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巴西小镇塞拉纳,"疫海“中的一叶小舟。     香港市民应该好好思考,积极地进行疫苗接种,有效地切断 ...

一场香港治理的“公开考”

当前香港正进行的斗争,有两场,一场关乎国家安全,一场关乎市民生命,一场从胜利走向胜利,一场在反复中反复。

11月6日,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会见特首林郑月娥时说:“希望香港把疫情防控作为头等大事来抓.......”

香港的这头等大事,让市民灼心,让中央挂怀。

 

23日凌晨4点,特区政府发出公告:明确佐敦为“受限区域”(即东至吴松街、南至南京街、西至炮台街、北至甘肃街,见附图),区域内人士须留在处所并按政府安排接受强制检测。

这是香港疫情爆发以来,特区政府签出的第一张“禁足令”。

形势无疑是急迫的。1月20日至20日期间,香港佐敦、油麻地累计出现162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牵涉约56栋大厦。

地少人稠的香港,在一波又一波的病毒侵袭下,疫情防控未见改观,风险累积越来越大,一年来的所有努力都在“前功尽弃”的边缘。而目前香港的失业率已经达至6%了。

疫情防控不力的负面影响,不止于市民的焦虑恐慌,不止于民生、经济。人们开始质疑特区政府的治理能力,对特首林郑月娥的批评指责,也汹汹而至。

在国安法公布施行后香港经历“阵痛”的时候,在行政主导体制实践要矫枉过正、巩固发展的重要关头,疫情正成为一种巨大的压力,扰动着香港发展的方向,使其陷入新的泥淖中,遭遇政治的、社会的重重危机。

能不能有效防控疫情,兹事体大。

尝试过不少手段的特区政府,从第一张“禁足令”开始,或许已经明白事态的严重性,开始在屡战屡败中反思,从繁忙无序中清醒,以新的探索探求制胜危机的可能性。

 

特区政府防疫政策之变,不同寻常。

早前,当特区政府因疫情提出油麻地社区概念时,反对派KOL即在明报发表评论文章,以此攻击特区政府照搬内地做法。而对于林郑月娥本身,其更早前亦表明香港不同于内地,难以像内地一样对社区疫情作封闭处理。

思维的惯性,路径的依赖,社会舆论的掣肘,事事处处“思虑过盛、顾忌太多”,甚或对内地疫情防控经验不屑、不解、不关心,让特区政府一度多了踯躅、迷茫,一直少了果断坚毅。

但这一次,他们迈出了“禁足令”这一步,迈过了自己的“心坎”。

12月24日至25日,总书记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民主生活会说,“

重大考验面前,领导力是最关键的条件”。

1月11日,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说,“理念是行动的先导,......发展理念是否对头,从根本上决定着发展成效乃至成败。”

一场危机,危中有机。特区政府何以证明自己有行政主导的能力,何以证明自己不负中央的期望,何以在危机中育新机、在变局中开新局,救市民和香港于疫情之水火?唯有创新。

“准确识别、科学应变、主动求变。”防疫一年了,无论特区政府是被动地走出这一步,还是主动地迈出这一步,此变都是必须且有益的。

更何况,此变还是经验的、科学的,已被内地所实践成功的,对扭转香港的疫情防控形势是可行、可望的。

 

变化并非空穴来风。

特区政府推出“禁足令”的前三天,1月20日,中央援建香港临时医院项目20日竣工移交。占地面积约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4.4万平方米,含6个病房大楼、1个医疗中心及配套设施等,可提供136间病房、816张负压隔离病床的临时性可“永久性”使用的医院,中央派出的队伍4个月内给建成了。

在香港,这样的速度就足以让香港社会体会到三点:

1.中央支持是有力的;

2.内地经验是可信的;

3.香港的不可能性在中央帮助下完全是可能的。

项目竣工移交仪式上,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黄柳权的致辞更直接将“防疫真经”递到特区政府手上。

这篇致辞大有深意。

1.“香港是对外联系广泛的国际城市,始终面临着外防疫情输入的巨大压力和风险”“”抗疫一年来,香港疫情仍然反复多变”——明示香港疫情防控的形势,表达中央担忧。

2.“面对复杂严峻局面,香港各界要像应对一场战争一样,开展全民动员,确定战术战法,增强必胜信念”——明确香港疫情防控的方向,表达中央要求。

3.“坚持全民参与,打一场疫情防控总体战”“坚持科学防控,打一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坚持以人为本,打一场疫情防控歼灭战”——明晰香港疫情防控的方法,表达中央期望。

致辞用的是平和的语言,明显又是苦心孤诣。

1.亦尊重亦鼓励,希望特区政府状态上有改进,真正进入防疫的“战时状态”;

2.亦引导亦指导,希望特区政府策略上有改变,真正提高防疫的“科学水准”;

3.亦说予特区政府亦说予香港社会,希望特区在整体上行动起来,真正形成共识、达成合力。

其中几句话,更是以极其微妙的方式,给出了特区政府在防疫大考前应有的“路线图”或曰“答案”:

“香港社会各界要围绕‘清零’目标,落实防控措施,巩固防控成果,配合特区政府强化核酸检测,提升追踪溯源能力,不断积‘大厦清零’、‘社区清零’的小胜,直至取得全港‘清零’的大胜。”

这几句话就是告诉特区政府:1.防疫的目标就是“清零”,要有明确这个目标的魄力;2.实现“清零”有一个重要方法,那就是“强化核酸检测,提高追踪溯源能力”:3.达至“清零”的目标路径有三:大厦清零,社区清零,进而全港清零。

几句话,既宏观也微观,有方向有方法,有提醒有提示,算是“手把手”地教香港怎么做了。

一些朋友可能还记得靖海侯在《民怨正“沸腾”》一文中的话。特区政府在确立“清零”目标、开展全民检测、实行社区管理等方面,有过迷思,曾经被动,一度裹足不前。

黄主任在致辞中的这几句话,正是帮助特区政府澄清谬误,帮助特区政府坚定决心,帮助特区政府制定实施并落实、落细计画。

靖海侯曾经在大公报专栏撰文:《市民在打仗,官员在打工》。各方都有共识,疫情防控就是一场战役,特区政府应该拿出战斗的姿态来了。

 

我们当然要肯定特区政府在防疫上的努力。

近期香港病例增多,跟国外疫情再爆有关,跟特区政府扩大检测范围有关。特区政府在努力与病毒赛跑,只不过目前还没跑到病毒的前面。而自12月24日内地与香港就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专题交流,特区政府也已经开始体现防疫工作的加速度。

但努力要靠成果来检验,努力更当是有效的。根据国家卫健委和港澳办负责同志几次提出的对香港的建议,特区政府还可以做得更多:

1.现在香港确诊的病例,多是在医院发现的,能否做好流行病学调查,把工作前置,把握主动性?

2.香港的联防联控机制是否健全、顺畅,分级分区防疫是否有策略安排、有具体计画?

3.香港防疫工作的科技化含量够不够,有没有将内地行之有效的管控手段借鉴过来,而不是简单的堆资源和人手?

黄柳权主任在致辞中的最后一段说,“中央有关部门和广东省将继续加强与特区政府的沟通协调,完善两地合作体制机制,并为特区防控疫情提供一切必要的协助”。话很明白了,特区政府需要中央支援什么,中央都会考虑,特区政府需要内地支援什么,内地都会考虑。

特区政府不应再有顾虑,也应当从全世界一年的防控成绩上,看到标杆,认清方向,探寻到解决香港疫情问题的法门。

 

如本文开头所言,疫情防控于香港,不只是一项具体的民生工作;于特区政府官员,不只是一项具体的治理动作。它涉及香港的全域和整体利益,涉及中央对特区政府管治能力的评价。

它是要被动承担的工作,也可以成为一场“社会实验”,一个在治理香港上摆脱思维惯性、理念束缚、路径依赖的大好机遇。

在黄柳权主任的致辞中,用了“总体战”“狙击战”“歼灭战”三个词,没有采用内地的“人民战争”一词。靖海侯的理解是,这不是说香港的疫情防控就不是“人民战争”,而是提醒香港必须将动员市民、组织市民体现在每一项具体工作的落实中。

因为这是特区政府曾经以为相比内地劣势的,一度顽固坚持原有路线的思想根源。不打破这一点,不在疫情防控中完成这样的“实验”,今后香港若遭遇如疫情一样更大的危机,香港不会有新机、不会开新局、不会实现新跨越。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有独特制度优势,其独特不能只理解为香港资本主义制度的独特,还在于可以整合两地制度各自优势的独特。以人之长、补己之短,国家所需、香港所长,不融汇不足以融合,不整合各自优势不足以整合各方力量。在熵增的规律下,香港要保持活力和竞争力,必须尽最大可能借鉴吸收一切外部的积极因素,才能让其独特的制度有动能、可持续、得生长。

如此,任何科学的防疫措施都是可以落地的。如此,香港便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疫情防控这场“公开考”,特区政府可以做更多。

靖海侯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