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个姐妹人到中年失业想开茶餐厅 我话想同朋友反面就一齐做生意啦

自从手机,可以睇新闻,印刷传媒,就走向黄昏。我在十多年前时,见一个同业,就讲一次。若同业和我一样是五十后,做多十年,刚刚好,到时街上报纸档,差不多关清光,我们六十岁到,就啱啱退休喇。若同业是年轻人,就要打定输数,快快揾定后路呀,快找新工作啊,否则到时裁员,你四、五十岁,没公司要你呀。

香港的凸版印刷元朗工厂,早于2017年12月31日结束印刷业务。

香港的凸版印刷元朗工厂,早于2017年12月31日结束印刷业务。

十多年后的今天,日本全球印刷,公司巨擘,凸版印刷公司,率先全世界将印刷业务收档。在香港排第二的泰业印刷公司,就早几年卖盘。绝大部份,印刷传媒,就越印越少。苹果日报,买百乐门印刷公司的壳上市,变为壹传媒,更加不消提。忽然一周,一本便利,饮食男女,壹周刊,一只一只,周刊停刋,看住它们执笠,真是好痛苦。壹传媒丢空巨大,的厂房空间,黎老板及高层,又惹上官非。

最近我屋企个女人,与三位金兰姊妹饭聚,商量因为,印刷传媒,裁员被炒鱿鱼。她们想透脑袋,找什么新工作。四、五十岁,都要走人,但是怎去找工作?再去跑?真是跑不起。初初谂住,做多十多年,就可以,做到退休喇。点知从占中,到社会事件,加埋肺炎,这几年的事件,加速印刷传媒,裁员减人,关门执笠。退休又不够银,人到今天,行咗工作人生三份之二,公司亏蚀,又不能赖死不走。又未揾够银,享受退休的尽头。最惨,又未可以,两元坐公巴,享受交通系统。传媒三枝花,今天确实,系尴尬年华,不够银両,年纪半世纪,想工作,也没有公司愿意聘请,也没能力去退休?

想来想去,三条四、五十的中生花女,就想不如攞晒啲身家、性命、财产,搏一铺,开间高档茶餐厅啦。赚到,就住上山顶老人院啦。亏本亏清光,去上水老人院,申请政府养啦。横掂三个,都是自由处子身,输清光,都害不到人。

当我知道,即时喝止,叫她们唔好搞什么,高级茶餐厅啦。饮食好难做,再加埋三姊妹,本来一起工作,返工好到收工。十多年朝夕相对,关系亲过,亲生姊妹。好姊妹一齐,夹份做生意,分分钟,搞到姊妹没得做,就变咗仇人,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啊,到时就做了寃家喇。

我有做饮食业,多年经验。开过两间中菜,三间法国餐厅,一间意大利餐厅。更加取得,当年劲过米芝莲,的开饭网,法国餐厅大奖。初初自己做,后来与,在法国经营,饮食业华侨,肥仔周合作。本来我们,如鱼得水,越做越好。因为我只担当,投资者角色。最多都是,参详两句。当我们,经营耀华街餐厅。朋友光顾,越来越多。前黄玉郎红人,钟锦光,更爱光临。手拥物业多多的钟先生,眼见肥仔周餐厅,生意火红,人客众多。2000年,香港经济,因亚洲金融风暴,市面生意,一片不景。钟先生揸住众多,没租客物业,力邀周胖子,扩大法国餐厅。更带肥仔周,去他旗下,礼顿道丢空很久物业,更愿意用,物业租金,作为入股餐厅,一起合作。当时朋友,见肥仔周,八面玲珑,生意做到,八只手,都做到停不到手,搞到个个老友,都话要入股。但是当然做朋友,就好好,好老友,做生意,就个个,是麻烦友啦。当年夹过银,做餐厅生意的老友,今日好多,已经做了仇人,老死不相见喇。

厉口仁心,讲完夹份做生意。打开巴士的报,睇到𠮶位,陈云老师,竟然咀咒竹君姐姐。竹君姐姐时时刻刻,天天工作,不理六日,更没公众假期,从不休息,连探就死,病危夫婿,都要急急脚,看两眼,赶回疫情战斗室。更从不间断,每天面对香港人,汇报瘟疫情。竟然说出,竹君夫婿死得好。这条衰过林过云,的人渣云,以后可以,与林过云,一样齐名,成为香港,有历史的人渣。

这条粉肠人渣晕,以前系信报写稿,我都系他信徒。我个仔又系,以他为师。他的文章,真是写得,充满香港情。因为佢写稿,写出香港情。作为信徒,对他充满信心,行文字字有正气,文章有大道理,有感情。以为他,香港情文字精,心地一定行正道?所以我两父子,在不同时间,做咗佢信徒。但自从陈云,搅什么邦联,搅什么独立体,搅什么,香港人,要独立。文章不知影响,几多万千,学子学孙学神。听他一呼,个个年青人,走上街头,扯晒旗,支持他,发噏风,搅什么邦联。

唔知系咪,信徒越嚟越多,搞到自己,变了神仙。以为自己,坐在神枱,挥舞独旗,就可以号令,香港天下,为所欲为。怎知中央反枱,他就第一时间,失踪不见了。最近可能,闷到失失慌,竟然跑出来,抽我们香港,人人认为,我们的疫情英雄,在这水深火热,死人无数,瘟疫充满人间的时候。香港英雄,竹君姐姐水。这条小丑云,不敢挑战国安法,为了出风头,竟然去恰病危人,更抽尽夫婿奈河桥,的离世水。陈云大师,由疯癫云,变咗人渣晕。这几年社会事件,真是见尽,人间天堂地狱变色龙。为了出风头,变了出疯癞,在竹君姐姐,伤口淋镪水,自己要威,伤尽香港人心。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