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I-SEE口罩”方便聋哑人士 家燕姐祥仔美仪浚霆赞好无障碍沟通

真系好好!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一年多,市民已习惯长期戴口罩防疫,但聋人及弱听人士就相当不便,因为他们要透过读唇、手和表情用来沟通,有见及此,慈善团体福幼基金会去年便研发出“防雾透明窗医用口罩(取名为“I-SEE口罩”)”。身为执行董事会董事的阮兆祥(祥仔)日前偕薛家燕(家燕姐)、江美仪和陈浚霆,戴上I-SEE口罩体验无障碍沟通,家燕姐不忘搞笑自夸嘴靓笑容又靓,搞到祥仔都忍唔住哄前索吻;而美仪就爆陈浚霆怪癖,疫情期间钟意睇人“离罩”!

福幼基金会与弓立医疗用品有限公司合作研发和制作“防雾透明窗医用口罩”。

“防雾透明窗医用口罩”设有防雾透明胶片,并达至 ASTM Level 2 标准,让听障人士能在疫情下安全沟通。

为抗疫戴足一年口罩,自称“靠把口及样揾食”的家燕姐,笑言一向嫩滑的肌肤都因为戴口罩焗到生暗疮;同为电台DJ的阮兆祥表示开咪时,因声音被口罩“隔住”令效果朦胧,他说:“有时10个人坐长枱开会,大家遮住口都唔知边个讲嘢,正常人沟通都有困难,更何况聋哑人士呢? 有时佢哋要靠手语配合口形先可以准确地表达意思,所以疫情期间好多聋哑人士喺沟通方面遇到困难。”

福幼基金会创会董事何丽全、家燕姐及祥仔均盼透过I-SEE口罩分享笑容,将正能量和开心情绪宣扬开去。

戴上I-SEE口罩的家燕姐露出靓唇,祥仔即赞Sexy并挨近作状咀嘴,结果被对方怕丑拍打,场面搞笑!

家燕姐称抗疫期间手袋重过之前好多,因为随身必带消毒喷雾、搓手液和大量口罩出街

因此,祥仔透露去年福幼基金会研发了I-SEE口罩,方便聋哑人士同人沟通。访问当日,戴上该款口罩的家燕姐笑道:“好欣赏各位为呢个社会、香港人做友善嘅嘢,呢个口罩真系好有用,你哋睇唔睇到我个嘴?(祥仔:睇到,好Sexy,忍唔住想咀落去。)我个嘴系靓,但净系睇我个嘴,因为唔系大众都学过手语,好似萧芳芳本身有弱听,同我哋沟通系睇口形,所以戴咗呢个口罩就方便好多。”

长期戴住口罩做节目的祥仔表示,有时用中气扮声10分钟已几乎缺氧,好辛苦。

I-SEE口罩自去年12月面世,首批 65,000 个已送予 17 间服务聋哑人士的慈善团体、学校和社企等。

祥仔指该款口罩本月初已于实惠发售,所得收益扣除必要开支后,会放回基金会作慈善用途,制作更多I-SEE口罩送给有需要人士。

习惯睇人口形的江美仪直言戴罩后经常听错嘢,又不肯定别人是否跟自己说话,这段期间惟有靠估,陈浚霆笑谓:“所以我会等几秒先畀反应人,变相学识做个好好嘅聆听者。(美仪:即系我平时唔听你讲嘢?)唔系,举例啫!”深明听障人士的苦况,美仪也庆幸本港终推出I-SEE口罩,她说:“除咗听障人士外,我哋都可以用嚟同佢哋沟通,加上好耐都冇见到大家笑,戴呢个口罩就可以见多啲笑容,多啲正能量。”

美仪称戴口罩后难以认人,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远了,并笑指陈浚霆“红咗唔约人”。

美仪笑言戴口罩的好处是唔使化妆,悭好多,连伤风感冒都少咗。

陈浚霆就大赞可调节耳带长度设计,“见啲人唔识拣口罩,发生离晒罩嘅现象。(美仪:你唔系钟意睇人离罩咩?)呢啲嘢唔好喺度讲,但呢款口罩无论好似你块面咁Camera face,或我咁大块面都Fit到,好贴、好舒服!”

陈浚霆更珍惜与人相处的时光,并更愿意聆听家人、朋友讲的每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