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可以,我不可以,凭什么说这是科学?

香港新冠确诊今日再破百宗,如何遏止今次社区大爆发?中国抗疫专家钟南山建议“香港当务之急是全民检测”,香港专家和特首则提出“全民强制检测代价沉重,推行需有科学根据”。社会还未有共识,香港人忧心忡忡。

疫情继续严峻,香港人忧心忡忡。(AP图片)

疫情继续严峻,香港人忧心忡忡。(AP图片)

坊间正出现一种“球迷效应”,中国与本港防疫专家各有拥趸,然而,抗疫不同睇波,没有个人喜好的空间,也不能感情用事,须依据科学精神办事。科学是什么?你懂的。这里我们先回顾新冠高峰的3月中旬,本港防疫专家向大家提醒的一个关键数字︰R0>1。

R0即是“基本传染数”(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如果 R0<1,譬如是0.5的话,即是1个人传染给另0.5个人,往下的0.5人传0.25人,疾病很快趋弱而消失;如果R0>1,代表感染的人数愈来愈多,呈指数式上升,新冠肺炎病毒的R0,一般平均估算是3,即是1个传染3个人,3传9个人...如果完全不防控,最终所有人都可能感染了。

《美国之音》昨日整理一个“懒人包”数字供参考︰“香港过去7天平均每日有87例确诊,星期天的确诊案例破百,为115例,星期一(11月30日)则新增76个确诊案例,当中以本地个案为主,9例源头不明,此外,涉及跳舞群组感染个案上升到519例,当中涉及至少28个场所,感染者遍布全港。”

香港新冠的R0很明显大于1,究竟是2、3还是多少,不是讨论重点,事关R0不是一个固定常数,如果及时提出有效防疫措施,便可阻止疫情扩散。中国是好例子,自武汉爆发疫情,内地采用强力隔离,把感染者与其他人分隔,并以迅雷不及掩耳行动,为几百万以至千万人口的出事城市进行全民检测,有效切断传染链,令“基本传染数”减少到受控程度。

我们谈回科学精神,今天我们仍沿用16世纪英国思家培根(Francis Bacon)提出的观点︰经验产生知识,科学是对经验作出观察和分析,有了总结和心得便提出新的假设,通过实验进行验证,然后最终建成理论,这是实验科学5大步骤,名之为归纳法。尽管培根思想体系有不完满之处,不过,归纳法依然是达到科学真理必须遵行的方法。

从经验到实验到验证,上述中国式抗疫,无论你的看法与观感怎样,这是目前最科学化的新冠防疫措施。不过,《香港电台》上周末报导,特首林郑月娥“向中央解释(本港)并无内地体制优势,内地人民亦相对服从,如果强行以内地方式套用在香港,可能带来反效果。”她说原因是“疫情紧接修例风波,令到公众对政府的信心有所伤害,因此本港做抗疫工作较很多地方困难。”特首结论是“视乎科学根据、效益及能力”以“考虑全民强制检测的可行性”。

中国式抗疫证实为成功模式。(AP图片)

中国式抗疫证实为成功模式。(AP图片)

由是观之,关于全民强制检测,内地与香港出现“你可以,我不可以”,事关两地不同体制与政府支持度问题,与科学无关。解决方案可以很简单,全球暂时未有一只“黑天鹅”飞出来反证中国式抗疫无效,也未有国家提出比中国更有效的模式,香港最科学方法莫如试行“一国一制”,依效中国式抗疫,做到“你可以,我都可以”便可。大家不要花时间摇旗呐喊,无人希望这场新冠须加时再赛。

深蓝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因暴大之名!

“一个人每天应该尝试听一支小曲,读一首好诗,观赏美好的图画,还有,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