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何雁诗推新歌 傻与痴的婚姻关系

感受到满满的甜蜜

何雁诗 (Step) 最近推出本年梦想三部曲的最后一首歌《基本恋爱套路》。新婚的何雁诗凭借歌曲分享跟丈夫郑俊弘 (Fred)的感情生活,懂得珍惜二人之间的小确幸,原来平平凡凡原是已得到恩赐。

在新歌《基本恋爱套路》中,何雁诗和郑俊弘一同登场拍MV。

何雁诗新歌《基本恋爱套路》歌词内容不但有着满满的甜蜜,更是绘形绘声地记载着她跟丈夫郑俊弘的相处画面。她笑笑说:“我是专登趁著结婚的时候做这首歌,初时都怕会否被人觉得很老土,这时候做一首这么甜美的歌,观众听到时候会反眼。但最后都是想做一首歌,记录自己现阶段的心情,不是做一首迎合大众品味的情歌。”歌曲制作方面继续有Cousin Fung监制及与Step一起写曲,Nic Tsui 编曲,还有首次合作的Oscar负责填词。自己亦亲手为《基本恋爱套路》谱上英文歌词,结婚当晚送给丈夫郑俊弘。

何雁诗笑言和老公的平时就是爱享受无无聊聊的缠在一起。

当大家去细味歌词时,除了感受到满满的甜蜜外,还有他们两口子的相处画面,例如:“傻的跟痴的,这样一致,同探索近处,很琐碎日常事,无聊缠在睡房中,天黑也不知,然后亲一亲你耳,凝住这刻一辈子”。她说:“绝对系,我同Fred之间嘅相处不是大家想像中的套路,Fred好甜蜜,会一齐煮饭,生日会收花。我们的相处反而是,每日都窝在梳化一动不动,去享受大家的存在。我们不需要韩剧情节发生,只要大家在身边已好好。”

除了唱歌外,何雁诗是专业的高尔夫球手。

何雁诗笑言前世可能是一只猫,她很喜欢总是用脚黏着郑俊弘。而她将这些日事告诉给MV导演兼好朋友张子丰,他亦专程将这个小确幸拍摄在MV内。问到那一个是傻那一个是痴?她笑说:“我觉得,Fred是傻,我是痴,但我是黐身的黐。他真的十分之傻,最近他跟我说,我们的婚礼是他经历过最感动的婚礼,我跟他说这是我们的婚礼,当然是最感动。”

何雁诗打算生孩子,她直言好喜欢小朋友的。

访问当日,何雁诗成为人妻仍未足一个礼拜,因为婚前她跟郑俊弘已经同居,坦言未有太大感觉,只觉得婚礼已完成终可以松一口气。问到可有称郑俊弘为老公?她笑说:“有试过,但感觉好古古怪怪。”于疫情下举行婚礼,何雁诗跟普通人一样面对着很多不确定性,但她由始至终都抱着非常正面心态,更鼓励其他新人尽量放松,于有限的情况下举行一个自己最满意的婚礼。奈何,举行婚礼前一个礼拜场地出现问题,最后婚礼移师到室外举行又面临打风影响。最终天公造美,婚礼完满结束。谈到问题多多,信心可有动摇过,她笑说:“婚礼前一个礼拜,我还跟Fred去看场地,其实真的很疯狂,但我真的没有太大压力。”她感激姊妹团,包括陈滢、陈嘉宝、赖慰玲、吴嘉熙、蔡思贝、张子丰及4名素人姊妹出心出力帮助。令到婚礼当日,她跟郑俊弘可以尽情地享受整个过程。她说:“我们好感受到被爱满满包围,相信会令我们的婚姻生活更加美满。”

郑俊弘平时也很甜蜜,爱和太太一起煮饭仔。

此外,小编搜寻三个有关新婚的心理测验,为她的婚姻带来首个挑战。第一个测验;他是适合我的另一半吗?结果适合度为95%,结论如下:“你们相处起来会很和谐,保持一致的步调并不大难,只要一步一个脚印,相信你们能共同谱写出快乐的乐章。当然这个前提是真心付出,不要隐藏自己的个性,在对方了解你后,你也会了解真实的对方。”何雁诗激动地说:“缺少的5%在那里?(100%不会很累吗?)不会!”

何雁诗身材甚fit,多得勤做运动。

第二个测验;妳是合格人妻吗?何雁诗先为自己评分,她笑说:“勉强合格,如果10分满分我有6至7分吧,因为生活小节上我比较随便,但我情感上会好照顾到Fred。”结论如下:“妳是个矛盾且情绪起伏大的人,幸福对妳而言经常是一瞬间的感受、而非一种长久状态。通常妳会因为心情好而觉得自己好幸福,下一秒又因为不顺利的事情自怨自艾。妳很可能闪婚,但是婚姻能不能维持下去很难说。兴致来时会有人妻冲动,但有时候又很不喜欢被一段关系綑绑。”

夫唱妇随,何雁诗两公婆也是唱家班出身,热爱唱歌。

何雁诗对结论不太认同,她笑笑说:“我觉得我以前年轻时是这样,情绪起伏好大。但呢几年真的完全没有,因为身边人太冷静。他开心跟不开心起伏都不会太大,可能相处耐了就拿了一个平衡点。”这正是一凹一凸的爱情,她说:“我觉得这样很好,誓词中有说过我感激他在我最迷惘,最不开心的时候拯救我出来,这是来自他有最大的耐性。我帮助我学会平衡自己的情绪,控制到可以平稳地开心,情绪不用再大起大落。”

何雁诗指婚礼十分感动,很感激姐妹和兄弟团出心出力。

何雁诗借新歌《基本恋爱套路》,分享与老公的日常甜蜜生活。

最后;其实你想要的婚姻生活是怎样?结论如下:“选这个答案的你,结婚之后最重视的当然就是小孩了呀!所以不管你是只生一个宝宝或是生很多个宝宝,你都会让自己变成孩子王,陪着孩子笑闹嬉戏。”何雁诗说:“我是很喜欢小朋友的,结婚当日都有好多长辈叫我们快点生小朋友,但都要我们经济上稳定,因为今年大家都好辛苦。我很好期待有小朋友,亦不时会想想生几多个小朋友才好。(有共识?)郑俊弘想生两个,我希望生仔先,一仔一女就最好。”她坦言暂时跟郑俊弦都以工作为先,的确有生小朋友的打算,但仍未有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