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对派错估中央,有人承担责任吗?

前香港众志的核心人物黄之锋、周庭和林朗彦因为去年组织及煽动群众非法集会,包围警察总部被控,最后选择认罪,即时还押,等候宣判,看来有很大机会判监入狱。

黄之锋等人之所以认罪,主要是一来事件证据确凿,全程都被摄录,很难脱罪;二来认罪可以减刑,最多可以减少三分一的刑期。

犯人认罪减刑,除了可以节省法庭时间之外,法庭判刑时也会考虑犯人有没有悔意。从周庭在上庭前受访所讲的说话当中,我们见不到她有什么悔意,她说:“历史告诉我们,当独裁或极权政权被推翻时,这改革事前无人能预计。这不是一年、两年可以达成,甚至要数十年。”

周庭一方面将去年一场失败的政变浪漫化,亦坚持她要颠覆中央政权的观点,她认为中央是极权的政权,所以必须推翻。

民主不应只是少数人的观点,应该要看广大人民的意向。香港少数人受西方的影响,认定中央是一个必须推翻的政权,事实上,国内人民却不是这样认为。据哈佛大学7月发表研究显示,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不断提升,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更高达93.1%,从国家政策到地方官员,中国民众都表示满意,认为政府的施政有能力、有效率。这个支持度远比西方民主政体的国家高得多。中央政府过去四十年的高效管治,人民生活大幅改善,因而得到了广大民众的支持。

这样问题就来了,香港只是中国的一小部分,周庭等人是香港最激进的反对派份子,他们坚持要推翻中央的政权,去年发动了一场失败的政变,如今仍然话未来数十年仍然要推翻政府。但政变失败,自然要承担责任。他们坚持要走上颠覆中央政府的道路,要以十四亿人民为敌,你要割中央的咽喉,但中央受制于一国两制,只能让香港宽松处理。如果是一国一制,相信这些颠覆份子,不判死刑,至少也要终生监禁。政变成功,可以称王称帝,政变失败,送上人头,是自然不过的事情,一切的事情都有代价。

因此,我奉劝香港年轻人,不要以为非法上街集会,是轻松平常的事,人人都去。非法就是非法,要承担法律后果。如果该非法集会是政变的一部份,后果要比你想像中严重得多。

香港的反对派,事事要求政府问责,但他们做事失败了,却从来不问责。反对派要承担的责任主要有几方面。

第一、对支持民主的理念派而言,反对派支持暴力革命的,就等于背弃了一般认受的民主理念。既然讲民主,怎可以支持去年11月11日马鞍山放火烧人的暴行?怎可以支持在街上无日无之的“私了”异见者呢?支持这些行为,就背弃了最基本的民主理念。

第二,对支持民主的现实派而言,反对派令你输清。反对派对中央的评估完全错误,以为中央软弱可欺,只要多行一步,就可以推翻中央政权,这种评估错得离谱,结果适得其反,搞“反送中”,得来《港区国安法》。买大开细,自得其祸。

第三,对本来政治中立的人群,反对派的责任更大,无论是去年禁而不止的暴力示威,或如今中央收紧对香港监管尺度,令到香港一般良民连带受损。一般市民不喜欢有太多规管,但经历了去年的动乱,觉得中央实施较严厉的规管是“必要之恶”,只好选择接受。但这并不是一个必然的结局,全因反对派行差踏错所造成。

香港走到如今这一步,反对派要承担责任。大叫“天灭中共”的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说“年青人坐监令人生更精彩”的公民党党魁杨岳桥,他们有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吗?不要再幻想二、三十年后可以推翻中央政府了,那些曾积极参与政变者,你们先要承担当下的后果。知道有恶果,年轻人才不会再行差踏错。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