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颜色口罩藏健康危机 化学染料或含毒性

学者建议增加检测口罩毒性,保公众安全。

疫情持续近一年,口罩慢慢由过去医疗品变成时尚配件,厂商推出的口罩,亦由传统的绿、蓝、白三色,变成色彩缤纷,甚至印有卡通图案。然而,口罩紧贴人的呼吸系统,有学者担忧,如口罩采用不当颜色染料,对人体危害更大。事实上,内地及台湾过去均有颜色口罩验出含有可致癌的偶氮染料,但碍于政府及国际组织均未有将毒性测试列入口罩标准测试中,目前仅靠口罩厂自行把关,多家有出售颜色口罩的厂家均表示,有要求布料供应商提供检测报告,只有少数会另作独立测试,学者建议增加检测口罩毒性,确保公众安全。 

佩戴口罩已成为疫症下的新常态。资料图片

佩戴口罩已成为疫症下的新常态,惟传统口罩只有绿、蓝、白三色,为吸引贪靓一族购买,口罩生产商近月纷纷推出不同颜色口罩,甚至将卡通人物印上口罩,变成特别版商品,既可增加销路,亦能提高售价。这种追求款式的做法,背后随时隐藏健康危机,研究纺织物料多年的城大生物医学工程学系教授胡金莲指出,纵然传统医用口罩染有蓝色及绿色,但不同颜色的纺织结构未必一样。她以黑色为例,因上色难度较高,不良布料厂或会使用含毒性的化学物料,以增加显色效果。

事实上,台湾及内地过去亦有发生类似情况。台湾行政院消保处去年初抽查市面上25款口罩,发现两款口罩在“衍生特定芳香胺之偶氮染料”的含量超标,其中一款正是黑色口罩。台北荣总临床毒物与职业医学科主任杨振昌接受传媒访问指出,偶氮染料为工业用着色剂,少数偶氮色料,进入人体后会代谢成致癌物芳香胺或联苯胺,长期接触会增加膀胱癌风险。另外,有内地传媒引述化验室工作人员称,纺织品在染色、印花等工序中,有机会添加含有甲醛的印染助剂,因此颜色较深的口罩,含有过量甲醛及偶氮染料的机率,比无染色、无印花的口罩高。

现行检测标准着重口罩功能,无要求测试致癌染料、萤光剂及重金属的含量。 STC提供图片

口罩生产商过去强调产品通过美国材料与试验协会(ASTM)或欧洲口罩使用标准,不过,STC(香港标准及检定中心)化学、食品及药物部高级经理刘育娟表示,两者仅测试口罩功能,包括细菌过滤效率(BFE)、颗粒过滤效率(PFE)、压力差、合成血液渗透阻力及可燃性等的表现,并无要求测试口罩的致癌染料、萤光剂及重金属的含量。过去向STC送交样本的口罩商,只有少于一成额外要求进行相关的毒性测试。

翻查资料,台湾的执法部门在抽查市面上出售的口罩时,会检验“游离甲醛含量”及“衍生特定芳香胺之偶氮染料”的含量,内地亦规定口罩禁用偶氮染料。不过,目前港府视口罩为一般商品,仅以《商品说明条例》处理载有虚假商品说明的口罩产品,另外亦根据《消费品安全条例》,抽查并检控出售含菌量超标的口罩。海关回复查询时,未有回应会否增加检测项目,并指已试购逾660款外科口罩样本,根据认可的相关一次性使用卫生用品卫生标准作含菌量测试,发现其中13款含菌量超出标准上限,已拘捕21人。

据悉,本地口罩厂并无自行印染外层布料,大多与本港或内地的布厂合作,采购已完成印染工序的布料,再送到口罩厂加工。向14家有出售颜色口罩的本地生产商查询,了解厂方如何确保染料安全性及有否进行相关检测,获9间厂商回复,全部均表示有要求布料供应商提供检测报告,证明布料对人无害,其中五家有额外测试染料安全性,惟测试项目不尽相同。

此外,爱的家及Face Armor的负责人在受访时均指出,其颜色口罩使用食物染料,确保对人体无害。SOSo Mask创办人郑承隆亦表示,其口罩原料来自内地医疗物料供应商,对方称为确保布料安全,染色过程有多种限制,“例如染色的浸泡时间不可多于8小时。”

就口罩染料问题,台湾著名口罩品牌CSD中卫过去回复传媒表示,其医疗口罩所用的不织布并不是化学染色,而是采用一种名为“色母粒”的热塑树脂材料着色剂,加上PP塑胶粒经高温高压融喷成彩色不织布,再加工成口罩。由于整个程序没有经过化学染色,因此不会出现褪色的问题。

佩戴口罩成抗疫新常态,口罩商近月推出颜色及图案口罩增加销路。

据了解,普遍蓝、绿、粉红等常见颜色均使用色母粒着色,惟特殊的颜色及图案口罩多数使用染色或新兴的水刺布数码印刷技术。胡金莲指出,使用色母粒着色的口罩布料色彩牢固度较高,如采用化学染料染色,不排除会令使用者出现皮肤过敏等反应。

胡金莲认为,疫症让市民被逼长期戴口罩,加上使用各式各样花款口罩,背后的潜在问题至今仍是未知之数,日后需要进一步研究,“口罩戴在脸上,鼻腔水分、口水或呼吸时的二氧化碳,跟口罩物料或颜色都可能会有化学作用。”她期望,日后可进行研究了解呼吸道于佩戴口罩后的短、中、长期影响,并建议设立新检测规格,以便用家安心使用彩色口罩,口罩厂也有指引可依。刘育娟认同,由于口罩用途已由过去医疗用途,转变成日常生活必需品,长远有必要加入偶氮染料、重金属含量的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