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地飞行,不是爱国爱港应有的姿态

“……750年前,宋代诗人邵桂子游历夔门之后,留下诗句:手挈东风上水关,凤书迎日看新班。

似乎,邵桂子的诗意,正为李山写下伏笔——2020年3月1日,香港政党新秀紫荆党宣告成立,紫荆党主席李山与10余位党员立下铮铮誓言:成为一支由力量、责任和团结来定义的政治新力量,用能力和决心推动发展符合香港巿民利益的政治经济社会治理体系,共建香港,无问西东!

那一天,维多利亚海湾紫荆号上,辉光葳蕤……”

12月9日,香港“紫荆网”刊发文章:《紫荆党主席李山:香港治理路径的现实向度》,这是开头的一段话。

写作者激扬文字,被访者指点江山,读完后的人们或许会认为,文章所要表达和传递的资讯,可能关系香港新的未来,如文章最后几句话:

“作为蜚声中国乃至世界的金融专家,李山在弘大的国际经济发展场域,激荡出了飞升腾实的人生旋律,他朝乾夕惕书写的经济思想和金融故事,以及为香港和紫荆党擘画的图景,正在被时代所见证。”

事情源于12月6日《南华早报》的一篇报导:丝路金融公司首席执行官李山于今年5月在香港创办了一个新的政团——“紫荆党”。

以清华大学校友为班底,来自海外归国中环商界精英,宣称要“为全体香港人争取下一个五十年不变,追求百年‘一国两制’”,目标是发展25万党员……

相比香港现有建制派团体,特殊的背景设定;在“一国两制”实践中期,即谋划香港的百年路线;25万党员,香港“民建联”这个深耕多年仍无法企及的发展目标。“紫荆党”甫一出世,就以“宏大”的理想和“超凡”的气魄吸引整个香港社会侧目。

翻查其创办人的有关介绍,该政团不只有理念,还有具体的政治政策主张。比如:要改革香港政治体制,将立法会改为上下议院“两院制”;要成立全民所有房地产开发公司,全体港人入股,落实“明日大屿”填海造地计画;要将香港的公务由出租变出售;等等。

李山说,这是向共产党学习。

一石激起千层浪。

打着爱国爱港的旗帜,出现于国安法后香港拨乱反正的关键时期,正当香港传统建制派反躬自省、调整定位、决心变革的阶段,“紫荆党”的成立像一只鸣镝刺透了香港的舆论场。

政治遐想由此触发。

香港社会急于探析三个方面问题:

1.成立“紫荆党”的背景是什么?

2.成立“紫荆党”的动机是什么?

3.成立“紫荆党”对建制派和香港到底意味着什么?

香港媒体就此展开报导和起底工作,各界人士纷纷就此发表评论,力挺声、质疑声、嘲讽声汹涌而来。

明显,以“新香港人”为基础、以爱国爱港为口号,有着明确定位和鲜明主张的“紫荆党”,从成立消息公布的那一刻起,就博取了万人瞩目,陷在舆论漩涡中。

而这,可能是“紫荆党”好的开始,也可能是“紫荆党”败的征兆。

香港各界对于“紫荆党”成立的评论,难言乐观,包括建制派。

由于香港特殊的政治体制设计,特首不能为任何政团成员,一切政团本质上都是“反对派”。

“紫荆党”既然是个政团,便要以政治的主张获取政治的地位、站上政治的舞台、发挥政治上的影响力。进入特区立法会、区议会便成为其唯一的政治路线。

其创办人已经提出,要拿到议席。

香港特区政府行政会议成员、“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说,“紫荆党”成员是建制精英没错,但一个政团想要赢得议席,现在说来还早,并不容易。

叶刘淑仪的一句话表达优雅且耐人寻味:“战场已经非常拥挤了”。

质疑者众众,也有一些支持者。

以一批不在香港出生的“新香港人”组建政团,让不少“港漂”兴奋起来。

源于长久以来在香港政治上的孤独感,也源于“紫荆党”打出的爱国爱港旗帜的召唤,他们看到重整爱国爱港阵营的空间,也要以此表达对香港传统建制派参政议政能力和斗争精神与能力的不满。

或许,他们一样渴求“紫荆党”所可能开拓出的政治空间,可以让“新香港人”在香港获得更多的社会尊重、换来更高的政治地位。

但目前来看,这种支持并非主流声音。

支持者中,还有一名香港媒体大佬,《信报》创办人林行止,在修例风波中公开宣扬“暴力有利于GDP增长”的人。

12月10日,他撰文“力挺”说,“新香港人”取代“港英旧电池”,不会乱出主意,且“有管道直通北京”,有利于香港管治,表示“衷心希望‘紫荆党’能获北京公开加持”。并在文章中,还做了“紫荆党”有利于稳住香港创汇集资功能的技术分析。

舞文弄墨的林行止,深谙文字之道。稍加注意,就会品味其“力挺”或有其他用意。

初生即“风光无限”的香港“紫荆党”,其实很落寞。

“紫荆党”可以有。

香港社会政治基础多有问题。虽然号称社会多元化,但在国安法公布施行前,特区政府步履维艰,建制派步履维艰,爱国爱港群众长期不能抬头,被反对派牵扯的政治格局和把持的社会舆论,几乎要挤出香港所有的正能量,为政治失序和社会骚乱带来重重隐患。

国安法公布施行后,反中乱港势力活动的空间得到极大压缩,建制派活动的空间得到极大扩展,拨乱反正中,巩固壮大爱国爱港力量正当其时。

重整建制派固有格局,启动建制派传统力量,实现爱国爱港阵营的大破大立有必要,成立新的建制派政团有必要。

但,此必要性需要基础,需要科学,需要初心与诚意,需要相关各方是真正的爱国爱港者,有真正地建设香港、推动香港再出发的能力。

今年8月,香港资深政治学者、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在接受专访时说:

在香港有两个词语要搞清楚,一个是“爱国者”,一个是“建制派”。以前以至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将这两个词混在一起,认为爱国者治港就等于是建制派治港。以前特区政府也经常说爱国者治港,但说著说著,现在很少人说爱国者,而是说建制派,仿佛建制派等于爱国者。这肯定不是的。

建制派里有部分人没有家国情怀,这是真的。他们愿意跟中国共产党合作,愿意接受中国共产党制定的“一国两制”政策,不会提出另外一套将香港视为“独立政治实体”的政策。他们也不会做任何事情冲击或损害国家和中央的利益,他们愿意接受在中国宪法和基本法所共同构成的宪制秩序下活动。但他们很多背后的动机不是因为他热爱国家、热爱民族或者对中国人有相当的好感,部分人是没有的。他认为他所看到的香港利益、他所看到的他自己的利益,需要让他做好这些事情。

刘兆佳在专访中,只给出了观点,并没有举例说明。但作为特区政府前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他的话是有分量的。

他是在概述一种客观情况,也是在提醒和勉励建制派,为建制派定位作为爱国爱港者的应有操守。

这,也应当是我们看待香港新的建制派政团的标准,今天的香港“紫荆党”应当确立的原则和方向。

“紫荆党”提出要向共产党学习,当知道毛泽东同志反复强调的几句话:

“共产党是为民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它本身决无私利可图。”

“共产党就是要奋斗,就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要半心半意或者三分之二的心三分之二的意为人民服务。”

靖海侯支持这样的“紫荆党”。

爱国爱港是香港公民的基本义务,是“紫荆党”作为建制派政团成立的前提基础,不应当成为支持“紫荆党”成立的主要理由。

“本立而道生”,人们要看到的是“见诸事实”。

“紫荆党”是什么样的政纲很重要。

目前该政团已经公布的政治政策主张只有几条。其中,成立全民所有房地产开发公司和出售公屋,在资本主义社会的香港,在香港数十年辛苦打造的公共住房体系下,已无需展开论证,只可能三个字:“不靠谱”。

我们只分析另外一条:改革香港立法会可行吗?

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11月17日在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法律高峰论坛致辞时说,“香港基本法是‘一国两制’方针的法律化、制度化。作为一部宪制性法律,基本法需要保持相对稳定。”

香港现有的立法会体制,是基本法关于香港政治体制的主要设定。改行上下议院“两院制”,将意味着修改基本法,且意味着大幅修改基本法。

这不符合“一国两制”事业的顶层设计。

“紫荆党”宣称要为“全体香港人争取下一个五十年不变”,却又要改变立法会这一香港政治体制上的根本设定,这是争取“不变”吗?

且不说“两院制”好不好。这就是严重的自相矛盾,更是对中央明确的“一国两制”不变形、不走样的重大误解。

关于自己的政纲,“紫荆党”说是“大胆假设”。

这已经不是大胆假设了。甚至可以说,“紫荆党”创办者的这些中环商业精英正在“离地飞行”。

客观而言,“紫荆党”对“新香港人”的关注是必要的,“新香港人”通过自身政治的组织、施展政治的影响、优化政治的生态,对香港也是必要的。重建香港,需要新生力量,不受路径依赖,践行创新能力,为香港带来新的生机。

但“新香港人”要成为“香港人”,需要去掉“新”字,真正沉潜下去、沉淀下来,理直气壮地标明自己作为香港主人翁的地位。

“新香港人”不应是噱头。

前几日,看到“紫荆党”成立的消息后,靖海侯即评论到:

独特的历史定位与时代方位,宛若一部离心机,百余年来一直让香港社会保持思想与文化的激荡,难以在东方与西方、本土化与国际化间选择驻足,并致使其市民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身份认同的危机。此香港过去、今天之最大特点,未来也可能不会消失。

所谓新香港人,是个不折不扣的伪概念,而以新香港人组建政团,也必然会面对难以厚植、不能深耕、无法真正落地的问题。并且,民主社会之政党,更依赖内生条件,更要求自下而上,更以广泛且密切的社会联系为生命线。客观而言,港漂于此方面,甚有劣势,目前绝大部分都只能在同类人的小圈子里逡巡,难以突破社交半径。香港是个很怪的城市,经济上有极高的国际化水准,文化上有极顽固的城市性格,本地人与港漂在政治上的融合发展屏障很大。

如果此次所谓新香港人组建政团,不能解决此问题而仅是另起炉灶,其前景恐怕并不美妙。或者说,香港政治重整中因反对派离席产生的空间,能真正占据并能巩固住的,一定不是港漂。这,需要这个新的政团,从一开始就要修正自己的定位和发展方向。

还是要记住习近平总书记在香港回归20周年庆典上的讲话:

坚守“一国”之本,善用“两制”之利,扎扎实实做好各项工作

治理香港的经验不少了,教训够多了。

新的“紫荆党”若大有作为,秘诀就在“扎扎实实”四个字中。

莫再走“精英路线”,莫“离地飞行”,才能换来香港市民真正的祝福。

靖海侯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