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疫札记

 

上次孔老二兄说到 "礼" ,但我仍不甚明白,祇得厚着面皮再请教:"老外不是常常把polite挂在口边吗, 怎会缺“礼“呢?"

孔老:"非也,非也原来你真系蠢到如此,我讲的“礼”,老外叫做 ritual, 不是对人,祗在祭神敬鬼才用,polite才是对人用的,叫做“礼貌”,礼祇有个貌,即系话祇有样子,冇实质的礼,明未?"

"还有,礼在生活中无所不在,处处都在,所以市城市环境,建筑空间都要按“礼”的要求来规划,老外除敬神祭鬼外,从不考虑这些的问题。再不明,就真系儒子不可教了也!"

说到这里,我以为孔老又要 bye bye 赶我走了。谁知他越讲越长气,愤愤地说, "可惜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礼“文化到了鸦片战争,洋为中用,或全盆西化之后便没落了。"

我安慰他说,"不用担心,你老不是说过“礼失求之野吗?现内地有不少不斤斤计较金钱利益的内地学者纷纷走进少数民族地区去研究民间建筑传统上的“礼”。"

孔老见我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蠢,抖起精神问我,"你说你是研究建筑的,重话写过几本老外的历史建筑,你老老实实话我知,老外建筑有没有存在我说的“礼”。"

我,"不敢说,更不敢在你老面前造次。"

孔老说," 不用怕,我不是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吗?我不是什么都懂,当年我周游列国推广”礼文化“便遇到很多困难,同样地,今天我的学院在欧美各地又话要被sanction, 真倒霉,好心又再遇到雷劈,真不明白,究竟,老外脑袋细胞有没有可接收我教化的基因。"

我说:中西文字都有它们深逐的文化意义,那中文表面地去诠释英文字的文化意义往往差之毫厘,缪之千里,以您说的 “礼“字为例,用鬼佬的 ritual 加上 politeness来解释还远远不够。同样地,把老外的 democracy诠译为“民主”也是狗屁不通,所以中文也好,英文也罢,未弄清楚和找到那文字深藏的文化意义的代用语前,不可乱用。"

孔老:"你说了一大推仍说不出问题所在,我们三千多年前的祖先己把这问题搅清楚了,好喇!既然如此,再先问问你一个更简单,更基本连在读卜卜斋都懂的问题开始吧!" 


"Okay? 老外说的freedom和“民主“及“专制”有什么关系?"

我:"民主是有 freedom, 专制就冇freedom囉!"

孔老:"那你知不知什么叫“民主的专制”和“专制的民主”吖?"

我:"不知道,我祗知道什么叫“历史建筑“和“建筑历史“,这方面,我十分清楚,己经写左几本对外的书,现在还在写英国的。"

孔老:"睇来,你又不那么蠢,政治和建筑都是人类从历史沉淀出来的文化,当然有些共通之处啦。"

我:" 是的,是多年前的事了,不足挂齿的。"

孔老:" 好,现在你可不可以赏d面和我在政治题目上来一次“儒学"和“建筑学“对策吖。"

我:."....岂敢! ,岂敢! ....."

孔老续说:"之前,听你说过曾经和浙江慈城的源湘大师有过一次在城市规划上佛学与建筑学对策,是吗?"
.....

李鸿  教授 建筑师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理事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