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国两制”徽章与林郑月娥的新方位

11月25日,当林郑月娥在新一份施政报告中3次说到“我国”时,爱国爱港群众欢欣鼓舞。

人们认为这是林郑月娥的成长,是香港的进步,是代表了一个时代正过去、一个时代正来临的标识。

同样为人们所注意到的,是林郑月娥佩戴在胸前的徽章。

徽章由国旗和区旗组成,象征了“一国两制”。两面旗帜一高一低、连接成形,寓意著“一国”和“两制”的关系。

人们还可以从林郑月娥新一份施政报告中,发现更多微妙的变化。它们嵌在香港新一年的施政体系中,以巧妙的方式告别过去,以清新的表情擎画未来。

在施政报告这一香港政治大事上,在2020年11月25日这一时间节点上,林郑月娥所推开的香港向新而生的大门,卸下了香港回归20余年里的沉重,宣告了香港要接受和实现的“蜕变”。

正如施政报告主题所言——砥砺前行,重新出发,香港做好了进取的新姿态。

与过去说再见,并不简单。

在施政报告的“结语”中,林郑月娥说:

 “我在今年7月1日特区成立23周年酒会上说了一番感性的话,我说过去一年,是我40年公务生涯中最严峻的考验,不但承受着对我个人前所未有的攻击,亦令我对香港的前景深感担忧。我十分感谢中央一直对我的信任,家人和好友的爱护以及各级同事坚定不移的支持。他们的关怀令我相信艰难的日子总会过去,风雨后一定会再见彩虹。 ”

 这感性的话,袒露了一任香港特首的心迹。

 1.特首不好干,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乃至牺牲;

 2.香港多风雨,一度会让人焦虑、迷茫甚或迟疑;

 3.离开中央的信任,难以做好香港工作;,得益于中央关怀,香港才能重新出发。

林郑月娥的有感而发,是经历大风大浪后的觉悟,是踏过艰难险阻后的解脱,说出了她的成长,也道出了香港赖以繁荣稳定的根基。

这就是:当香港不能自己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时,中央的支持极其关键,中央的出手弥足珍贵。

客观而言,林郑月娥的表现并不是一直如此。

修例风波中,她几次对人哽咽啜泣,一度还消失在公众视野中。有一次,她甚至还以“不能上街理发”表达一个小女人式的委屈,而在坊间流传的一次私人宴会中,甚至还表达过“怯阵”的想法。

在2017年上任香港特首前,林郑月娥是当之无愧的政治明星,作风凌厉,民望高企,一个风风火火、飒爽英姿的问责官员形象深入人心。

从候任始,林郑月娥就开始体会到特首的不易,与一般官员不同所面临的险峻环境。仿佛一夜之间,她成为了香港社会的“众矢之的”,日日陷于反对派媒体的狂轰乱炸中不能自拔。

一如她的前任——梁振英。

疾风、板荡,考验著林郑月娥,也检验著林郑月娥,体现了她的坚毅,也暴露了她的不足。

于是人们看到了。在修例风波的前中期,林郑月娥表现出手足无措的一面,而直到中央明确止暴制乱的方针,11月份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上台,一脸憔悴的她才开始稳定步伐,找回了特区首长应有的工作风范和工作节奏。进一步地的,在今年5月全国人大作出特区国安立法决定后,重新拿到管治施政的主动权和主导权,并呈现出轻松从容的一面。

或者说,如果没有中央出手,如果香港政治环境不能整肃,林郑月娥会像她的前任、大前任一样,一样会被社会“放逐”,一样会被歪风“吹折”,只能被动地选择妥协和放弃,在黯然销魂中饱尝挫败感。

是中央,让林郑月娥挺了过来;也是中央,让林郑月娥看到了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回报。这造就了她的成长、政治上的进步。

当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谈到“不忘初心”,以“我国”定位香港和国家时,她已完成了她的蜕变,并在准备推动香港实现新的蜕变上,充满了信心。

香港缺乏政治家的问题,只是表象。

香港市民曾经对林郑月娥的不满,也多因偏离了“矛盾的准星”。

 香港回归23年,几任特首,有成功商人,有资深官员,有专业精英。他们都在客观上、历史上检验了香港的政治体制。即便是从试错的角度,人们也很难不困惑,为什么在如此广泛的代表性下,还都会出问题?

一个以“脚疾”为由下台,一个后来锒铛入狱,一个战士被冠以“anyone but CY"(CY为梁振英英文名简称)。香港历任特首的政治坎坷,淋漓尽致地暴露了香港社会政治环境曾经的荒谬。

曾经民望高企的林郑月娥,在当选特首后“民望”坍塌,只会是因为林郑月娥的政治能力问题吗?

明显不是。

可以说,如果香港宪制秩序不能正本清源,如果香港社会不能拨乱反正,如果中央不出手,支持该支持的、打击该打击的,如果香港还是按自然的惯性发展下去,未来的香港特首仍然是步履维艰,权威被消解,形象被玷污,长久处于被动防守和应付的状态,头上将一直罩着惨澹愁云。

而这,恰是中央出手的另一重良苦用心。

1.在基本且正常的宪制秩序下,香港的政治活动才是健康而不是无序和危险的;

2.在确立且稳固的行政主导体制下,香港特首才能从政治纷争中解放,倾心全力推动香港的繁荣发展;

3.在有了主心骨且有了不容撼动的主心骨下,香港社会的正义力量才能发展壮大,邪恶力量才能抑制消灭。

否者,香港就是一盘散沙,就是持续内耗,就是深度撕裂,就是无限沉沦。

又可以说,正是中央出手,才拯救了林郑月娥,拯救了香港的爱国爱港力量,也拯救了更多正要向悬崖狂奔疾驰而去的香港反对派。

斗争中成长起来的林郑月娥,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新一份施政报告中,林郑月娥苦心孤诣,专门列出“行政长官使命”一节。其中写道:

《基本法》亦赋予行政长官有“双首长”的职能,既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机关即特别行政区政府的首长,也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代表整个香港特别行政区。只要打开《基本法》第四章有关特区政治体制的规定,就清楚看到行政长官拥有广泛权力,不单是领导行政机关,亦在香港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行使其职权时有其特有的角色和职能,彰显特区奉行的是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直接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的行政主导体制;在这个框架下,行政、立法、司法机关权力分置,各司其职。行政主导和司法独立并无矛盾,行政长官的职责也包括维护受《基本法》保障的独立司法权。

这段话,无疑是林郑月娥在重申自己的地位和权力。这种“自我加持”,严格按照基本法设定表述,无疑却又凝结了血的代价和教训。

1.保证特首的地位和权力,才能体现香港的宪制秩序;

 

2.保证特首的地位和权力,才能确立香港的行政主导;

 

3.保证特首的地位和权力,才能推动香港的繁荣稳定。

 

 

林郑月娥为自己代言,实际上为的正是让香港找到政治常识、凝聚政治共识,为香港社会多元化发展厘定主线框架,达成离心力和向心力的平衡。

 

 

翻开历次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看看历次中央领导接见林郑月娥,都能找到“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的表述。以前,是中央说;现在,是特首自己说。

 

 

这便是林郑月娥找到的新方位,香港要重新出发的新方位。

 

 

可以想像,当她决定把“一国两制”徽章挂到胸前的时候,是心情愉悦的,是期待香港社会都能看到且都能用心感受的。

 

 

 

 

在《不怕制裁,是香港官员政治成熟的标志》一文中,靖海侯写道:

 

 

通过修例风波,香港官员的斗争意志被锤炼,他们越来越清楚:1.反对派一游行就退步的策略,代价惨痛,不可重蹈覆辙;2.西方势力一吓唬就让步的路线,适得其反,并不能换来尊重;3.一个弱势的特区政府无益于解决香港问题、不利于香港利益,对自己也没有半点好处。

 

 

他们已经明白和自己同在一条船上的人是谁,要戳穿这条船的人是谁。

 

 

在发表新一份施政报告时,林郑月娥展现的新动作、新气象,进一步表征著香港特区管治团队在政治上的成熟和进步。

 

 

虽然,他们早该称呼“我国”;虽然,特首早该在面对立法和司法时,理直气壮地发表意见;虽然,这一步来得有点晚。

 

 

但他们总算开始了,并且可以看出是下定了决心要坚持下去的。这便是香港可幸的可喜的最好的变化。

 

 

而他们今天养成的政治定力和政治勇气,也正为他们自己扫除前进的障碍。恰如林郑月娥不同以往,今年可以顺利地发表完两个多小时的施政报告,离开立法会议事厅时议员们起身致敬。

 

 

 

 

2014年1月2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习近平总书记说,“看准了的事情,就要拿出政治勇气来,坚定不移干。

 

 

2017年6月30日,总书记视察香港时说,“有问题不可怕,关键是想办法解决问题。困难克服了,问题解决了,‘一国两制’实践就前进了。

 

 

一年来,修例风波时的沉重压抑已经消散,香港正在发生新的集聚裂变,人们应该能发现香港重新出发的空间和希望,得益于正视问题,得益于砥砺潜行,得益于“不抛弃、不放弃”。

 

 

 

 

对林郑月娥和香港来说,保持政治上的清醒和坦荡,将带来另一个更直接的作用:

 

 

香港政治人才和政治领袖训练的开始。

 

 

关于这一点,靖海侯以后再表。

 

 

 

靖海侯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