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万港人居住不足100呎房子:住屋问题是香港社会不稳的主因

25万港人居住不足100呎房子:住屋问题是香港社会不稳的主因

沈子高/著名时事评论员,对香港政经、房地产议题有深入的了解

 

housing_1 

 

据统计,在香港至少有25万香港人住在不足10㎡的房屋,香港的房价让很多年轻人因为缺乏居住空间而苦苦挣扎。即便你月收入5万,每年60万,也要不吃不喝3、4年,才有机会攒得起“首期”的钱。在香港,大多数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那就是省钱买房。

 

既然买不起房就得租。可是,在高额的楼价下,租金也是屡创新高。一些低收入人士,只好选择租住“㓥房”。“㓥房”的面积大概只有70平方呎(6.5平方米)至120平方呎(11.1平方米),里面租住一家三口,每人的平均居住面积,可谓是离奇的小。据葵涌㓥房居民大联盟成员以统计处2016年数据统计,葵青区有约3,700个㓥房单位,人均居所楼面面积中位数仅56.5平方呎(5.2平方米)。

 

大家别以为㓥房面积小,环境又不好,自然价钱会低廉。错!错!错!以荃湾区一个300平方呎完整单位为例,月租大约是8500元,每平方呎租金约29元。但同座大楼的100平方呎㓥房的租金竟然高达6000元,即是每平方呎租金达60元。为什么不低廉反而贵?因为㓥房的“租金门槛”较低,对香港的低收入家庭来说,能省下一千元,已是很不错的数字。

 

据政府统计处数据推算,香港有约25万的居民住在㓥房之中。比较好的㓥房,是厨房、卧室、客厅的三合一,但不会超过100平方呎。其中,大多数是没有独立卫浴,往往马桶就在灶台旁边。居住条件差得只能摆下一张床,甚至连窗户都没有(香港传媒戏称这叫做“棺材房”,意思是躺了下去就没有空间了)。

 

面对高昂的租金、遥遥无期的公屋,㓥房变成了许多人“不可选择之中,唯一的选择”。针对上述情况,我们的特区政府又在做什么呢?每年的施政报告,几乎都是划一的表示要加建公营房屋,然而在土地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特区政府只能“见缝插针”,不断在市区的空隙中觅地建屋。

 

有人会说,何不收回新界的“棕地”建筑公营房屋?这原则上是可行,但这些棕地涉及大量业权问题,政府如果强行发展,将招来源源不绝的司法挑战。虽然,最后政府或者会胜诉,但已消耗了大量时间。我们等得起吗?

 

又有人说,香港拥有11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但由于历史、地理环境及政治等原因,土地开发率仅23.7%。而事实上,这些土地大多处于乡郊。先不说改划土地的成本问题,光看那些业权,就知道它们大都在各大地产商手中。政府跟他们谈判,无论平贵,最后都落得“官商勾结”之名。试问哪一任官员轻言作为。

 

地产商囤积大量土地,房子也越建越小(地贵,房子多则赚得多),房价也越来越高。对他们来说,真的不怕跟政府慢慢谈。因为随着时间越后,公屋轮候时间越长,民怨越沸腾,政府的议价空间就越低。所以,笔者的结论是“香港等不起”了。

 

笔者一直强调,有作为的管治者,必须要有强大的魄力。2018年,特首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出“明日大屿愿景”,计划填海造地1700公顷。这个说法真的很宏大,但因为它耗资约6240亿元,这高昂的价格引发了社会各界人士的争议。

 

贵与平,笔者不是专家,没法说什么意见。但问题是在土地资源不足的困局下,香港极需要要一个“破局”之计。然而,政府每次意欲作为、试图开发更多的土地时,都会遭到反对。富人当然不想手上的房产贬值,但穷人竟然也不支持。

 

根据统计,香港有超过七成人负担不起房价。他们觉得生活的很艰苦,而且他们也不愿离开香港。理论上,他们应该最支持“明日大屿”的开发,但真实的情况是,他们正受一些鼓动民粹主义的反对者唆摆。王兟提议“公私营合作开发”,又提议以发行债券形式减低政府财政负担和风险;本来是极好的计划,却一而再,再而三被抹黑。而最搞笑的是,大部分人都没有认真研究过这个计划。

 

今日,土地不足犹如扼住了本港社会的咽喉,这已成为制约本港继续发展的最大瓶颈,严重影响民生。而因为民生问题,社会变得十分敏感,很容易受一些不良政客挑动,造成民心不稳。但愿林郑政府能明白稳定是前进的根基,自古以来,丰衣足食都是人心所向。要稳定民心,就要为民制产。共勉之!

沈子高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