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台湾公司被肥佬黎告到破产 无做假数 否则要在台湾坐监渡余生

上星期,我家的大女人一路看电视,一路好紧张,同我讲: “拜登赢咗哪,特朗普,输硬呀,一定发癫哪。佢啲粉丝,都系癫人嚟㗎。真系,会乱开枪㖞,可能美国内战啊。到时,死得人多呀。快叫在芝加哥,大儿子卓儿,快快返香港囉。”

我即时说: “唔使担心,𠮶度喺美国,人哋已经民主,过百年。再者。美国个个人, 都受过一定,程度嘅教育。有一定分辨,是与非能力。绝大部分人,不是盲虫,不会揽炒。绝大部分人,就算政治争拗,不开心,也不会乱来。再者,军队不是,特朗普私人队伍,更绝对接受,法院判决。而且绝大部分人,不会周街放大火,不会掉汽油弹,不会封公路,不会火烧校园。少少骚动。开一两枪,斧头劈下,街道杂物。用石头掟吓商店玻璃窗,发泄吓,就一定会有。大动乱,一定无。就算妳在电视机,见到排队,买枪婆婆公公,精壮男女,只是担心,自身及家人安全啫。她们不是,买枪用嚟打内战。掟吓石头,破坏窗门,一定有。拳头交,当然少不了。内战就一定,不会见到呀。”

讲咗咁多,我条大女,重喺我面前,拜神咁神心,口噏嗡,不断咁噏: “我喺电视机,见到人人,好耐心,好长条龙,都排队,去买枪㖞。好似不用付钱,去攞枪咁嘅款。不紧张,就骗你喇,𠮶仔嚟㖞。”

我唯有,讲完又讲又氹。初初肺炎,𠮶啲美国乡下佬,受特朗普,转移自己防疫无能,而煽动国民,懒得就懒,不去防疫,反而去指控我们国家的人民,去地球另一边,咁鬼远的美国,传染病毒给他们。其实地球,就是一条村。每天每时,不断流通,飞机不断降落,轮船货船,不断穿梭。自己只是,顾住自己利益,顾住自己,总统之位。不断搅斗争,取名声,争取选票。不关心国民,身体安危。不理疫情,发展迅速。只识斗争,摆出“特癫人”,君临世界形象,谁能与他,争峰的感觉。怎知疫情,到临美国。他完全,没有预备,更没有,保护人民之心。大错铸成,别无选择,不肯认错,就顺势推掉,自己责任。 从而嫁祸,于中国政府。再火上加油,令美国人民,不了解事实,而迁怒中国,及憎恨中国人。部分美国乡下佬,𠮶啲牛佬,头上只有对角,而没有脑袋。给特癫佬,口水一拨,他们就着火。见到逢系黄色人,都乱打群骂,好多日本裔,韩国裔,越南裔美国人,都打到头破血流,受了伤害。𠮶阵时辰,我就不断通知,我啲香港朋友黄丝人,不要去美国揾大佬。否则难保会中招,会受伤害啊。到时真是认错大佬,又返不到香港,真喺两头不见岸呀。癫特粉丝,喺美国街头,见到啲黄色人,都打餐死㗎,𠮶阵时,我就即时,叫在美国的卓儿,快快去买枪,重要买四枝。夫妇每人,一枝白朗宁曲尺,一枝M16,一共要买四枝,加埋快速上弹器。曲尺戴上身,M16放在车,及在家里内,搅到自己好似美国兰保上身,才可保护自己呀,有枪有刀傍身,遇到特癫粉丝,都可以,安心防身呀。特癫佬粉丝,见到长短枪,火力猛。都不敢,乱发癫,乱打乱杀你㗎。

其实特朗普自己,绝对不是癫佬。他给我的感觉,是超级生意人。他的大半生,超凡跳脱,自己喜欢怎做,就怎样做,完全漠视任何人,与任何生灵。因为资本主义生意人,根本就是这样。为了求赚钱,为了得到成功,他可以,去到超太空的宇宙,任何人与事物及动物,他要得到,也绝对无悬念。所以我的大女人,话他不服输,不愿下台,说他没风度。特朗普,根本不需要风度,他只需要成功,胜到选举,赢到皇位,得到目标。

特朗普是生意人,是政客,不是学者,不是政治家。但是他,有尼釆,希特勒的意志。你看他,染了新冠肺炎,不消数天,就可痊愈出院。再踏上,竞选旅途。看他脸容,病毒完全,影响不到他。英国首相,约翰逊,医好肺炎,老了十年。更传话说,完了任期,就要因为身体而退休。特狂人,更曾经历过,四落四上,破产风波。他绝对是,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他更不顾,帮忙过他,渡过破产危机的香港恩人,把他们告上美国法庭。但是美国,是法治地方,所以香港恩人,全部都获得胜诉。特朗普,死而不僵的性格。一定会用尽办法,战至最后。但是大家不要惊,美国制度,及人民常识。最后必定令,特朗普,百足受绑,绳之于法。

我在台湾的勤力德公司,被黎智英的壹传媒告到破产,这是台北法院对破产公司发出的执行函件。

我在台湾的勤力德公司,被黎智英的壹传媒告到破产,这是台北法院对破产公司发出的执行函件。

特朗普告香港恩人,但美国法庭,以事实判决,香港恩人全部胜诉喇。我带咗一亿港币,去台湾帮肥佬黎,成立发行,运输公司。帮黎智英,发行壹传媒,苹果日报,壹周刊等刋物。日日与月月,到年年至十多廿年,不停亏蚀。更日做夜做,做到鞋又甩,攰到睡在写字枱。所有员工,及前台湾壹传媒,发行总监,亲目眼见。我最后得到,没有理由的鱿鱼羹,含住眼泪吃。更被壹传媒,告到我的台湾公司,破产执笠。这种老板,就有美国部分人的生意人精神啦。好彩我平日,作风干干净净,清清白白,不作隐瞒,没做假帐。公司破产清盘,被法院查帐,也没有不清楚,胡乱帐,否则监都有我得坐呀。可能下半生,要在台湾监狱,渡过余生啊。

我看到特大生意人,我自己就遇到黎大生意人。我就想起,我们中国,千年相传,到今天,的儒商精神。前辈常常,口耳相传,李嘉诚做生意,做事情,做交易,永远有水位,予交易生意伙伴,他们一定有钱赚。员工由小,到CEO。离职或退休,永远是朋友,更可以常常,同枱吃饭,话当年。李嘉诚先生,将中国一脉相承,的儒商精神,带往全球。我从一名,吴先生,小小小职员,知道中华厂商会,吴宏彬主席。提携员工,打本投资职员,创立公司赚大钱。近年退休,更将公司,朋友价,转让公司,所有股份,予员工。这就是儒商典范。吴先生,是中华厂商之光。

我家五叔父,得朋友帮忙。将朋友相架,挂在岑家祖屋,永念记兹。所以我让台湾员工知道,我被台湾苹果日报黎智英,告到执笠,如果买资产,不够遣散费,我一定,从香港,再注资,付足遣散费,令兄弟姊妹们,不用担心生计。我会出足薪酬,及遣散费用。将来大家见面,再见仍然是朋友。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