍有爱情,亦需经营,有时会出去拍拖。

回想被狗仔队跟踪,阿聪坦言伤痕累累,“其实只系一家人带个仔出街玩,familytime,一见到有车跟,我唔知点面对又要被人写咩。经历过后,我深明文字真系可以写死一个人。”后来他慢慢学懂放下,调适自己的想法,甚至会与狗仔队记者聊天,对方更坦白只为交差,向他致歉。

阿聪面对青春期的囝囝张瞻,开始改变沟通方式。

阿聪以李逸朗的《水》概括跟太太谢安琪的相处之道︰“好多人觉得婚姻系由爱情、激情,演变到感情。我认为婚姻好似水咁,水系必须。我同老婆仍有爱情,亦需经营,有时都要出去拍拖。”儿子踏入青春期,谢安琪难免感到担心,而阿聪却认为转变十分正常,“而家个仔青春期,我都开始改变(沟通方式),会更认真同佢讲男人嘅承担,仲有价值观。男仔系要多磨练,我会揸电自行车送佢返学,个过程好玩啲,佢亦冇得玩手机,都系一个family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