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为死咗未?嗯,在云上了!

去年3月底,华为公布2019年度报告,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结语︰“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明年还能发布年报。”当时华为受到特朗普全面制裁近一年,此时也是新冠肺炎关键时刻,谁都说不准能否把疫情控制得住。华为几时死,成为行内热门讨论。

再见!华为克星,江湖再见。(AP图片)

再见!华为克星,江湖再见。(AP图片)

华为最坏的2020年过去,华为克星特朗普也刚刚下台,大家猜测拜登上台会否放宽半导体芯片的禁制,让华为智能手机有条生路可行之际,华为忽然露出真正面目,原来过去一年,这家著名家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硬件公司正在高速向软件领域奔驰。研究机构Canalys数字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云服务总额达43亿美元,同比增长70%。华为云以15.5%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仅次于阿里云,同比增长近3倍。

什么是云服务?云服务是中央提出“新基建”中的信息技术设施,是转型第四次工业革命、智能时代不可或缺的项目。打个比喻,云服务好比第二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发电厂,为无数家庭与工厂提供一插即用的电力。云服务也是即取即用,为广泛用户提供包括储存、计算力、应用等信息资源。

提供云服务的华为云知名度远不及华为5G和智能手机,华为在这个业务起步也较迟,前后也不过是3年,不过,行得快好世界,据其官方资料显示︰“华为云上线了210多个云服务及解决方案,覆蓋了全球23个地区,运营了45个可用区,汇聚了160万开发者,上架了4000多应用,云伙伴达到了18000多个......。”

华为云日前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华为云的这封信,请您亲启》,马上引起各界关注。云市场高手林立,全球排名第一是亚马逊,接着便是微软、阿里、Google、IBM、腾讯等,不过,华为云不满足做中国第二,目标是“智能世界的五朵云之一”,野心之大令人侧目。

这封的所谓信,似有向外界宣示“华为还在”的意思,开头便说︰“每每年关,就是全球华为人‘胜则举杯相庆’的日子,也是华为罗马广场‘烧不死的鸟是凤凰’真理越辩越明的日子。2021伊始,也不例外。”写在最后︰“人们希望能重启2020,然而崭新的2021已呼啸而至。让我们尽情‘犇’跑,进而有为!”犇,是“奔”的异体字,形容华为上云狂奔的气势,很是贴切。

华为短时间就获得那么多用户,不单只靠技术,还要有超高技巧的营销能力才行,反映了华为适应力极强,做事快、狠、准,凭此战斗力,作个最坏打算,拜登封锁华为要比特朗著更绝,那又如何?华为智能手机储备的芯片还有两年半可用,华为能善用这段时间,借云服务切入估值10万亿元(人民币,下同)的“新基建”市场,已经够皮了——2019年度华为手机收入4600亿元华为分到“新基建”一小杯羹,就可以对美国芯片无求,连手机不要都还可以。

拜登笑到最后。(AP图片)

拜登笑到最后。(AP图片)

顺带一提,华为去年新搞作还有智能电动车,以全球计,又是一个数以万亿元规模的新市场。据悉,华为有多个领先项目,包括激光雷达感应、车联网作业系统等,技术水平很高,连Telsa也感觉华为的威胁性。如此种种,美国如何进一步赶绝华为呢?这真是一个大难题,拜登都78岁了,你有必要难为他吗?

深蓝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