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愤怒的背后【2019博文重温】

images

我是一个五十多岁,屋邨长大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二十年前被公司派驻深圳,十年前辞职出来跟内地的朋友合伙开公司,日常接触的都是大陆的人和事,但随着年纪越大,心中对香港的情意结就越浓,最近发生的事,令我痛心。
某情度上,己经到达了为了争吵而争吵的地步。或者我们试一下一层一层往下挖掘,是非对错从来都不是简单的非黑即白!

【表面】
这几个星期,双方的视频攻势打得乱七八糟,有些视频即使我很想转发,但我都控制自己不要火上加油。现在的讨论都集中在双方的暴力是否过分。但我个人认为,只要起了事端,不论是因为檫枪走火,误会,个别人的冲动等原因,双方都会有过分的地方,现在去评击又有何用?极端的人都是有了默认立场去帅选资讯,再强化自己想要相信的版本,事情就会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不是原因的原因 - 送中法】
说源头是“送中”,这对我来说有点莫名其妙,藏在香港的刑事罪犯都有几百人,根本是在鼓励犯罪,因为有一个很方便的逃犯天堂,在大陆任何人当意识到自己可能会被捕,预先拿一张通行证到香港就万事大吉。我在大陆也经常有朋友讥笑我,说我可以胡作非为,回香港就可以了。
其实我们这些身处大陆的香港人才是被“送中法”影响的高危人群,特别是在大陆做生意的,免不了会得罪某些权贵,或触碰了某些人的利益,又或是经营或生活上触碰了些灰色地带,按“反送中”人士的说法,我们会被权贵插赃嫁祸,身在香港也会被送中?哈,我们都不怕,一般的香港人怕什么?要知道现在在大陆,插赃嫁祸的成本相当高,如果看中你的话,你一定不是善男信女。如果真的盯上你,那些国安局之类的还需要用什么“送中法”来搞定你吗?

【误解】
不可否认,过去的大陆有很多不光彩的历史,这些事可能都植根到大家的潜意识里面,我在大陆做事二十年,也确实看过很多悲愤莫名的事,但情况是明现的改善之中,而且速度是非常之快。现在的中国说硬件可以说是世界前列了,可惜软实力确实只是在后面拼命的追,民众的素质也是参差不齐,有些大陆人的行为确实令香港人发笑,但要知道改善民众的素质需要时间的。
如果有经常接触大陆的人,都意识到内地一些人的个人素质和各方面的水准已经远远甩掉香港的精英几条街。而一些香港人把固有的大陆记忆封闭在以往的印象之中,其实很多外国人比香港人更了解大陆。

【中港矛盾】
其实”一国两制”不应该天天被拿来做文章,特别是基本法23条的本地立法被挡,我们己经是违约在先,现在却输打赢要。我不是学者,经济和法律的理论是否走得通,我不知道,两制只是权宜之计,但这条强行划出来的缐,一定会有麻烦,我一直觉得一国两制是镜花水月,也是中港民间矛盾的助燃剂,所谓的两制,中央有自己的尺,大陆民众有自己的尺,香港人有自己的尺,基本法白纸黑字能写得清楚吗?即使联邦制的美国,州与州之间的差别都没有那么大。一个国家的宪法只要子民普遍识同即可,但基本法却一直在多方角力的旋涡之中风雨飘摇,香港人认为中央插手太深,也不满大陆人涌入香港做成的各种问题,大陆人又认为过分纵容香港人,中间有了一条界线而同时又要经济民生都绕在一起,不矛盾才怪。很多香港人认为大陆人被洗脑,但香港人自己又不是吗?在不同的环境下长大,事情的具体情节可能说得清楚,但价值观是难以说服的,当价值观不同,看待同一件事也会千差万别,中港之间的口水战都是从这儿来。
举一个例子,东江水,二十年前刚来大陆工作,工业发展太快,基础建设跟不上,经常断水断电,但深圳,惠州,河源等城市的人,就眼巴巴看到一条又粗又大的水管从东江源头直通香港,以保证香港24小时无间断用水,而且比当地的供水都还要干净,当香港有人不满意东江水加水费,这几个城市的人会怎么想呢?随后更多的大大小小事情,都让大陆民众的不满发酵,所以香港人在不满别人的时候也应该知道,道理不永远在自己这边的。

【蒙骗】
主观印象加上误解,再加上已经积累的矛盾,就有了被蒙骗的土壤,人只要有了前置立场,就会选择一些故事去相信,来巩固自己的立场,周而复始就更深信不疑,一些荒唐的说法都有人信,最离谱可能是高铁一地两捡的争议,竟然有议员说大陆可以在这个交接的地方把人抓走,如果试过在深圳湾过关的人应该都知道不可能,但竟然有人说得出那么弱智的故事,也有人相信那么弱智的说法。
我不会批评某些人别有用心或海外势力,因为只要有羔羊就自然会有豺狼。只能怪全局思维不足。更有些人提出香港独立等等言论,先不说民族意识的事,其实我估计说出这种话的人自己都不相信行得通,但只要有人会跟随的话就会有人说,政治嘛就是这样子。香港在各方面已经跟大陆难以分割,如果大陆失去香港这个金融中心,是会有麻烦,但以现在的国力縂会有Plan B,而且己经有行动;至于香港失去大陆,就不是麻烦那麽简单,法治和体制等优势都会无用武之地,香港的贸易,制造,股市,楼市,金融,服务业都是依赖著中外枢纽的角色,这些前线没了,后方的茶餐厅无客喝茶,的士司机无客可载,企业走了,财阀走了,接下来大部份中产也会鸡飞狗走,逐渐变成另一个”底特律”,剩下的基层被困在这废城问苍天。年轻人太想当然了,当年星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所经历的疼苦过程,现在的香港人知道吗?而且我们的情况会比当年的星加坡更糟糕!星加坡熬了几十年终于熬出头来,但香港则无头可出了,因为功能地位已经比其他城市抢占了。

【认清历史,认清现状】
一百多年来的中国历史都是用血来写的,近三四十年才相对稳定,我很在意这个得来不易的和平。现在的香港人,对于战争的概念模糊,好像是很遥远的事。几千年历史,中国没试过不流血地改朝换代,政权确定后还要流几十年的血才稳定,由大跃进的饥荒,文革的血流成河,再到六四,中共用了四十年,其实普天下都是这样子,看伊拉克,阿富汗和非洲就知道了,国民党转到台湾这个小岛也要来个228才镇得住。当然,现在的中国国力,不会单单因为香港的动荡就受威胁,但世事难料,蝴蝶效应之下谁说得准,我以香港为根,就更不想香港成为连串悲剧的其中一块骨牌,大陆有任何变天,一河之隔的香港,想自求多福都很难,姑且不说民族大义,就说现实的,大陆经济崩毁,香港就不是经济海啸那么简单了,海啸过后可以复苏,但香港是无苏可复了,因为连养港活口的饭碗也掉了。
1989年,我也有上街游行,但现在年纪大了回想,当年可能就是在内战边缘,不过我仍然为当年的热血而自豪,当年上街的一百多万人都是规规矩矩,按著指示路标走,一直走到维园坐下来,然后和平散去。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已经跟送中法,民主,理想都无关了,当每个人被强制标签成红黄蓝白黑,包容不下身边人有半分异色的话,将家不成家,港不成港,我们面对的社会撕裂,香港百多年努力的根基都在动摇。

https://www.facebook.com/larryleung743/posts/2599549683389415

Larry
2019年7月6日

Larry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