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停停停 乜都停 搞到黑社会都要逼住去收保护费 再搞落去会搞死人呀

年,年,年,开埠数百年,到了今年。这么多年除了黑死鼠疫病,日本仔侵略香港,今年超难过。

年花市场,这个政府话,瘟疫严重,今年要取消。大佬啊,这个瘟疫,已经整整一年。除咗瘟疫会杀我哋,政府高官,想都不想,做也不做,闩埋门决定,大家都唔使做,大家都冇饭开,就会平安哪?你哋冇饭开,饿死街头,与我们高官,没有关系㖞。花农唯有,流着眼泪,对住花儿喊救命。作为决策者的陈姑娘,谂都不用谂,手术刀一挥,花农花店,经营者就死得。怪不之得,个个大人,大婶大姑,争住入阁,拜相去当官。薪高粮准,津贴多到,记不起咁鬼多。真是钱,就喺咁嚟。人民疾苦,是地底泥,没关系呀。卖年花,一年赚与亏,都是靠,年晚𠮶几天。揸兜乞米,抑或揸鸡腿,过肥年,就是靠,这个黄金日子,十天八天啊。

陈姑娘,一众高官,不知人民疾苦。竟然一刀,斩死水仙兰花,牡丹 腊梅花。卖花人,全行反枱,全行业花人起哄。陈姑娘,又话要从善如流。终於戏剧式结束,花市可以,再迎年晚爱花人。

但是全港大部分,传媒网站,当然不放过,愚弄人民的高官。报纸头版,不论左中右,传媒网站。都大大只字,对住陈姑娘,不是话她去投降,就是说她跪地磕头,要原谅举手跪低叫投降,更有说她,反口覆舌没原则。她自己,对住传媒,就自圆其说,从善如流啫。不如大家忘掉,花市关门这件事,黑板粉笔字,擦掉吧。我就讲,怎样都好。陈姑娘,终于都肯,接受卖花者言的铮言,让业界复市,令到养育花儿者,有生意做,有饭吃,总好过,亲手将亲生花孩儿,丢弃佢落堆填区,埋在臭坑洞内啦。

其实陈姑娘,专业咁高尚,又何苦来由,去干什么芝麻绿豆官呀。可能妳,想仿效国父,孙医生,用政治,医天下人,解决所有香港人问题。但是妳是专科,不是通才之料啊。不是孙大炮,鲁迅他们。他们文章,铿锵有力,口水够劲,文武双全㖞,又打得又讲得㗎。孙大炮国父,可以用口才,氹到全球,华侨捐款。买大炮,推翻满清,建立民国呀。小强初见妳,面如菩萨,心肠一定好。当一个盛世好官,必无问题。但是今天,是瘟疫世代呀,要执行力劲,组织性强,预备能力足,预知危机能力高,更是要,反应超快呀。预计危机,应对危机的能力,更要十分超卓呀。所以习主席,讲得对,要肯作战,要能战,更要能够打胜仗呀。今天全国各地,为了战胜瘟疫,随时进入,战争状态㗎。作为你的粉丝,我要求妳想想,早早退场,不要糟质自己,做回一个,专心全意做好专业。

长等限聚乜都停,会搞死人。

长等限聚乜都停,会搞死人。

其实这个,瘟疫战争 ,已经差不多一年多。年初左右,瘟疫刚刚开始。田丰马经,蔡老板。问我这个瘟疫,怎样搅?我当时讲,没得搅,没有东西可制止。只有习惯它,无论生活与工作,都要学习与它共存。最重要小心行走,早睡早起,锻炼好身体。但是点解我哋今日,瘟疫整整一年,还没习惯。政府官员,仍然手忙脚乱,揦手唔成势。位位高官,坐在高楼,日日翘埋双手,完全冇预备,冇计算,瘟疫一复活,就乱咁嚟。停饮食,停美容,停健身,停按摩。停酒吧,停麻雀耍乐,更离谱是,不用见外人,只喺揸枝油枪,插入货船𠮶窿,都话不能,不准许加油船开工。真是写不尽,咁多香港人,咁多行业,没工开,没工做,没收入,没饭吃呀,死得人多,独好殡仪业呀,就算殡葬先生,她们接生意,接到好不开心,因为逝去者,都是不幸无辜,染疫人。

最惨惨惨情者, 就是佛祖出生地的尼泊尔人。他们中文英文,都系麻麻,绝少与政府及华人沟通。发生事,都唔知点样处理。再加埋,佢哋的排灯节,拜神烧死咗好多人。再加埋过年嘅聚会,令这个细菌瘟疫,发展到,势不可挡。令佢哋嘅社区,她们的社区,全部要封锁。佢哋真系最惨,都是基层,自由工作者,全部吃谷种。不知何日,吃到冇钱,要挪刀,街头抢饭吃。最近连绝迹很久,黑社会收地摊保护费,都复苏喇。 因为她们冇收入,冇饭吃冇米落肚。大哥都要走出街头,揾啲地摊小贩,收保护费呀。因为酒吧,麻雀馆,按摩馆 ,娱乐场所,全部冇得营业,冇粮出呀,冇收入,冇饭食呀。就逼住黑人民,去果啲仲有收入,地摊小贩乞儿兜,抢饭食囉。

其实瘟疫,不可能一时三刻,可以停,大家都知。作为政府高官管理层,应该制定,长短期作战规划。要一路战争,一路让人民,揾半餐食,吊住条命呀。边度出事 ,边度有瘟疫,就封锁边度囉。甚至划大啲封锁线,令区内人民醒觉。区内互相,监察瘟疫,自动做好,卫生条件。我呼吁社会,还有能力之士,有钱出小小银,捐款尼泊尔社羣,令她们得到关心,得到香港社会的共融。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