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劝我“和黎智英合作廿多年,不要嘈啦”不想做怨妇不想驳咀了

早一个月前,壹周刊,创刋总编辑,前树仁书院,新闻系荣休院长,我前壹周刊上司,梁天伟兄,找小强吃饭。好久好久,好好几年,没与天爷,叙旧吃饭。真是想起,都乐不可支呀。

我最尊敬嘅,壹周刊开国功臣,梁老总找吃饭,我就一早,打电话订定,山光道马会的新会所。顺便一路吃,一路目赏新会所。真是口又尝,视觉又有得欣赏,因为这个马会新地标,一定大制作,好戏好睇头。所以一早到,驾住大猫,泊入偌大停车场。

马会新会所大楼。

马会新会所大楼。

步入电梯大堂,见到马会,美女招待员。小强即时,捉住问:“美女小姐,我想行匀,每层楼,去参观各层,新会所的设施。我想揾条楼梯, 慢慢行上,每一层楼参观吓啊。请问你哋条楼梯 ,喺边度入口呀。”

美女说,我都唔知道,条楼梯入口,喺边度揾㖞 。不消三秒,突然有位男性,著咗马会,职员制服,昂然说出,你哋要参观 ,就要揾会员,才可以带你哋参观㖞。神气的目光,望住我,令我感觉,毫不友善,当我白撞,当我是乡里 ,穿着牛屎鞋,刚从恩平下香江。真系头痛,竟然在马会,收到歧视目光 。

我唯有,即时表示, 我系会员㖞 。你们新会所,新开张,我都系,第一次到啫 。接着电梯门打开,我问都不敢再问,即时跳进电梯,直接上餐厅喇。享受新会所心情,给那个制服人员打散,好没趣又没心情。只想见旧友,快快吃饱,冲走坏心情。

怎知走出电梯,行到接待处。见到人山人海,排队面见,接待员,等带位。全层分好几间餐厅。只是得一个接待处。所以就塞人,位位慢慢等安排,等带领入坐。如果在大笪地 ,就心甘命抵。廿多年前,马会吃餐,性价比,好抵食。今天已经,比外间餐厅,没有便宜,只有更贵。点解等带位,搅到去庙街,吃蠔饼,咁嘅款啊。

好彩受了,制服人员的白鸽眼 。混乱阻了参观。否则可能迟到,接待不到梁院长。坐下餐枱不久,电话一响。一听电话,天爷就说,小强揾不到你呀。好彩早到,不是要梁院长,老人家,大笪地,周围摸,就非常不尊敬,更为待慢呀。 一个接待处 ,招呼好几间餐厅。 再加上,刚开张,还没有上轨道。混乱,也是正常呀。揸住电话,作指南针。午饭人海,终于在接待处附近,找到梁先生。

坐下不久,梁院长,用诲人不倦的语气,慢慢道出 :“小强你同黎智英,合作廿多年,不要嘈哪。 肥佬黎都曾经,帮忙过你呀。”我即时,想了良久,掏空脑袋,回答院长。刚刚回带,想了廿多年前往事,从认识至炒鱿鱼。我肯定黎智英,从冇帮过我㖞。 黎智英喺,任何时期,都冇帮过我。只有闹,只有玩弄我。只有不依合约,加我价,叫我啃,不应由我去啃的退报及杂志。只有我帮佢 ,黎智英及壹周刊。他们没粮出,我借钱壹周刊出粮。

我更帮壹周刊,与副总编辑吕家明,一起揾新闻,做访问。好多期封面,都是我贡献。吕家明移民离开,更刻意请我吃饭,送给我,文化厚礼。其后我,亦与其他编采,继续采访,新闻故事。每星期开会,贡献我的市场资讯,令壹周刊更好卖。早期壹周刊,做好多帮会豪强生意的新闻。他们的生计,因而受影响,令地方豪强不悦。我都亲自,安抚豪强,减低对壹周刊,及黎生麻烦。我从没有,哼过一声。

再者,壹周刊初出版,不是卖得好,喺所有同仁,人人走多几步,人人想多几步,走出彩虹。壹周刊,开始赚钱。香树辉先生,就要离开。因为香生,已无贡献。因为香生,银行家出身。他存在,是方便融资借贷。梁总编辑离开,更是因为壹周刊,已经成功,可以自己转动。

越讲越不舒服,我突然有股感觉。自己好似,怨妇一样。时时日日,闹壹传媒,闹肥佬黎。真是觉得,自己无药可救。内心挣扎,劝自己,不要再想,壹传媒黎智英哪。即时转回现场,不讲旧事,不谈黎啊壹。梁院长,亦讲出,我终于明白喇。

过了不久,非常资深传媒人,冯兆荣到临加入。我们仨,吃住西菜,谈今事,道港情,讲人事,说人非。由占中死士徐少骅,到极端传媒人游清源,至用千多万,入养和挽救生命的钟锦光兄。种种近况,交流问道与祝福。

时间飞越朋情,不知何年,何月日,可再相叙,离别,我们仨依依挥手。仨加加埋埋,都二百多岁,更不舍离情,为分路离开,而向大家道别,走上回家路上。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