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下,香港预算案要开仓派米还是下注未来?

新一年度的财政预算案开始公开咨询,正如财爷在他的“众口难调”广告片中所说,是加甜?加辣?还是味道平衡的一餐饭?

香港的金库钥匙在财爷手中,财政储备丰厚,大家自然希望在疫情给生活带来重创时,应该加大派“米”,以渡难关。

这些想法不无道理。

但疫情开始之初,政府为了“稳企业”、“保就业”,推出的三轮纾缓措施总额已超过3000亿元,财政储备由原来一万亿瞬间缩水。

按照现在的社情民意,只要疫情在,估计派钱是少不了。这不是香港独有的现象,世界各国也如此。

今年2月发布的20-21预算案,21-22预算案现已开始向社会咨询

今年2月发布的20-21预算案,21-22预算案现已开始向社会咨询

1

日子再艰难,预算案对防控疫情和经济复苏不能省钱。

第一,应留有足够资金应对疫情和足量疫苗。

不能简单视之为病毒传播才是疫情。

从现在的情况看,传播期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英国又发生了病毒变异,即使疫苗广泛使用后,能否一年半载结束这种病毒传播仍要科学攻关。

因此,在预算中宜将疫情期时间拉长考虑,包括防控扩散,疫苗采购,物资储备,孤寡保护等,要有足够的“弹药”储备。

况且香港在生物医学、基因组学、疫苗技术、干细胞技术等领域具有国际领先水准的研究实力,若给予必要的扶持,在疫苗研发方面可能有所突破。

新冠疫情给香港经济带来的巨大损失是难以弥补的,也给政府和社会上了一课,瘟疫其实就在我们的身边,就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会爆发。

而香港极其缺乏公共卫生防疫专家,目前特首的四位专家显然未能掌握大范围的突发疫情,提供的意见因缺乏经验而专业性不足。

因此,香港财政可考虑分几年的时间,加大公共卫生与防疫基础设施、运营体系、专业人才培养等方面的投入。

我们并非预望每年爆发一波疫情,但只要做好防控医疗的基础性工作,一旦发生,政府、社会可以及时作出应对。

第二,应留有适当资金协助企业复工复产。

内地之所以成功,实现了“三个率先”,即率先控制住疫情,率先复工复产,率先实现经济正增长,始终将防控疫情与经济复苏当作两个轮子来拉动整个社会。

疫情严重时,企业大量生产防疫物资;在疫情稳定后,全力促进上下游、产供销、大中小企业整体配套、协同复工,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运行。

预计全年增长2%左右,将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一个实现正增长的国家。

香港政府面对疫情,一直想寻找与病毒之间相对温和的共处环境,但事实证明策略失败。

疫情延宕一年,企业特别是餐饮、零售和旅游业受冲击最大,过去铜锣湾的大街小巷都是投资商铺的热点,现在看去满眼的“吉铺”,令人心痛和伤感。

随着长时间的封关和限行,航运也处于崩溃边缘,大企业的裁员会陆续有来。

下一步复工复产是香港的首要任务。

香港政府可借鉴内地的做法,立足把“防疫”、“经济”两个轮子转起来。

政府年初推出的“稳企业”和“保就业”政策不能放松,还应有精准和灵活的帮扶策略,适当放松一些民间经济的经营方式、税务贷款等,只要启动市场,基层市民才会有盼头。

2

第三,应留有一定的资金,让香港市场及早应对国际分工加速调整,从而带动跨境贸易投资与产业格局的变化。

政府经常强调香港是外向型经济体,在新格局下要关注一些国家遭遇了若干波疫情高峰,加之新冠肺炎疫苗研发滞后且量产能力不足,全球经济恢复仍存较大不确定性,政策外溢效应和经济波动仍将持续加大,各类衍生风险不容忽视,包括市场、规则、需求可能都出现颠覆性的变化。

政府应该帮助企业在寻找新市场方面要有所作为,否则全球重新洗牌的市场,不会主动预留香港的位置。

中央近期特别提到完善内外贸一体化调控体系,促进内外贸法律法规、监管体制、经济资质、质量标准、检验检疫、认证认可等相衔接,推进同线同标同质。

这个说法,反映内地在贸易方面急需打通这些内外衔接点,否则内地外贸很难有大的拓展。

香港在这方面无论是规则衔接、资讯回馈、监管制度、法律法规都优于内地,只要政府主动与内地相关部门对接,把握“国家所需”,用好“香港所长”,我们可以在国家对内对外双循环的新格局中,再占先机。

第四,应留有固定的资金发展创科新产业,为香港未来部署新战略。

积谷防饥,未雨绸缪是中国人的传统智慧。

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注重提质增效,保持可持续发展,拓展经济新增长点。

这次疫情,香港冒升了不少以网络经济、数位经济为特点的中小型企业,说明香港人是懂得应变、善抓机遇的。

但香港传统的支柱产业中,创科并未形成新的产业,在香港GDP中未有合理的贡献比率。

过去多年,香港政府在创科方面投入不少资金,孕育了一些叫得响的科技企业。

但由于缺乏把创科作为新兴产业来谋划,因此在资金投入比、政策支援、土地准备、吸引人才等多方面,未形成合力,香港的科研一定程度上封闭在大学的实验室里,甚至成果仍束之高阁。

这些都有待于在新的财政年度中,予以正视和加强。

3

再过几天,2021年即将到来。

每年的财政预算案有点像新界林村的“许愿树”,不同的祈福者将宝碟抛到树上,把原来枝繁叶茂的大树压垮了。

但愿新一年度的财政预算案,不会成为被压垮的“许愿树”,可以继续为香港遮风挡雨,繁花似锦。

 

周春玲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