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国抢先允许华为开发部分5G网络 日本及韩国亦表示不抗拒用华为

同是西方国家,有聪明的,也有蠢的。当澳洲总理莫里森还在天天和中国斗时,德国已静俏俏地放生华为的5G项目了。

上周《Handelsblatt商业日报》报导,德国政府将在12月提交给联邦议院一项新法案,允许华为开发德国5G网络的一部分。

法国媒体报导,德国决定容许华为参与其国内5G网络部分建设。

法国媒体报导,德国决定容许华为参与其国内5G网络部分建设。

今年10月,日本和韩国已坚决拒绝,把中国电信巨头,排除于5G网络之外。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只有美国,英国,印度和台湾,计划拒绝使用华为5G设备。

华为现时在开发“第4次工业革命”应用程序的竞赛中,处于领先地位,这些应用程序利用5G的功能,包括自动编程的工业机器人、遥控采矿、智能城市交通管理、远程医疗和大流行疾病控制等。例如,华为计划在2020年代,将数字化的医疗历史记录和在中国以外的5亿人口的实时健康监控,添加到其云端的人工智能(AI)系统中。此外,中国在5G的主导地位。可使其在下一阶段的6G宽带开发中处于领先地位。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的顾问曾表示,试图从全球通信网络中排除数十亿华为用户是不现实的。

所以当拜登在美国总统大选中击败特朗普后,德国决定不阻止任何一个设备供应商,参与德国的5G建设,这是也是人们普遍预期的行动。

亚洲协会和南加州大学最近发表报告,其题目为“迎接中国的挑战:美国新的技术竞争战略”,提到:“虽然禁制华为在某些主要国家(尤其是盟国和合作伙伴),可能是可行,但这是一项全球网络挑战,需要多方面的解决方案。由于中国的组件、用户终端和软件将在全球数十亿5G最终用户混杂在一起,因此,在全球市场,全面禁止华为和其他中国供应商,是不切实际的。”值得留意的是,这个报告的一些作者,是拜登政府的未来潜在官员。

日本媒体在10月中旬报导说,日本已拒绝美国的要求,将华为排除在5G网络之外,并告诉华盛顿它将采取自己的安全措施,以确保通过华为硬件传输数据的安全性。 韩国的新闻社韩联社说,韩国高级官员告诉美国高级代表团:“我们已经明确表示,私人电信公司可自行决定,使用哪一间特定公司的设备。 ”

俄罗斯商业日报《生意人报》9月报导称,“俄罗斯5G将在中国制造”,此前俄罗斯移动服务提供商MTS从诺基亚转换为华为,以升级莫斯科的移动网络。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9年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签署了有关5G合作的框架协议,包括联合研发。

新的5G网络需要与现有4G设备集成在一起,如果德国排除华为的5G设备,将造成重大破坏。华为占德国领先的移动服务提供商德国电信4G基础设施的65%,以及55%的Vodaphone设备和50%的Telefonica设备。

11月初,德国官员将华为的决定形容为“站在悬崖边”,因为德国工业界与德国安全官员正在争论,后者正承受美国情报界之压力。幸而,特朗普在选举中的失利,令争论倾向支持了希望与中国合作的工业界。

华为最大的竞争对手是爱立信,它的所在地是瑞典,国家瑞典电信管理局推迟了5G频谱拍卖,此前瑞典上诉法院批准了华为的请愿书,以重新考虑政府禁止使用其宽带设备的禁令。爱立信也批评瑞典政府的禁令,因为中国是爱立信最大的市场之一,该公司最大、最现代化的生产工厂去年在南京开业,预计到2024年,爱立信将在中国庞大的5G网络中建立多达10%的基站,并拥有1000万个基站。中国并未排除西方国家的5G设备。

中国在建设5G竞争中的卖点之一,是北京已经开始开发下一代或6G宽带。 11月,中国发射了第一颗6G实验卫星,用于测试Terahertz 太赫兹(极短)波长的数据传输。研究人员已经讨论过将太赫兹辐射用作宽带移动平台,中国卫星的发射是首次在太空进行的实验性测试。

在11月的《亚洲时报》网络研讨会上,6G专家琼斯博士(Handel Jones)说:“就6G而言,中国至少有两个或三个计划。这是一项为期10年的计划,规模可能是5G的10倍或100倍。量子通信是一种选择,中国已经与上海和北京之间的量子通信建立了联系。好明显,美国应该转向发展6G。但是谁去做呢?”琼斯补充说,“美国没有目前使用5G的公司。美国拥有部分基础设施,但没有基站,没有光纤,因此总体而言,中国拥有华为和中兴通讯。在欧洲,有爱立信和诺基亚。三星即将到来,并且将来可能会成为这个市场的力量。日本的某些技术也是如此。但是在美国,我们甚至没有一家5G公司。”

拜登上台后,将有更多主要工业国拥抱华为的5G设备。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