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联办的香港地位


先讲两个典故。耳熟能详的典故。


其一。

子路问政于孔子,治国理政当以何为先?

孔子说:“必也正名乎!”

子路说,老师您也太迂腐了,名分有什么好正的?!

孔子说:子路啊,怎么说你呢,Naive!

于是有了下面几句经典语录: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其二。

商鞅在《商君书》讲了这个么一个故事。

“一兔走,百人逐之,非以兔可分以为百也,由名分之未定也。夫卖兔者满市,而盗不敢取,由名分已定也。”(看见一只野兔,100个人都去抓它,都打算占为己有,为何?因为兔子无主。市场上都是卖兔子的,贼为何不敢偷?因为兔子有主。)

讲完故事,商鞅也留下了一句经典语录:

“故夫名分定,势治之道也;名分不定,势乱之道也。”


两个典故,同一道理。

儒家法家,皆有共识:

治国理政,名分这事很重要。

用《管子•正第》的话来说,即“守慎正名,伪诈自止”。

势治与势乱,尽在其中了。



对香港中联办来说,名分就是个问题。


敏感。曾经说不得,一直很难讲。

紧要。关系中联办在香港的真实存在和有效作为。

不容回避。因为,中联办就在那里。


此方面,港人疑问很多。此方面,两地各有认知。


表现在:

中联办和中央什么关系?

中联办和国家港澳办什么关系?

中联办和特区政府什么关系?


进一步表现在:

在落实全面管治权上,中联办有没有角色?

有了国家港澳办,为什么还要有中联办?

谁才是管治香港的第一责任人?

中联办到底应该怎样和特区政府互动?


在香港,不少人对中联办有神秘的印象、似是而非的认知。

在香港社会,中联办被“妖魔化”的事,天天在发生,且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就是在香港特区政府官员和建制派中,走进中联办,都要额外担著一分小心。而出入外国驻港领事馆,三教九流都可以大摇大摆,都可以与各种魅影重重的人谈笑风生。


这很平常。这不正常。

在中联办门口,香港媒体常年架设的那些摄像机,记录著这一切,说明了这一切。



关于中联办的“名分”,回归前就已经有争议。


1991年,罗大佑发出《皇后大道东》的专辑。其同名主题曲唱到: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

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

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涌 ”


中联办前身新华社香港分社,就在皇后大道东。


一条街道,有东有西,区分两段历史,铺就两个时代。回归前香港人的憧憬、彷徨与忧虑,都写在歌词里了。


回归后一切没变。除了更名,除了基本法的实施,米字旗的降落,紫荆花区旗与五星红旗的升起。


成立于1947年5月的新华社香港分社,直到1999年7月被香港特区政府在《政府宪报》上确认,视为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特区设立的机构之一。直到1999年12月,经国务院第24次常务会议决定,才将中央人民政府授权的工作机构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更名为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即中联办。


回归前皇后大道东的新华社香港分社,回归后干诺道西的香港中联办,超过了一个甲子的存在,还能成为一个印象模糊、任人打扮的机构吗?中环(港府)与西环(中联办)的关系还说不清、道不明吗?


不能。



关于香港中联办的职能,国务院1999年的第24常务会议有明确规定:


1.联系外交部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特派员公署和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

2.联系并协助内地有关部门管理在香港的中资机构。


3.促进香港与内地之间的经济、教育、科学、文化、体育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联系香港社会各界人士,增进内地与香港之间的交往。反映香港居民对内地的意见。


4.处理有关涉台事务。


5.承办中央人民政府交办的其他事项。

联系、促进,这是职能配置的内容;

反映、承办,这是机构运行的状态。

中联办的角色和地位可以说清楚。


他是中央人民政府的派出机构;

他是中央人民政府驻港最高代表机构;

他的事就是中央人民政府交办的事。


其冠以“联络办”之名,内涵清晰:


联系其他驻港机构;

联通两地;

联接香港与中央;

当然,也包括联系特区政府。


所以,

在香港,中联办有角色;

在香港,中联办可以和香港各界交往;

在香港,中联办就代表着中央。



争议的源头,跟基本法有关。


1.基本法没有对香港中联办的设置和法律地位予以明文规定;

2.基本法却规定了外交公署和驻港部队的存在;

基本法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在香港设立机构处理外交事务。

基本法第十四条:中央人民政府派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防务的军队不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地方事务。

3.基本法却规定了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均不得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务。


因此,香港有些人认为:

中联办没有法律地位;

中联办不应涉足香港事务。


此迷思。原因有四:

1.中联办事实上早就存在,而且存在于香港回归前,其地位具事理基础;

2.中联办得到了国务院决定的确认,得到了特区政府具法律效力的《政府宪报》的确认,其地位具法律基础;

3.中联办不干预香港特区自行管理的事务,中联办要承办的是“非特区自行管理的事务”。


那么,问题来了:

授权香港高度自治,谁来监督?

“一国两制”方针贯彻落实,香港管得了吗?或者说仅是香港的事吗?

当香港政治体制出了问题、社会整体利益得到戕害时,谁又可以负责监控、监管工作?


明显,这都超出了香港特区施政的范畴;

明显,这需要一个部门负责具体的执行工作。


由此,可以得出香港中联办的三重身份

代表中央监督特区的运行,且不仅是特区政府;

代表中央联系两地的交往,且不仅是经济;

代表中央把控“一国两制”的实践方向,且立足全国、不仅着眼于香港。


这是正大光明的存在。

中联办若不履职,便是失职与渎职;

香港社会若不正视,便是无知无礼。


并且,这是政治现实,谁也撼动不了。



香港社会存在的迷思,其中最大者,便是“西环治港”。


2018年初,前中联办负责人在公开场合说:“中环与西环行埋一齐几好(中环与西环走在一起好啊)”。


语出,一些“人”譁然。香港极右媒体似乎逮住了“西环治港”的证据。那段时间,只要林郑月娥出现,便追问其对这句话的看法。


港府与中联办,中环与西环,互动不畅、名分错位的问题存在太久了。


梁振英当选特首后,去拜访中联办,被各种攻击。

听闻林郑月娥去中联办,香港媒体可以在中联办门口顶风冒雨,等上一天一夜。

反对派可以去中联办门口示威,建制派不能去中联办议事......


见光,成了问题。

见光,困难重重。

当正常交流也要小心翼翼甚至被认为“偷偷摸摸”,

正常已经不正常,已经很不正常了。


2018年,“靖海侯”写过一篇评论,专门阐述了中环与西环的关系问题。其中几句话,可以正视听:


“(中联办)五项职能,均与香港社会息息相关,体现著中央政府驻港最高代表机构的身份和地位;而中联办的实际运转,都是在践行这些职能,从未缺位,也从未越位。”

“职责在身,决定了中联办在香港的存在是实体的、具体的,是必然要与香港社会广泛发生联系,与特区政府频繁、紧密互动和合作的。”

“ 因为中联办的地位和角色,特区政府与之“企埋一齐(站在一起)”并“行埋一齐”,再正常不过,属理所当然。”

“中联办按照中央赋予的职责,在支持特别行政区政府和行政长官依法施政上一以贯之,在保障香港特区高度自治权上一以贯之,在为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上一以贯之。它的使命明确、职责清晰,不容缺位,更不会越位。”


事实是,中环西环不互动,中联办才是缺位。


因为正大光明,所以光明正大;

因为理所当然,所以理直气壮。

特区政府官员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走进中联办;

中联办官员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走进特区政府。


这种因为刻板印象被塑就的“心理障碍”,各方、各界都需要突破了。



今年,香港立法会再现乱象,立法会内务会主席大半年没有选出来,致使立法会等同停摆。


4月17日,中联办发言人声明谴责。香港社会又泛起指责之声,说中联办又在“干预香港内部事务”。


对此,国家港澳办新闻发言人在4月21日给出了回应,并给出了中联办做法的正当性。


近日香港一些人对中联办在基本法之下的角色和权力提出质疑,认为香港中联办与中央其他部门一样,受基本法第22条规限,不能“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管理的事务。这种看法没有充分考虑到香港中联办的特殊性,是不准确的。尽管香港基本法没有对香港中联办的设置和法律地位予以明文规定,但无论是之前的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还是更名后的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的派出机构,负责代表中央处理香港有关事务,完全有权力、有责任对涉及中央与特区关系事务、“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正确实施、政治体制正常运作和社会整体利益等重大问题行使监督权。


还是名分问题。


还要顾忌吗?以前或许,以后不会了。

还要容忍吗?以前或许,以后不会了。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

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到了“以直报怨”的时候了。


这直,是正直与正义;

这直,是直接与直爽。



香港社会的迷思可破,中联办也有调整的空间。


一方面,中联办的一些人还没有真的“走出去”;

一方面,中联办的履职动作还没有全面呈现出来;

一方面,同特区政府到中联办一样,中联办到特区政府去得太少。

一方面,中联办要习惯发声、善于发声。

“历史的罪人”彭定康任职港督时,经常走门串巷;

英女王伊莉莎白回归前到香港时,知道抱抱孩子;

修例风波时,美国反华议员还跑到香港观察“美丽的风景线”;


香港社会里,需要中联办人的身影,

在餐馆里,在公屋里,在校园里,

潜行、深耕,

把自己融入人群与时间。



守慎正名,伪诈自止。

迈出这一步很重要。


迈出这一步,中联办大有可为。

走出干诺道西160号的那道大门,中联办大有可为。


这话,同样也适用于中环的礼宾府。

靖海侯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