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洗脑”魔咒该休矣!

香港有一个触碰不得的教育“怪物”,每当在大、中学校推行国民教育,总会跑出来大吼乱咬。

这个“怪物”就是香港一个教育团体,过去只要他一出现,政府官员往往就会缩沙,甚至将他们强行提出变了质的教育A货,包装为教材塞进包括通识科。

上周,香港教育局就通识科新设三大主题,即“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改革开放以来的国家、互联相依的当代世界。

前两大主题中,同时学习包括国安法、中央宪制地位、国家发展的大政方针等,第三主题涉及国际事务,重点亦包括中国在世界上扮演角色,例如“国家对全球公共卫生的贡献”。

与此同时,教育局近日还发出文件,明确国家安全事关重大,教师不能当一般富争议的议题处理,更不应因政见不同而误导学生,并要求学校须确保校园内进行的所有活动,及以学校名义举办的活动,不会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

香港学生上课时

香港学生上课时

1

香港的教育改革从未停止过,过往的教改方向与香港回归的现实需要,明显不咬弦。

无论是当朝管治者还是教育工作者,均缺乏教育主权的意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各种与中国历史、与国家利益、与民族感情相悖的奇谈怪论,充斥在大、中、小校园内。

2019年的“黑暴”和“港独”现象,绝不是偶然,更也不是突发。

现在,香港政府终于下决心,在国民教育方面荡涤污浊,让正向思想重回校园,是值得支持和肯定的。

但教育“怪物”又跑出来了,指责新的通识科是“灌输式的国民教育”,一味只提国家贡献和成就等,未见讲求“批判思考”训练,是对学生进行“洗脑”教育。

又搬出“洗脑”这个魔咒。这是他们阻止学生认识国家的屏障,也是反对正向教育一贯使用的武器。

戈培尔有句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

因此,我们有必要分清教育与“洗脑”的区别?

——洗脑要灌输给我们的,是虚假的观念而不是真理。教育的目的则相反,是要让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获得真理。这是洗脑和教育的第一区别。

——洗脑最常用的办法,就是开动宣传机器不停地运转,不管你爱听不爱听地进行灌输。教育则不同,不是重复式地强加给学生,是在传授知识中,启发和引导学生自愿自主地学习。这是洗脑和教育的第二区别。

——洗脑为了自己的利益。以传销为例,给学员轮番灌输传销多么多么有利可图,实质是为了发展下线自己先赚上一笔,学员是否赚到不是他关心的事。教育是要求老师担负起孩子学习知识的责任,每个教育工作者与学生的关系不是唯利是图,而是授与学的关系。这是洗脑和教育的第三区别。

当然,我们不否认教育有强行灌输的一面。现在实行高中以下的义务教育,本质是强制教育,如果家长不让孩子接受教育是犯法的。

教育也并不总是讲道理,很多知识直接要求学生背下来,特别是中、小学的老师要求学生背语文诗词、背历史课、政治课,背不下来就扣分。

这就是一种强制手段,灌输成分自然会多些。

若要把爱国主义教育、舍己救人的正向教育都说成洗脑,那么,除了市侩哲学就没有什么不是洗脑了。

2

我一直很不解,香港最大的教育团体负责人,为什么害怕向学生进行国民教育?

总是以反对“洗脑”挂在口边,阻拦学生认识自己的国家、学习中国文化历史,反对香港国安法进课堂。

经历了2019年的“黑暴”运动,他们反对的本质越来越清楚了。

一是他们从未接受香港回归祖国的政治现实,他们给学生讲的“一国两制”是只要“两制”,不要“一国”,误导学生以为香港就是他们的“天”,“港独”是香港的是“正途”。

二是他们从未有过对自己国家的信任,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不愿相信国家的发展和崛起是不容争辩的事实,出自他们 内心的抵触或恐惧,自然而然地禁止学生接触与他不认同的价值观和历史观。

三是他们从未确立过为香港特区塑造未来的教育理念。培养香港未来的栋梁,是教育工作者的使命,但不少人却是一种打工心态,更甚者为发泄个人对社会的不满站在课堂,教导无知的学生。

香港多个团体抗议无德教师误人子弟

香港多个团体抗议无德教师误人子弟

他们的教育理念出现了偏执,造成了一些大、中学校通识科教材,基本是选用对国家充满偏见甚至仇恨的媒体报导。

在教材中出现,将英国侵略中国史,美化为是帮助中国戒掉鸦片而发起的战争;用模糊日本的侵华罪恶,进行所谓的多种可能选择。

诸如此类,实在是香港教育的悲哀。

他们主张向学生推销“批判性思维”,特别是在孩子涉世未深、眼界未开,就要接受所谓“违法达义”说教;有些老师甚至领着学生,到社会暴力运动中学习“政治”课,若有学生未就范,就让其他孩子起哄,使他们无地自容。

这种强制性接受他们那一套思想歪论,不正是赤裸裸的洗脑吗?

香港学校的通识科终于在千呼万唤中,增加了国家的宪制法治和发展成就,这无异于是在打破“洗脑”的魔咒。

这场教育改革不会一帆风顺,可能还会被一些仇视国家的少数教师抵制。

教育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伟大的工程,政府教育局要有历史担当,再艰难还是要往前挺,再凶险也不能半途而废。

唯有下定决心推动通识科的教育改革,这样才对得起家长、对得起社会、对得起未来。

周春玲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