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张艺谋新片首映 “谋女郎”刘浩存短裤美腿惊艳亮相
upload_article_image

陈奕迅陈柏宇李克勤收入近乎零 星爸谂计扑水养家

希望疫情尽快过去!

新冠肺炎爆发,令演艺界陷入寒冬,电视剧、电影尚可继续开拍,但香港现场演出的演唱会全部煞停,歌手们深受其害,收入锐减近乎零。一众星爸担起养家重责,难免经济压力倍增,陈柏宇惨呼近乎乞食;李克勤也感同身受,自言几乎大半年没有工作;就连吸金力超强的陈奕迅都自爆患上“荷包干硬化”,引发急性发钱寒,户口长期未见加号,同样遭遇的星爸不计其数。

多月来零收入下,Eason称荷包干硬化;陈柏宇自言几乎要乞食;李克勤为揾钱也决定要重新北上。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多时,至今疫情尚未受控,演艺界惨受重创,艺人与幕后工作人员被逼停工或失业,靠积蓄度难关。陈奕迅(Eason)贵为“乐坛吸金王”,巡回演唱总歌酬以亿元计,再加广告与商演,收入可谓冠绝香港男歌手,但疫情打乱工作计画,未有骚开收入暴跌,坦言户口很久没有进帐。

近月来陈奕迅只搞过网上音乐会,其他工作少之又少。

Eason自言今年只拍了一个快餐店广告及录音,到近日才出今年第一首新歌《致明日的舞》,更自爆疫情期间患了病,笑道“基本上我得了个病—‘荷包干硬化’,亦有些少急性发钱寒。我相信不只我一个,大家都有急性发钱寒。以前收入比较平均,我不知道跌了几多,但很久没见过有加号……好正常。我有积谷防饥,相信好多艺人都一样,或者全世界都有这个病,不过我今日好勇敢说了出来,借机会公开这个病。”

Eason虽然收入近乎零,但却与家人更亲近,沟通也更多。

虽则工作量与收入大减,却换来与家人相处时光,Eason指疫情对情绪和生活上有好、亦有不好的影响,他表示多了时间留在家,和家人有更多倾谈,与爱犬也更亲密。不少人疫情间留在家身形暴胀不少,Eason身形仍能保持得住,因他喜欢做运动,不时相约好友梁汉文、Eric Kwok(郭伟亮)打网球,笑称免螺丝生锈,保持关节和肌肉灵活。

陈柏宇一家三口。

陈柏宇(Jason)曾是内地夜店登台王,月赚百万狂吸金,更投资开设火锅店和酒吧,有多方面收入来源。一场疫症令歌唱事业受挫,副业同样遭殃,叫苦连天。Jason表示自1月开始已没公开演出,七、八个月没工作零收入,更自嘲“乞食咁滞”。再者,Jason与友人投资的两间火锅店,分别结业和转手收场,难逃疫情一劫。至于开设于尖沙咀的酒吧生意惨淡,Jason表示生意额下跌八、九成,咬实牙根度难关。另外,他透露原定有个关于旅游的投资计画,亦因疫情暂延。

柏宇为女儿要勤加揾钱养家,近期才有新工作。

女细老婆嫩,Jason表示日常生活开支大,每月平均使费约六位数,疫情期间估计耗掉老本近百万。经此一疫,过往花费豪爽的Jason也变得悭家,不舍得买喜欢的东西,宁愿悭自己,也不会悭爱女Abigail的奶粉钱,要给女儿最好的。“今次疫情经历很多,学识积谷防饥。幸而之前有储钱,近两个月接获多了有酬劳的工作,加上新歌推出,多了宣传曝光,希望工作量渐渐增多。”

因为疫情,克勤多了时间在家陪两个仔。

李克勤对于Jason的遭遇感同身受,因他同样由1月起近乎没有工作,在香港没收入,故稍后决定再往内地工作揾钱。其实克勤近年主要在内地演出揾银,参加内地歌唱节目《蒙面歌王》令他人气急升,之后再参加《我是歌手》第四季,节目中担任歌手兼主持,有传克勤一集价钱高达150万人民币,整个节目总收入过千万。再加上登台、商演、红馆开骚,估计每年总收入3,000万元。

克勤笑问老婆,无钱系咪可以唔为儿子开生日会?

如今所有演出煞停,收入大幅下降,为了养家克勤打算到内地工作,“儿子与太太均不想我赴内地工作,因离港工作一走便要两个月起,单是来回隔离也需一个月。大仔问我可以不去吗?我问他是不是不用食,可以不搞生日会吗?太太也不想我走,但真的没收入,养家没办法。”

苏永康抗疫期间多留家中陪儿子,享受亲子时光。

苏永康可说是圈中的爆骚王,以往每逢周末都出外登台揾人仔,几乎有华人的地方他都演唱过,每年收入估计亦有3,000万元。太太Anita在情况许可下,也会带同儿子Jazz随同老公登台,一家三口趁机旅行。但疫情全球肆虐,登台演出全面煞停,收入锐减。留港抗疫期间,苏康在家照顾儿子Jazz,享受亲子时光,他亦在疫情爆发之初,市面口罩短缺之时,召集一众好友出钱捐赠口罩,而他更落区派口罩、粮食等物资,出心出力帮忙社会有需要的人。

柏豪自言会悭自己,但一定唔会悭个女。

柏豪暂无意回内地工作,因想多点时间陪女儿。

周柏豪是公认的型男,是不少年轻人的潮流icon,成为众多品牌的宠儿,年中获邀出席大大小小的品牌活动。柏豪坦言已一年多没有参与商业活动,早前终获邀出席品牌活动而有所感触。女儿周芯悦未满1岁,以妻女为首位的他不想错过见证囡囡成长重要时刻,若往内地工作加上隔离须暂别家人多时,故须衡量工作性质。“若果在内地拍剧几个月就会做,但如果只是商演,来回隔离28日,就费时失事,要衡量过。我当然偏心女儿同老婆,不想错过女儿成长,这样就算拍十部剧都买不到(陪伴女儿的时光)。”

Tim因为收入减少,而要一家人悭住使,唔买不必要的东西。

乐队Dear Jane的主音Tim表示今年筹备推出大碟,忙于录制歌曲,故工作量不减,但对外工作少,坦言疫情影响下收入减少约一半。Tim表示目前没有其他投资收入来源,亦觉得要尝试作投资。为了悭钱,Tim自言尽量减少买不必要的东西,但不会吝啬女儿Tanya的使费,“自己会减少消费,多留在家使费少。至于囡囡开支会照使,玩具与及囡囡喜欢的课程会如常为她报读。”疫情下,Tim最开心是多了时间陪伴女儿,他听到家长们表示小朋友在2、3岁是最精彩时期,能在家看着女儿成长,留下很多难忘回忆。

网上图片

罗力威的太太雨侨在疫情中诞下女儿Harper,加上去年二人以500多万购入红磡新盘启岸,早前他更买了一架车方便接送妻女。初为人父的罗力威养女、养车兼供楼,家庭开支大,但疫情令工作停滞,难免有经济压力。

陈浩民一家六口开支大,所以决定搬屋减少支出。

此外,圈中“多仔公”陈浩民与太太蒋丽莎育有四名子女,虽则陈浩民并非主要靠唱歌揾食,但对于工作经常中、港两边走的他,每次往返两地须要隔离近一个月,令演艺工作大受影响。陈浩民一家原本住在月租14万元的何文田豪华复式单位,单位更设有天台及私人泳池,但一家六口开支大,为了节省开支,陈浩民决定举家搬往早年以4,500万元购入的红磡2,000呎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