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望:两年,二十年,二百年,二千年

纷乱的2020即将结束,这一年中国有了意外的飞跃,是时候回望一下香港,中国和西方世界如何走到今天的局面。
WhODTXEBfwtFQPkd8Dv4
【两年】 - 火星撞地球的开始
这两年中国成为西方世界众矢之的,而冲突最尖锐竟然在香港的街头。香港从来都是政治角力的最前线,五六和六七两次都是代理人暴动。而当前中国的崛起挑战美国的领导权就像火星撞地球,香港街头烽烟再起可能是历史的必然。但莫名其妙的是,多年来的世界自由排名,香港已经是世界前列的,那这两年所再争取的又是一个怎么样的自由呢?
 
亚洲重新成为世界中心,已是无可逆转的趋势,中国自然成为核心。而短短的两年前,世人对中国的印象仍然是落后贫穷,甚至一河之隔的香港都大有人在。但讽刺的是今天的西方政要说:中国能操纵美国大选?共产党间谍大规模渗入美国官僚和科技领域?中国人工智能监视国民甚至全世界?一带一路正对亚洲的全方位掠夺?解放军研究出超级士兵?制造新冠病毒?怎么短短两年间又一下子把中国由贫穷落后吹捧上神一般的只手遮天?到底是思觉失调还是看科幻片太多了呢?
 
当年美国拿着一包洗衣粉做证据就可以挥军直捣巴格达,而现在邪恶之冠的头衔竟然落在中国身上?真的有点受宠若惊,讽刺是所指责的各种罪名,美英才是长久以来的高手,可惜一般人看世界新闻都是只看标题不看内文,西方民间的反中情绪可能会比贸易战的影响更深远,同时中国民间的爱国情绪也被推到最高,看来激烈对持的状况即使新总统上台也改变不了,加上疫情正打击部分国家的管治威信,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与战争如此接近了。
 
【二十年】 - 火凤凰
三十年前,偶尔到内地工作,眼见社会发展不平衡,整个珠三角就像一个超级大地盘,到处沙尘滚滚,坐中巴经国道到东莞工厂颠簸了三个小时,一程车的时间鼻孔内都沾满了黑黑的淤尘,珠江的一些小支流,被违规排放的污水染成五颜六色,感觉上经济发展有点横冲直撞。在东莞的工业区,一些香港人手拿着“大哥大”指手画脚,不可一世的嚣张态度,连我也看不下去了。也亲眼见过像流水线一般的行贿受贿过程,确实叹为观止!不禁想起父亲提过香港六十年代的状况,终于亲身见识了。
 
到二十年前我正式被调派到内地,我对共产党也开始改观,不是因为当时的状态,而是改变的速度。作为首先富起来的城市之一深圳,吸引大量各省农民工背井离乡到珠三角打工,当年的年轻同事们,在随后二十年来大都逐渐爬上中产,由年轻时懵懵懂懂,到看着他们拍拖结婚生孩子,也看着他们的子女长大成人。
 
至于那些贫困省份,现在很明显,经济是大幅改善了,这一代的农民工再不用背井离乡,到发达城市打工来帮补老家,现在沿海地区的工厂不再是工人抢职位,而是岗位抢人,这些现象比什么经济统计都来得有说服力,各省陆续脱贫之后,近年新来深圳的再不是基层的农民工,而是各种精英,现在的深圳已经是亚洲硅谷,是整个亚洲高科技企业最集中的城市。
 
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听到中国崩溃论,当时确实是出现了日本经济衰退前的某些迹象,加上苏联解体还不到十年,说得言之凿凿,但接下来的二十年,每年都被翻炒一遍,崩溃都一直没出现,而迷信的人却一年又一年的信下去,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而被质疑的话题中,包括连年的巨大基建投资,这些数字都被评击成大白象工程,但大家应该亲眼去看看,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当我坐车去重庆,几个小时的路程都在不断的高耸千米大桥和漫长隧道之间穿插,给我的震撼不是壮观的美景,而是改善民生的远见和决心,脱贫不是夸夸其谈的数字游戏。
 
【二百年】 - 黑暗世纪
数月前关于鸦片战争因由的新闻,全城哇然,竟然有老师把二次创作来教历史,但我更忧虑的是那种心态,有太多人有意无意间,为被植入的价值观保驾护航,甚至把真假难分的片段,重新拼凑以说服自己,以防内心的信念崩塌。
 
革命可能很浪漫激情,去年有人歌颂乌克兰颜色革命,但又不看看随后几年的经济,被邻国抛离的残酷。今年又以孤星泪(或 悲惨世界)来歌颂法国大革命,壮怀激烈,但抗争者可能表错情了。当年推翻路易十六之后,新上台的又被推翻,周而复始的多次再再再革命,才是该部电影的时代背景,主角们的牺牲带来改变了吗?没有,而这种动荡却持续了七十多年。
 
古今中外的人类历史,政治斗争都都不曾间断,在中国的几个和平时代,斗争在帝位之间,政党之间,利益集团之间的你死我活,大都不影响平民生活,但当国力虚弱,民生就会变成斗争筹码,鸦片战争之后,太平天国,维新运动,义和团,多次的外敌入侵,辛亥革命,军阀割据,国共内战,大跃进,土改,文革。无止境的内耗,动荡的縂时长已经是当年法国大革命的两倍,中国人已经很累了,好不容易痛定思痛,随后三四十年的高速发展可说是人类近代史的奇迹,十四亿人大多数已经成为既得利益者,这股凝聚力有谁能挡!
 
去年见到几个少年摆地摊,跪在地上展示著抗争的理由是”民不聊生“,我顿时错愕,虽然香港竞争激烈,不是每人都锦衣玉食,但能保证两餐温饱,综援也有四千多元的城市又何来民不聊生。而中国过去的两百年,“民不聊生”的日子占了一大半,只有最近四十年才是专心发展民生经济的时代,这是多么的难能可贵。而在中华复兴的最后一公里,香港如果自打退堂鼓,把这个中外枢纽角色拱手相让,是否要回去捕鱼为生的生活?
 
【二千年】 - 文化和统一的执著
港英时代,我们称呼英女皇为“事头婆”,这个名号很有意思,我们把英国看作老板,而非君主。英国对香港是比其他的殖民地好,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因为香港是众多殖民地中最有经济和战略价值的。这关系就好像在一家公司工作有成绩,老板对我不薄,我也就尊重老板,但不代表会当他是父母看待,是本质上的区别,简单说就是互相利用之下的互相尊重,在这种状态之下,大家不会嚷着去选举老板,自然也不会期望选举港督。我们却会为中国女排夺冠而兴奋,为华东水灾举办募捐,这是民族情怀。毕竟,再好的老板都可能有出卖你的一天,但父母却总会一生守护。
 
七十时代,我少不更事对宗教和政治都毫无兴趣,但因为成绩不好换了好几家学校,天主教,基督教,佛教,和一家国民党背景的中学,从小就体会了文化和政治的冲击,百多年的东亚病夫帽子加上文革的余音未散,有对比之下就有种民族自卑感,很自然向往西方的价值观,也很理所当然地认同民主和自由的普世价值,甚至怀疑过儒家思想是落后的根源。但随着人生阅历逐渐丰富,中国绕过与西方不同的路也能走上快速道,就有很多反思,民主和自由只是幸福生活的手段而非目标。最近看了一些儒家和道家的具体内容,才深深意识到,这些思想早就潜移默化,即使大多数人没看过四书五经,却引导着我们的言行举止,与是非对错的判断,从春秋战国开始,我们都循着同一个思维框架走到现在。
 
中国对统一的执著,是从几千年的历史教训而来,每次的分裂都是杀戮的开始,与其顾虑哪一天你会打我,或怀疑你正在顾虑我,那不如我先灭了你的心态,这是人性使然。在人类升华到地球村的境界之前,不论执政者是谁都离不开丛林法则,所以统一是安全的保证,文化越深远的就越执著,任何可引致分裂不稳的因素都是红线,可以不惜一切去捍卫。当年美国废奴本是政治冲突,但是南方各州宣布独立,林肯就立刻挥军南下、西班牙对加泰隆尼亚閙独立更是出手狠准快、以色列人用了两千年争回国土才重新得到尊重、而吉卜赛人仍然到处流徙,却几百年来仍然寄人篱下,被歧视,被污蔑。可见各民族对国土都是寸土必争,而中国复兴已经到转入大直路,为保障国土完整更加会不惜一切。
 
Larry Leung
 

Larry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