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医生拒签额外证明文件 病人险失60万保费

病人即使有买医保,但是否成功索偿受不同原因影响。

本港去年4月全面推行自愿医保计画,投保人持续增加。不过购买医保不一定申索到赔偿,有投诉涉及医生延误为病人签发医疗文件而迟迟未能成功索偿。一名早年已购入三份医保的女病人,前年住院八个月治疗支气管炎及肩关节手术,医疗开支高达189万元,不过其中两家保险公司向负责医生索取多于一份医疗报告,有关医生最终未有向其中一家保险公司提供额外文件,令投保人无法申索60多万元,结果该保险公司在限期前豁免其提交额外文件,追讨8个月才成功理赔。有病人组织指出,近年购买医保人士增加,政府若没有足够指引和做好监管,尤其医生填写索偿文件是基本责任,否则购买医保的市民“得不偿失”。

病人黄碧莲因险失保费事件已向去信医委会投诉。

全港现时逾52万2000份自愿医保的保单,另约三分一人持有个人医疗保险。投保人数增加,但消委会2017至19年接获医保的投诉稍为回落,分别为95宗、90宗及85宗,今年截至8月底有51宗,其中服务质素占一成半。

即使病人有买医保,但是否成功索偿受不同原因影响。约40岁的黄小姐2018年2月23日,因支气管炎入住浸会医院,其间发现肩关节异常,同月获原主诊医生转介至该院的姓甄的非驻院医生,进行右肩关节手术及脓疮切除手术,同年10月23日出院。

病人黄碧莲因险失保费事件已向去信医委会投诉。

她向《星岛日报》表示,2018年8月起分别向AIA、BUPA及蓝十字,三家持有个人医保的保险公司申请索偿,并提交住院证明和医院收据等文件。她已成功向AIA和BUPA索偿,唯独蓝十字的申请被拖着。

她解释,AIA和蓝十字都分别要求医生提交第二份额外医疗证明,甄医生前年8月已应AIA要求填写额外资料;但蓝十字去年12月要求她再提交另一份住院8个月的原因及留院细节的补充资料,她今年2月以WhatsApp向甄医生提出要求,他回复黄小姐将文件寄到其诊所,更表示会尽力协助,但黄小姐多次联络诊所,未获签回文件,护士甚至建议她到医委会投诉。她向浸信会医院及蓝十字反映,医院以甄医生是非驻院医生为由拒绝协助她,而蓝十字亦要求黄小姐今年6月底前提交补充资料,否则不能申索。

浸会医院。资料图片

浸会医院向《星岛日报》确认黄小姐去年2月至10月的住院纪录,出院当日已提供列有住院费及治疗费的出院账单及收据,又指驻院医生一般会为病人填报保险申索文件,需时约两周,而非驻院医生就由病人直接与该医生商讨。蓝十字回复《星岛日报》,指涉及受保人的个人资料,未能提供任何资料,其申索会按现有资料处理她的个案。

《星岛日报》亦向甄医生查询,其诊所护士指若医生愿意回应会再联络《星岛日报》,但截稿前未有回复。黄小姐称:“不知道为什么他今次不肯填,如果你说要给钱没有问题,但不要不回复。”她透露,住院费用是向银行借贷,每月要还款,整笔医疗开支达189万元,虽然当中120多万元已成功从AIA及BUPA索偿,但蓝十字保险仍有60多万元,对当时生活构成压力。

黄小姐直言事件打击她对私营医疗服务的信心,“原来医生可以好自我,不想签就不签,几廿年第一次听。”黄小姐今年6月向蓝十字解释情况后,保险公司豁免她缴交额外资料,并于8月初批出保单的最高赔偿额60多万元,整个申索期长达8个月。

病人黄碧莲因险失保费事件已向去信医委会投诉。

协助黄小姐的社区组织协会干事彭鸿昌表示,此类个案少见,“签报告是好平常,通常保险公司与医生沟通后都愿意签。”他又指,现时专业守则中“只有条款不可填写失实或误导的证明书及类似文件”,但无规定医生一定要填写,担心造成漏洞。他指,港府推行自愿医保计画,会有更多人购买医保,若不填补灰色地带,市民延误索偿而蒙受损失,会打击市民购买自愿医保的意欲。

全港逾52万份自愿医保中,保障更全面的灵活计画保单占近九成七。消委会去年收到6宗有关自愿医保投诉,截至今年8月有8宗,同样涉价格争议及服务质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