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移民悲歌 关廉豪回流做法官 在家死咗无人知 洋行总经理做烧焊佬 酗酒斩个女

有旧同事问我: “老细,我想移民去台湾,想你俾一些意见。”

陈兄,移民,实情是,人生大事。以前香港,经济不好,新界人,就远去英国,做餐馆炒外卖。今天你想,移民台湾,最重要,有无需要?好多家庭移民,最重要,都系想啲仔女,有好教育。或者今天,政治环境,都担心儿女,受影响,都有因由啊。

你又无儿,又无女,你经济,又不差。以前你太太,懂投资房地产,生活应该不忧呀。移民会令你,没有了,亲朋戚友。什么事情,重新开始,重新适应。去到异乡,好闷好寂寞㖞,要重新,认识朋友。所有生活习惯,都要重新整理。其实人到晚年,没有特别不安,一动不如一静呀。做什么事情,最重要系忠于自己啫。如果一时之念,辛苦下半生,又何苦呢。你有唔想见嘅人,有唔想见的事情。你可以搬去,第二个区住。见不到,不想见的人及事,人就舒服喇。

移民台湾,其实真系,唔错的选择。生活经济,水准又低。言语又通,人民福利,医疗系统,又好又先进。又不排斥移民,住房又便宜,日常开支又不高。绝对是,老人的福地。

但系台湾,冻又冻过香港,热又热过香港,仲有经常地震㖞,我曾经,给地震,震到,天旋地转,晕到找不到,车底或坚硬枱面躲避。当时那种惊恐,如没有亲身经历过,是不足为外人道的惊慌。虽然你曾经在台湾,做过短暂,时间工作。但真正,长久生活,你未曾尝试过。长住与短暂居停,实是两码子事情。

你横掂都想移民,你两夫妇点解,不去全世界大城市,每个城市,住一年呢。去睇下,又住匀全世界呢 。你哋有经济能力,还有体力,无儿女嘅担忧。我系你,早就去全世界,做地球人啦。

与这位陈性,旧同事,讲开移民。就想起九七年左右,移民英国,的关亷豪法官。这位当年,香港贫穷,第一代,没银出国渡金唸书,做律师楼职员仔,放工揸住饭盒,默默进修,啃书送饭,爬上法律阶梯。挨到皮黄骨廋,真系得棚骨,只见块面,加个四只眼,深度眼镜。日考试,夜刨书,朝九做到深夜放工。点着萤火虫灯,努力刨法律经典。终于金榜高中,考试得到状元,做了香港律师。
80年代,香港人做律师,十分威水。乡下祠堂,关廉豪牌匾,真是挂在,祠堂高堂正中之上啊。更利害,他的哥哥关义光,又中了律师状元,他们的家,真是威过,有再世黄飞鸿之称的当年老牌武打名星,关德兴师傅呀。

但是我久不久睡醒,就想起,我的朋友,关亷豪法官。点解?因为他,死在床上,很久都没人知道。想起二十几年前,九七危机,社会个个,有能之士。人人话移民,个个话走人。我想起此事,也在床上,伤心到,下不了床。

这位老朋友,关亷豪,做了律师,赚到银。为了回馈社会,争取人民公义。参加革新会,与第一代,社会运动家,革新会创办人,和贝纳褀律师,一起关心,社会事务。关律师,仲当选市政局议员,等如今天立法会议员,因为当时的立法局仲未有得选。他又开设,众多金融找换店。如果不是移民,他的生意,应该比许氏找换店,还大还多分店。

关亷豪因为举家移民,他将一生,他的一切,理想加实业,律师楼,金融找换店,所有卖掉,将香港一切,转化为现金。举家,搬住英国,去到伦敦。小孩子,适应新环境,唸书投入新社会,绝无问题。关律师,就日日去行,哈来士百货公司,去海德公园打太极,蒲吧喝啤酒,饮英式下午茶。但全部不是,关律师𠮶杯普洱茶,日夜无所事事。

我认识关法官,都差不多,近四十年,他从没得闲过。移民之后,宁静生活。令他,静思己过。他从没负人,更没有负过社会。他怎样甘心,在一个不是自己出生,不是自己成长,不是自己奋斗的地方,寂寂走向,人生最后的道路。他在伦敦公园,望上穹苍。他立下心意,赤子丹心回香港,服务香港人。所以孑然一条中佬,回到香港的家,他不再从商,进入司法机构,当公正严明好法官,服务香港社会。

我以前通常放工,都去尖沙咀,美丽华酒店,的浴室冲凉。好多时,我与只身而到,无家庭依偎的关法官,侃侃而谈。但当我回家,一家大小晚饭。关法官,就孑然一口,吃浴室的外卖,碟头饭盒。一家移民,变了得,自己一人,独吃独活。移民悲歌,久不久,在香港,不停歌唱。

移民多伦多无想像中咁好。

移民多伦多无想像中咁好。

移民这支歌,真系有人唱到,家散人亡。有人生活歌得,天天冚家痛苦。我有位挚亲,她们一家移民。爸爸本来是外资洋行总经理,带住一家四口,去到加拿大多伦多揾工,只是揾到电脑板,维修技工,没办法,白人优先,全世界土生土长人士,必定排第一,这是一定的箴言。这位香港总经理,唯有揸住焊机,顶硬上,手机收音机,咩机都要修理。其实已经好好彩,有工作,不用日日,逛唐人商塲,闷到杀人不重要,重要是,花光积蓄,到时打刧银行,定是去跳楼呀?

他日夜对住电路底板,左焊右焊。越想就越,郁郁不得志。只有对酒谈心事,没有心情吃饭。变了天天酗酒,日日闹儿女。小孩子驳嘴,就拿刀,追斩女儿,好彩年轻人走得快,斩唔到。否则父亲坐牢,女儿升天,又是家散人亡的坏例子,最后已经搞到,父女家庭成仇家。今时今日,父女心中,伤口有刺,难愈合呀。

最近我个姪女,与消防员结婚。我第一时间,问我侄女婿。你是黄或蓝,你企边度先?消防员姪女婿,大声说,我企中间嘅。我就头痛,我连忙说,中间就是骑墙派㖞。世界是非,怎么会有中间?边度有中立呀?现在青年人,通常黄色。中老年,因为较为,偏向稳定生活,就通常,是蓝色人喇。

我今天,要同你姪女婿,讲清楚。不论你,是黄或是蓝。这个世界,没有中立,只有事实。看清楚事情,更要懂得包容,包容更会,帮忙到别人,帮忙到自己。到自己顶唔顺,就要揾地方走避啦。年青人,切勿走去,掟汽油弹。切勿做,破坏社会,伤害别人,安宁事情 。因为你哋,心中如果,有股不服气,如果不开心,一发出嚟,全街都系汽油弹,到时唔系救火,而系放火啊。 我就担心,就怕你们,无咗下半世 ,无咗未来的自由。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新班子硬手治港

 政府在“七一”之前公布高层换马。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升任政务司司长,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