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各方应有的“决绝”与坚定

2020年于香港,亦如2019年于香港,必定在史册中有浓重的一笔。

以6月30日为分界线,香港2020年的上半年,以至上溯至1997年,开始急速远离人们的视野,让曾经模糊的变得清晰,曾经刺眼的变得黯淡;2020年的下半年,以至未来的2047年,开始开阔地呈现于人们眼前,让曾经翘首期望的触手可及,曾经波诡云谲的潮平风正。

一部国安法,让香港告别旧时代、迎来新时代,让香港在“阵痛”中“觉醒”,在大破大立中再次寻求“大同”与“大异”的协奏。

2020年香港的变化,是偶然的,又是必然的。

一场修例风波,彻底暴露了香港的政治危机和社会问题。上万枚燃烧弹与上万人被拘捕,失序与有序、示范与规范、失衡与平衡、疯狂与反疯狂的较量达至顶点。

那时,清洁工被砖头砸死、阿伯被纵火焚烧,道路栏杆被悉数拆散、特区政府和警署以及中联办被巨大的水马围住的景像,曾经一度让人绝望。

还记得2019年的国庆节,靖海侯路过红磡,眼里看见的是黑衣人设置的路障,是满目疮痍,同靖海侯一样的路人皆是眼神悲凉。

政治抑郁症也一度在社会上弥散开来。街头上火光冲天,电视里火光冲天,置身稳定已久的市民突然被推入“战场”中,太多人心惶惶,太多手足无措,在“私了”与“装修”的恐吓下,太多的无声叹息。

那时,是一个狰狞的香港,人们难以看到“隧道尽头的光亮”。

危机的爆发当然有形势错判的成分,当然与特区政府的施政不力有关。但形势急剧恶劣至此,还是让人难以接受。而在危机面前,特区政府开始选择的妥协退让,更让危机在更大范围、更高层面上彰显。谁会想到,竟出现了荒唐至极的“临时政府”,竟出现了香港日占期间才有的立法会被占领事件。

乱像积聚至乱局,暴力横行至暴动,香港在不能承受之重中被水煮火煎。

延续至2020年的修例风波,正摧毁一个稳定繁荣的香港。

有定力的是中央政府。

是中央出手,把偶然拨回必然。

当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时,黑暴正肆虐的香港尚未注意其动向与影响。

继而,止暴制乱展现新力度。林郑月娥坚强起来,香港警方强势起来。经历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两战,不可一世的黑衣暴徒终于发现建制尚有的无比强大的力量。

而当2020年5月28日,全国人大通过《关于涉港国安立法的决定》后,香港的局面再也不可能混乱下去了,暴力、暴徒、暴动再也不可能掀起更大的波浪。

从此,人们看到,暴力消迹,暴徒遁形,暴动殒灭,香港又从混乱中平静下来,重回法治的轨道上前行。

一部国安法,安定了香江。

止暴制乱后,便是恢复秩序,恢复社会秩序,恢复政治秩序,恢复法律秩序。

变化接踵而来。

反中乱港势力溃散、组织解散;行政、立法、司法或主动跟进,或被动调整,初露新气像;通识教育开始整顿,香港电台开始整肃,公务员宣誓开始安排;200名警察进入壹传媒大厦侦查,黎智英被抓了起来。

香港固有肌体上,一个一个的神经点被激活,变化从点到面、由表及里,聚变、裂变、嬗变发生了。暴力的阴霾被驱散,香港长久以来笼罩在上空的愁云惨雾也在渐次吹散。

整体局面、社会生态、政治环境,都被触动并触发反应,以避免“长痛”的方式经历“阵痛”,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成了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人们无需对照社会的每一个方面,人们只需看看林郑月娥在国安法后说话的语气、选用的词语,呈现的表情和与记者互动的姿态,就可以发现香港新的时代的到来,预见香港新的前景的模样,感受香港变化后的社会气像。

这一切,是社会对修例风波的交待,是香港回归23年才确定的起点,标志了香港再出发的迹像,也描绘了香港再出发的未来。

系统而深刻的变化正在香港发生。

变化是不确定性,而应对不确定性的唯一法门,就是把握主动权。

反对派无疑也懂得这一道理。他们解散政团,潜逃境外,把修例风波时发在脸书的帖子尽数删除,都是应对香港这变化,并在客观上巩固这变化的成果,推进这变化的继续迭代。

这是他们“辛苦”赚来的局面。这属于他们的“苦果”,现在只有他们品尝。他们以各种调整规避风险,也以各种看似“冠冕堂皇”实则“辙乱旗靡”的理由,宣告了自己的失败。

他们以这样的方式把握主动权,以这样的方式就要退出历史和政治的舞台。

建制体系也在重塑。被压抑的被解放,被束缚的更从容,被不正确的消极的因素牵制太久的重获新的牵引力。

因为国安法,行政主导的宪制秩序得到确认,开始亡羊补牢。

因为国安法,失衡已久的立法会实现整顿,开始找回议事堂的神圣。

因为国安法,司法“独立王国”的定位受到撼动,也要正视时代正义的力量。

因为国安法,建制派政团群情振奋,发展空间再又打开,并思考新角色新定位。

发生在香港建制体系各个领域、各个层面的变化,调动起的积极因素,正推动着香港刷新其内的每一要素,让进取的和保守的、有意的和无意的、置身事内和置身事外的,都要审视自己、刷新自己。

尽管,这一切刚刚开始,这一切任重道远。

在今天,在2021年的1月1日,靖海侯在香港大公报专栏发表的文章中指出:

曾经,香港原地逡巡太久,被不正确的消极的力量牵制太久,走了太多弯路,消耗了太多精力;今后,香港借助国安法迈出的步伐,如果方向更坚定,如果步履更坚实,香港依然可以值得拥有梦想,续写东方之珠的传奇。

市民是讨生活的,不想政治过多打扰,不愿家园纷争不止,市民想的是行政可以帮到他们,立法可以保护他们,司法可以感召他们,想的是家国平安、家庭和谐,想要的是温馨的香港、有活力的香港、可以实现梦想的香港。

国安法公布施行后,市民正接近这样的香港。

2020年香港新的变化,正让香港在经历修例风波这场浩劫中,开始新的觉醒:

香港要走的路,离开了稳定只会是步入歧途;

香港要追的梦,离开了安全只会是一滩泡影;

香港要做的事,离开了国家只会是事倍功半。

觉醒之后,便是践行。

香港今天正发生的变化,仍是激荡中的,仍是砥砺著的,仍只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的一只航船”。

香港的社会政治基础不可能一朝天翻地覆,香港的大破大立必然要经历五年、十年乃至二十年才能真正实现。

人心似水,民动如烟。我们未必有这样坚定的判断,相信一部国安法“包治百病”,以为香港从此天下太平。

总书记在2021年新年贺词中说:“征途漫漫,唯有奋斗。”香港新时代的征途,一样漫漫,一样离不开持之以恒的奋斗。

社会真的全面觉醒了吗?且谨慎之。

稳定真的全面牢固了吗?且重视之。

人们真的做好准备与香港的旧时代“诀别”了吗?且鼓励之。

对国安法后的积极因素,悉心呵护;对变局中的保守力量,有力引导;把斗争抓在手上,把民生放在心里。

“土壤未除,病根还在”,思想上、行动上便一丝一毫不能放松。

教训已经够深刻,经验已经够丰富。

做好香港工作,只有八个字:实事求是,久久为功。

在与香港乱像、乱政、乱局的说再见的时候,再踏出的每一步,都能留下坚实的脚印。

这,也是靖海侯对香港2021年的期许!

靖海侯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